《留守村的女人》
第29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我负责借手扶拖拉机。村委干部负责发动群众抛淤泥,这样可以加深塘坝。一举两得。”
  爷俩说话间,嗡嗡地犁了大半了,再看人力那一边,她们才犁了几圈,还差得远。韩宝来还是中速,不敢跑得太快,否则犁得差不多了。韩宝来开一圈过去是分把钟的事情,五亩田也就是半个小时完工。人力没有两个小时还上不了田,再说还耙平啊!CN旋耕机那是完胜人畜耕作。
  中午果真吃吴小凤家的大餐,陈老爹、陈婆婆忙了一个上午,韩宝来操纵机器,肯定没有吴小凤累,但吴小凤回到家还要给儿子泡奶粉,喂儿子喝牛奶,忙得团团转。韩宝来看厨房里,老爹、阿婆又是煲老鸭,又是用高压锅炖野猪腿,还蒸着鱼,爆炒着土鸡。
  “太奢侈了。陈老爹,你怎么把我当成客人了?”韩宝来摸着脑袋,很是难为情。

  阿婆忙说:“小韩,你不嫌我们乡下粗茶淡饭,经常来坐坐,我们全家人都高兴。浩民不在家,浩民在家的话,他可好客了。过年啊,他准回家。让浩民陪你好好喝几杯。”
  韩宝来忙称好好,这是客套话,你要是说不行,那是太不近人情了。不过离过年还有二个月呢。
  乡下的习俗,请客的话,自家的亲属都要请到,除了刘老爹,还有陈泼皮陈浩南、陈浩东,爷爷辈的百岁老人陈至诚。脸上虽有不少老年斑,戴着瓜皮帽,脸看起来瘦削,但眼神精亮,相了韩宝来半天的相,说话中气很足:“韩长官,年轻有为啊。看你天庭生得饱满,天圆地阔的,是大福大贵之相。不过呢,你凡事要小心谨慎,俗话说风头太过,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爷爷,你什么眼神?你不是说我头胎是个千金,可是我生了一个胖大小子。什么风头太过?风头不大,能掀风鼓浪吗?还韩长官,你一句话,把韩宝来喊到民国去了。”吴小凤呛了老人家一句。陈老对孙儿媳妇还是很倚重的,拉着韩宝来的手说:“你这孩子,你命中主有一千金。韩官员,给手相给我看看,把生辰八字给我报一报。我给你合一合。”
  韩宝来真把生辰八字报给他,表示对他的信任,老人喜欢你,才认真地给你算祸福吉凶,灵险不灵险日后自知啊,不过他纠正了陈爷爷的叫法:“爷爷叫我小韩,或者叫我宝来,听起来顺耳。”
  “宝来,好,宝来好。”陈老爷子阖目掐指按五行八卦天干地支麻衣相法算了起来,半天睁开双眼,“恕我直言。你仕途难以上青天,你生来是草木命,栖身林下,要风有风,要雨得雨。”
  “爷爷,什么叫难以上青天?宝来已经是科级干部了。年轻有为。就你那眼神。要是给别人看相算命,人家早砸你的卦摊了。”
  韩宝来笑道:“爷爷,你算说对了。宝来素来胸无大志,读的又是农大,哪里能平步青云?宝来只想为百姓做点实事,造福一方,但愿能有所作为,这是我最大的愿望了。”

  陈老爷子喃喃地说着:“有作为。有作为。”
  吴小凤揶揄地说道:“爷爷,你倒算算宝来的终身大事?这个算准了,马上可以应验。”
  陈老爷子又掐指算了一番:“草木之命,应在山野农家。虽然花开得多,有些花开得灿烂,是华而不实的,真正有结果的,还是打过露水的花。”
  “什么叫打过露水的花?”吴小凤追问一句,想起“露水夫妻”一词,不禁血气翻涌脸颊发烫,已经粉红一片了。

