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28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月姑涨红着脸,似乎收了老公的同房钱似的,她迟疑了半点,还是签了名,领了钱。何月姑看上面是空白,故意问:“喂,你昨天晌午吃了怎么没数钱?陈汝慧怎么没签字?”
  韩宝来脸飞红,有点做贼心虚,忙说:“其实,我昨天给了她钱,她不要;后来我丢在她锅里了,没办法找她签名。我在这里做一个说明。其实,其实这是公事公办,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拿回去要给财务室报账呢。以后习惯成自然。外国人比我们还讲究,下馆子吃饭都是AA制。”
  “哇,陈汝慧都不收你饭钱,韩村官,你有百年好运走!”吴小凤夸张地说。
  韩宝来强打精神,郑重其事地说:“都是邻里乡亲,希望你们以后多接纳她,帮她渡过难关。人嘛,有善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陈汝慧也不例外,她表现恶的一面,她也会干坏事;好的一面的话,她也会参加集体活动,果园的苗木,她也种了。”
  “还很勤快呢。一大早驾着她家的长毛阉牯子牛在犁田呢。韩村官,你感化她了呢!”柳花明说的是气话,还是真心话。
  “她会犁田?”韩宝来笑出了声音。
  “她又不是什么千金小姐,犁田是技术活,很简单的好不好?”吴小凤是个男人婆,“我们在座的都会犁吧?会的举手呀。”
  七名村委干部齐刷刷举手了,韩宝来也举起手来。吴小凤眼波流转,紧盯着他:“你会吗?”

  “我不会用牛犁田,但我会用旋耕机犁。今天,我们就可以试试。”韩宝来不慌不忙地说。
  “什么?那就是旋耕机?我还以为你买的拖拉机呢?”贺玉娥抿着嘴笑道,双眸明亮,她这次进城剪了娃娃头,两边的齐耳短发衬出她脸蛋的圆润,要是在城里,人们会觉得老土,像民国时代的大家闺秀,但在小香河村觉得秀气。
  “走,咱们试机去!”韩宝来也想一试身手。不给小香河的父老乡亲露几手绝活,还以为他是吹牛的高手。
  这台CN型旋旋耕机看起来像履带式拖拉机,但轮子采用犁铧式,后面挂轮式轮耙,也就是犁完了也耙平了,但都是系统内带的,外表根本看不出来。考虑山区因素,机子的重量不到八十公斤。只要不挂耕作的档位,可以缓缓地在田畻小道上行驶,甚至可以像坦克一般越过水沟。
  这是一丘荒田,村委收回来准备用来育苗。旋耕机的马达一响,村民们纷纷围上来看热闹。陈抟老爷子敲着履带,不无担忧地说:“小韩,要不要先把草锄掉?”

  韩宝来说:“老爷子放心。只要没有树根,砖块,草根挡不住我的铁牛!”
  为了保险起见,贺玉娥带着一帮村民,还是将一些大兜的草锄掉了,祖祖辈辈耕种的田,肯定没有石头。韩宝来招呼大伙上田,他马上发动了旋耕机,一拉操纵杆,犁铧深插入泥土里,冒着青烟往前跑了起来。
  老支书刘老爹做了一个停的手势。韩宝来停了旋耕机,疑惑地问:“老爹,咋了?”
  “犁深了!翻出老底子来了。还要调一调。”刘老爹是老农,韩宝来看犁了丈多远,果然翻出来的是黄土了。

