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5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一群人愕然的抬头一看,会场入口的地方,白启文被总会的工作人员带着走了进来,但奇怪的是,他周围并没有其他人,只是孤零零的一个,一路往会场里面走进来。我回头看了一下,此时会场里面,只有癸字区空荡荡的没有其他人,而其他区域全都坐满了。
  看样子,云南分会,居然只有白启文一个人到达了引炁如柱的境界,有资格来参加雏凤会!

  虽然那天是我将他们全都击伤,但这种结果依然让我惊讶。
  当然,也仅仅只是惊讶而已,这群人做了初一,就不能怪我做十五,自己先造的孽,自己再付出代价,这才叫公平。
  “哈哈。这群不要脸的杂碎,抢了咱们的名额又怎样,最后还不是重新回到了他们的癸字区?废物就得去自己应该呆的地方呆着。”
  正巧这时候白启文从我们身边经过,许书刑一点都不客气,故意大声的开口嘲讽。

  白启文的脚步停了下来,抬头往我们众人身上看了一眼。最后目光定格到了我身上。
  他目光里明显带有愤恨,但同时又有强烈的畏惧,看模样,那天我给他留下的阴影不小。
  因为白启文以及云南分会,许书刑他们差点断送了自己的前程,即便后来没有发展到那一步。但所有人心里依然憋着气,许书刑说完之后,其他人也是七嘴八舌的不停嘲讽。
  白启文并没有反驳,估计是不敢,看了我一眼之后,立刻就低下头去。快速离开了这里。
  广东分会的众人这才愤愤不平的坐了下来,口中依然还不停骂着云南分会。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感觉到旁边有一道炙热的目光朝我这边看着。我下意识的一转头,正好看见坐在我不远处的陆振阳。
  之前我一直没注意,原来京城分会跟我们同样坐在乙字区。
  陆振阳的目光很阴狠,看见我转头看他的时候,依然没有移开目光,反而嘴角还露出一丝愤恨的冷笑。
  我倒是奇怪了,先前无论打伤张文非,还是后来暗中挑动其他分会的人对付我们,这都是他在处处耍手段,现在倒是愤恨起我了。实在是莫名其妙。
  就算擂台上我讲他击伤这件事,按照他击伤张文非的标准,实在不算什么。更何况我们还是打的生死决斗,照理来说,他应该感激我没杀他才对。
  可惜的是,有些人是注定不会跟你讲道理的,他们只允许自己对付别人,别人但凡敢反抗一下,在他们眼里,那就肯定是别人的过错。

  对于这种人,实在没什么好理会的,京城陆家势力虽然大。但我不信他能在玄学会里把我怎么样。等将来我回去深圳之后,肯定不会在深圳分会多带下去,到时候也不怕他搞什么鬼。
  这正是我敢拿走他那件黄白印章法器的原因所在。
  就在我转头不搭理他的时候,这家伙却是主动站了起来,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毕竟是京城陆家的人,京城分会其他人一看他走过来,立刻全都忠心耿耿的跟在了后面,生怕他吃亏的样子。

  看到他们这幅模样,张文非他们一下子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分散站在我四周,虎视眈眈的跟京城分会的人对视。
  陆振阳对我们这边的举动完全无视,一直走到我跟前,才原地站定,尖锐的声音对我说道,“周易,之前夺位赛上,我大意被你击败了一次,但你别得意,现在是雏凤会,等今天之后,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天才!另外,我奉劝你还是把我的泰山印还给我,我们陆家不是你能惹的!”
  原来那个黄白印章叫泰山印,也不知道跟泰山石有没有什么关系……这家伙倒是也蛮有意思。这次不敢挑战我了,索性来给我使劲儿撂狠话。
  我对他这举动很是无语,他似乎撂狠话有点上瘾,上次夺位赛上也是,那会儿我才刚在会场坐下,第一个看见的。就是他去找韩稳男撂狠话,可惜当时韩稳男只还他了一个“滚”字。
  我没韩稳男那么霸气,只是摇头笑笑说,“你是不是天才跟我有什么关系?想要你那什么泰山印可以,再给我打一场生死决斗,能抢回去就是你的。”
  “你!”陆振阳顿时气结,指着我气鼓鼓的说,“行,你有种就等着。”
  说完,他一声冷哼,带着大队人马重新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了下来。

  他们走后,张文非有些担忧的凑过来对我说,“周易,那个泰山印要不还给他吧,他是陆家嫡子,手里拿的法器虽然不一定有韩稳男的天师法器那么珍贵,但肯定也不一般,到时候陆家真的要追究的话。恐怕你要吃亏啊。”
  我笑着摇了摇头,“陆家既然是个大家族,办事就不会那么不地道,想要可以,来找我谈,我肯定会还给他们的。但要是真以势压人,我虽然没有那么深厚的背景,但却有一身硬骨头。”
  “可是……形势比人强啊!”张文非又劝我说,“玄学界里那些大家族中间,像邙山张家和秦岭韩家那种古老家族还好,做事会留余地。但陆家的人出了名的护短,什么手段都有可能用出来,干嘛非要去争这口气呢?”
  我摊摊手,依然还是冲他笑着说,“他们能用什么手段?大不了我这次离开玄学会之后,直接找深山老林里躲起来,我就不信他们陆家还能找得到我。”
  看我这么说,张文非很无奈,叹了口气,最后也只好不管这件事了。
  我倒不是一定要把那个泰山印据为己有,只是陆振阳这家伙着实可恶,好好的来找我商量。我肯定会还给他。可他现在还是这种盛气凌人的样子,我要是还给他,自己都得鄙视自己。
  更何况,听他说那方黄白印章名字叫泰山印之后,我忽然有了点兴趣。毕竟我第一次到达引炁如柱境界的时候,就是依靠那一块泰山石上的龙脉之气,这泰山印又是什么东西,回头得找个时间好好研究一下。
  很快,玄学会的谷会长再次出现在会场里面,到主席台上做了致辞,看他笑呵呵的和蔼模样,一点看不出真龙脉出事之后的沮丧。
  谷会长虽然身为会长。但似乎并不怎么管事,跟上次一样,致辞之后,很快就离开了会场,雏凤会的剩下工作则是由几个玄学会的副会长来主持。
  副会长一共来了两个,第一个人是个秃顶中年人模样。看起来面色冰冷,似乎不怎么好相处。而另一个则是我的老熟人,杨仕龙。
  除了他们两个之外,其他还有数十个统一穿着玄学会黑色袍服的风水师一起走了进来。
  杨仕龙和另一个副会长,率先在主席台上跟我们做了简短的自我介绍,我这才知道,那个秃顶中年人,名字叫单丰。
  两人自我介绍完毕之后,也不多话,立刻就安排下面的数十个风水师,分别到我们各个分会队伍里面坐下,等我们接下来进行龙气洗礼的时候给我们护法。
  因为情况特殊,我不得不先将自己的情况告诉杨仕龙。
  等他分配完所有工作之后,正好从我身旁经过,我连忙叫住了他。

  毕竟是之前旧相识,火神庙一行也算是生死与共,杨仕龙面色依然很和善,笑着跟我打了招呼。
  我斟酌了一下语气,把自己的情况跟他简单说了一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