  陈老爷子并不解说:“这是天机。天机不可泄露。日后自必应验。”
  韩宝来本来是尊重老人,管他怎么说,当然也没当一回事,他是自然主义,当下笑着说:“婚姻自有天定,我是随缘的,爷爷说我有姻缘就好,说明我这辈子不会打光棍。”
  韩宝来的幽默,妙解了气氛,当下大伙哄堂大笑,韩宝来都打光棍了,除非月下老醉糊涂了才有可能。于是言归正传,喝酒吧。冷天喝点酒,特别是一番劳作之后,喝下去的酒咂一下嘴,感觉优哉游哉。
  韩宝来知道陈老爷子是个世纪老人了,应该见到识广,向他敬了一碗酒:“陈爷爷,小香河要富裕起来。您老有什么好建议?能不能给我指点一二?”
  韩宝来是晚辈,先饮为敬了。没想到陈老爷子端起碗,手有点颤,喝的时候,可能没有牙齿,往下直滴酒,但还是一饮而尽!好酒量啊!喝完了一捋银须上的酒星子,老年斑有了晕色,巴嗒着嘴说:“这一问,问得好。小香河沉寂五十年,现在该热闹一番了。”
  吴小凤冲他:“五十年前也不见得热闹。就是五百年前,五千年前也是一片沉寂。”
  陈老爷子苦笑了一下,现在的年轻人哪懂得三重四德。他手在空中颤抖着:“五十年前,全国解放那阵子,你没见过。小香河那是敢叫天地换颜色啊!你问问你公公婆婆,他们是过来人,他们应该有记忆,还有双璧水库是见证啊,没有双璧水库就没有我们眼前的良田万顷。啊,今年是大旱之年,现在家家户户都不断水,也不缺粮,谁的功劳?双璧水库的功劳。”
  陈老爷子很激动,眼前浮现出当年“敢叫日月换天地”的气壮山河的劳动场景。
  人心齐,泰山移。韩宝来开着手扶拖拉机一车一车运塘坝中的淤泥。乡亲们在村委干部和小组长的带领下抛塘泥、平整地畦、施淤泥、撒种、打塑料棚,干得热火朝天。
  柳花明跑过来说:“韩村官,就剩下陈汝慧的塘泥没抛了。要不要抛?”
  韩宝来知道她就是这副德性,但转念一想,她忙着犁自家的田,哪有功夫抛?

  韩宝来知道育的秧子多,要的淤泥量大。韩宝来咬着嘴唇,看看柳花明,柳花明低下头不理他,心想休想叫我帮她抛。韩宝来笑着问:“你会开手扶拖拉机吗?”
  柳花明摇着头,韩宝来忽悠她:“今晚我做盘龙鳝鱼给你吃。晚上我在你家吃饭。我算定陈汝慧家门前的塘有很大条的黄鳝。捉了,我来炒。在张书记家里,我做的菜还行吧?”
  柳花明不知道是计,她受了极大的恩宠,像是古代皇帝今晚要宠幸妃子一样。她兴奋地说:“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决不食言。”
  民间规矩,山塘、田野里的泥鳅、黄鳝是公家的,谁都可以自由捕捉。柳花明还叫来她的好伙伴骆雁帮忙。两人可不愿与更多的人分享。果然塘中黄鳝、泥鳅多。原来塘坝虽然干涸了,淤泥中含着水,淤泥中还躲藏着田螺、蚌、泥鳅、黄鳝,只要铲开淤泥,这些宝贝无处藏身,给她俩一一擒获。特别黄鳝大条,有的看起来就像一条水蛇,她俩要不是乡下捉鱼的老手,还真怕擒拿它。

  韩宝来专心开他的手扶拖拉机,这是他从农科所借来的。开翻了,他可要负责任的。在乡下手扶拖拉机以其小巧灵便,颇受欢迎。如果要人工挑的话,这是一项费力不讨好的事情,现在韩宝来一个人全包了。一个下午,撒种了二十亩油菜籽,全打起了塑料棚。接下来可是村委干部的事情,韩宝来教她们如何通风,如何用花洒喷水。这是后话。
  当晚,柳花明和骆雁捉了半桶泥鳅、黄鳝,再加一篓蚌壳、田螺,满载而归。韩宝来抿着嘴笑,柳花明和骆雁累得衬衫湿透,走路都晃晃悠悠了,生气地说:“你倒好,你一句话,累死我俩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