  韩宝来笑道:“老爹放心。要深就深,要浅就浅。我怕犁不动,推到底了。我推一个深度,老爹你看行不行?”
  “哦。能调还差不多。你调吧,我们的手就是师傅,深浅自然调好了。我们看着,你继续犁。”刘老爹可能这辈子第一次看见铁家伙犁田。
  韩宝来发动机器,往回拉两格,然后加上油门,泥浪翻滚,眨眼间犁了一路过去,韩宝来停了下来,请刘老爹验收。几个老农都弄了弄土坷垃。刘老爹赞许地点了点头:“深浅适合,表土耙得平、泥土松散。不过呢,泥坯没有翻好,我们犁的话,泥坯翻转来,把草盖在泥坯下面,你看,你犁的地方,草探出了头,庄稼种下去的话,草比庄稼长得快。”
  韩宝来笑道:“哦。我明白了,可以翻坯的。我把犁铧倾角调一个弯度出来,保证翻坯。”
  韩宝来说罢,打起马达,轰隆隆空转了一阵,然后随弯倒弯,再转了一圈回来,刹在乡亲们面前,张大嗓门儿:“各位前辈,再看看,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现在看起来,绿油油的青草给覆盖在泥坯下面,上面是一层均匀的表土,呈黑褐色,恰到好处。
  贺玉娥笑着问:“你这速度蛮快嘛。”
  “相当十条水牯牛的速度。”韩宝来随口应道。
  吴小凤咦了一声:“没这么夸张吧?那我们还用得着放牛吗?”
  韩宝来牛劲来了:“不信,咱PK一下,你选十条上好的水牯牛,十名最好的犁田高手,咱们犁同等面积的田。看谁快?我要是输了,我请大伙吃一顿。”
  “我们输了,我请你吃,不用你交伙食费。”吴小凤是个精明女子,懒得跟你扯来扯去,这样顺理成章不用为伙食费推来推去。
  韩宝来挠了挠后脑勺:“你这不让我犯错误?行。我不记账。不算派饭!”
  于是乎,七个村委干部,再加上三名五十岁左右的精壮劳力,十头大水牯牛,组成强大阵容。恰好有两丘五亩大的田。韩宝来还让他们人力先挑,她们挑了一丘湿润一点,犁起来滑脱,翻坯麻利。于是,十个人按先后顺序套好犁下田,一字排开。韩宝来不占他们的便宜,等他们全部犁起来——这场面相当壮观,十头牛,十个人,吆喝声四起,泥浪翻滚,眨眼间犁了一丈多宽。
  群众有点急不可耐,喊了一嗓子:“韩村官,快点啊!她们一排过去,就是一丈宽。你的机器都没有一丈宽。”
  韩宝来邀刘老爹旁观,坐在副驾驶位上,他操纵。他调好深浅度、翻坯,机器嗡嗡轰鸣,泥坯嚯啦啦欢鸣。韩宝来还跟陈老爹聊天。
  “老爹,很平稳吧?”刘老爹燃起一支烟,不过是刘老爹吸的廉价烟,二元一包的的软壳红豆烟。韩宝来喝酒不行,是个烟鬼,手指头都熏黄了。他对烟也不挑,昂贵的雪茄烟能抽,国产名牌能抽,陈老爹的旱叶子烟,他也敢抽。
  刘老爹由衷地赞美:“好啊,我们那时候唱实现四个现代化。现在终于看到农业机械化了。”
  “是啊,农耕社会的革命那就是生产力的改变,人畜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你看我这台CN旋耕机,他就带动了农村产业的革命。”

  “小韩,闹了一辈子革命,现在还要继续革命。”刘老爹颇有感触地说。
  “我们的革命,叫技术革命,产业革命!现代农业的技术含量越高,农产品的附加值越高。我们以前是不计成本的搞农业生产,现在我们也要算一算劳动力的价值。”韩宝来不用手夹烟,叼着烟边吞云吐雾还一边说话。
  “是啊,以前我们是跟着老天爷走,什么节气种什么,什么熟了收什么。收回的东西嘛,除了交公粮,卖一头猪、几只鸡,换一些钱,供家里的开资,大部分都留着自家吃。”刘老爹虽然年事已高,但思想一点不守旧,每晚的《新闻联播》是必看的。
  “老爹,你看育秧施一些什么底肥好?”韩宝来虚心请教。
  刘老爹想都不用想:“当然是塘里的淤泥。很多年没有抛淤泥,要是能运来淤泥抹在土层上面,再撒上油菜籽,那油菜苗长势相当的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