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5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你看见了?”
  男:“这倒没有。我就总是感觉有车跟着我,等我回头的时候,又看不见了。这不,为了小心起见,我回来时,故意多走了一段干河湾。”
  女:“你还挺鬼,还知道反侦察,知道不留脚印。”
  男:“还是谨慎为好,要不我也不会弄那个假人,更不会弄这个活死人墓。”
  女:“还活死人墓呢,你以为是杨过、小龙女呢?”
  男:“这个比喻好。嘿嘿,姑姑,过儿来会你了。”

  女:“咯咯咯,你真坏。”
  男:“我就坏,儿就坏,嘿嘿。”
  听着两人的*,楚天齐一阵脸红,但他必须还要等下去,要确认一件事情。可两人就是那样不时的互相tiaoqing,不知要到什么时候结束,这不禁让楚天齐心中更为着急。
  忽然,楚天齐觉得那个男人声音变了,变得不再那么闷声闷气的。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楚天齐正纳闷之际,就见院子里人影一晃,一个穿着粉色衣裤的女人出现在院子里,是从东侧房子里出来的。女人一边跑,一边咯咯笑着,可她并不往屋里跑,而是就在原地转圈。
  东屋门又是一响,一条人影冲了出来,一把抱住了女人,在女人脸上拱着。

  “讨厌,好臭。”女人半推半就的推着男人的脸。
  透过门缝,那张男人的脸出现在楚天齐眼前。看到那个高鼻子,还有两腮浓密的胡子,楚天齐心中大定:就是你了,蓝大褂。
  已经确定了男人的身份,楚天齐马上转身,离开了男人所谓的“活死人墓”。
  晚上回到单位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但楚天齐就是睡不着觉,他既兴奋又有些担心。他兴奋的是今天算是有了初步收获,担心的是自己的脚印能否被风沙遮去,能否被那个“蓝大褂”发现有人造访。

  在天快亮的时候,他才睡着,然后不多时就醒了,是被噩梦惊醒的。他的梦中*出现了那个假人,也出现了那个坟冢和那个墓碑。只不过那个长舌头的假人会动,正在那个墓碑上刻字,一锤锤敲下去,马上溅起了一串串的火星子。
  看看时间已经是早上七点,楚天齐揉了揉略带酸涩的眼睛,起床洗漱后,直奔食堂而去。
  看到局长进来,好多人都略显惊异。有的人假装细嚼慢咽,其实是在偷偷观察这个一把手,想从对方脸上看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想要印证各种传言的真实性。有人放下碗筷匆匆离去,但在走到门口时,都要回头向那人投去一瞥。当然也有人会上前搭话,但在说话的同时目光游离,显然说话只是个借口。
  人们的种种表现,完全在楚天齐意料中,他没有刻意去注意,而是尽量像往常一样,该怎么吃就怎么吃。吃完后,他照例像往常一样,向那些观察自己的人微微一笑,然后健步走了出去。
  已经多日没有好好坐班,有些工作确实也拖沓下来。于是,楚天齐回到办公室,就加紧处理着这些事情,时不我待,耽误不得。
  就这样,除了吃饭外,楚天齐就没走出屋子,就在处理那些积攒下来的工作。手头有活干,就是过的快,转眼已经十二月五日,楚天齐已经连着在办公室钻了三天。
  抬手看了看时间,还不到下午五点。楚天齐伸了个懒腰,晃动了三圈脖子,靠在椅背上笑了,一种神往的笑,一种惬意的笑。
  公丨安丨局政委办公室。

  赵伯祥坐在办公桌后,他对面椅子上坐着副政委兼副局长常亮。
  弹了弹手中的烟灰,赵伯祥道:“回去吧,你说的我都知道了。”
  常亮忙说:“政委,你还没告诉我答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
  “什么答案?”赵伯祥反问。

  “小年轻这么多天都不好好在单位露面,怎么这几天一直都在单位坐班?是他真没事了,还是这里边有什么说法?”常亮说完,望着对方,显然在等答复。
  赵伯祥一笑:“常亮,我刚才不跟你说了吗?一把手干什么,无需向你、我汇报。前些天人家经常不在单位,你说人家脱岗。现在人家连着坐了三天办公室,你又怀疑这怀疑哪的。你可是副政委兼副局长,要把精力多放到工作上,而不是整天对领导的猜疑。”
  “不是我猜疑,而是现在就这种状况,有些工作也不知该不该向他汇报。不汇报吧,又担心失职,担心被秋后算帐。汇报吧,又担心泄密,担心把不该说的也说了。”常亮辩解着。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该汇报的就汇报,不想汇报的就不汇报。再说了,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我自会帮你解决。”说着,赵伯祥挥了挥手,“回去吧,好好干工作才是正道,别总一天想着没用的。”
  “那……好吧。”常亮站起身,不停的摇着头,走出了办公室。

  看着门口方向,看着刚刚关上的屋门,赵伯祥靠在椅背上,陷入了深思。他不禁自问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着想着,赵伯祥忽然坐起来,眉头也随之皱在一起。然后,他又从座位上站起身,在地上来回踱了起来。
  踱来踱去,赵伯祥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来到窗前站定,出神的望着外面。
  许源县城东北角抗倭桥上,冷冷清清的。除了偶尔驶过的汽车,和匆匆通过的行人外,没有一个人在上面驻足。
  今天当地的风还很大,尤其桥面上的风力要更大一些,没有特殊事,人们早就钻在家里看电视,或是窝在屋子里打牌、喝酒了。谁还会跑出来吹风?尤其更不可能待在桥上灌凉风了。

  在桥的西端,在桥头南侧靠近护栏的地方,停着一辆二一二面包车。在路灯映照下,这辆面包车非常破旧,没有车牌,路过的人都懒的去看它,都认为是哪个醉鬼哪天扔这的。也有偶尔好奇的人,会匆匆向车里一瞥,但驾驶位和副驾驶位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人们不会想到,就是这辆破车上,却坐着堂堂的副处级领导,坐着许源县公丨安丨局丨党丨委书记、局长楚天齐。
  这辆汽车,只有他和厉剑知道,是专门为了执行某些特殊任务准备的。这辆车看上去很破旧,车型也太一般,但性能却非常好。现在的这个样子是故意做的,故意做的这么破旧,故意把车牌藏了起来。
  楚天齐坐在驾驶位正后面位置,手中举着一个红外线望远镜,正不时的向许兴桥那里瞭望。汽车是贴着桥护栏停放的,他所坐的位置,既方便观察下游的情况,也不用担心被人发现。
  看了看时间,已经将近晚上九点,离自己来时也已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在这一个多小时中,他几乎一、两分钟就观望一次,但那个期待中的影子一直没有出现。
  日期:2017-05-24 06: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