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9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白袍男人说完之后。空气里面突然传来一阵尖厉的笑声。笑声过后,一个声音说道:“这些方士没有那个机会了,稍后他们就会变成我们散仙的餐食……”说话的时候,从尽头最大的屋子里面走出来黑衣男人,正是一年多之前消失在皇宫里面的大妖百疆。
  瑞王刘安那件事之后,百疆便消失的彻彻底底。归不归曾经托人给广仁寄过书简,将当天答应百疆分界的事情告知了大方师。这件事广仁也比较棘手,给天下群妖分界之前闻所未闻。不过归不归在书简上面说的,用方士一门的私产买下几座高山,给天下群妖划定界限也未尝不是一件为后人谋利的好事。
  大方师做好了准备等着百疆上门商量分界,不过一年多过去却始终不见百疆找上门来。后来多方打听百疆的消息,可这个大妖好像彻底在世间蒸发掉了一样。竟然一点关于他的消息都没有打听出来。今天在这里见到他,看来百疆已经被问天楼主纳入了麾下。
  百疆从里面的房子里面走出来之后,从其他屋里又陆续的走出来几十个怪异的年轻男女。这些人里面有一半吴勉曾经在皇宫里面见过。剩下的应该新近来投奔百疆的妖族,其中有几‘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妖气不弱于百疆。吴勉和广仁众人都没有发现他们,应该是屋子里面被人下了隐藏气息的禁制。
  百疆站在其中一个白袍男人的身边之后。停下了脚步,看着广仁说道:“大方师,皇宫一别一年有余。你还是一点都没变。如果你们现在离开的话,我会劝说楼主放你们一条生路。方士一门传承下来不宜,还请大方师你三思而行。”
  “百疆。什么时候妖可以这么和方士说话了,你过于的放肆了……”看到百疆带着群妖出现之后,广仁的脸色变了一变。看了还被白袍男人围在中间的吴勉。随后高声对着众方士说道:“方士门下听着,今天方士一门除魔卫道,不要纠缠百疆群妖。全力消亡这些傀儡。不可让一丝魂魄逃脱,此人不除,天下必定大乱。今天如我死,火山继大方师之位,如火山亡,生还之人中长者继大方师位。下任大方师首要之事--集结天下修士杀掉妖王。都听到了吗?”

  广仁的话音落下之后,在场几十个方士齐声喊道:“诺!”就连和广仁一向不和的广义、广悌二人没有丝毫犹豫。
  百疆和身边的白袍男人对视了一眼之后,白袍男人嘿嘿的一笑,看着面前的大妖说道:“听到了吗?今天这些方士不死绝,改日你们妖王就要归西了。大方师给你指出道了,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
  白袍男人说完之后,百疆仰头一声长啸,随后那几十个年轻男女跟着他一起叫了起来。就在叫声消失的一刹那,除了围住吴勉的三个白袍男人之外,所有的群妖连用白袍男人冲着众方士冲了过去。
  就在白袍男人和群妖冲过去的同时,被三个白袍男人围在中间的吴勉突然动了。他双手一甩,两条碗口粗细的雷火之龙从他的手心里面窜了出来,分别向着左右两个白袍男人扑了过去。与此同时,吴勉放弃了术法。直接用肉身撞向面前的白袍男人。就在他凭着不死之身挨上一下,再用术法反击的时候。一个声音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你这点术法配不上那颗种子,太难看了……”
  声音落下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冲击力排山倒海一般的从面前扑了过来。吴勉连反抗的动作都没有做出来就被打的飞了出去,在被打中的一瞬间,吴勉已经失去了意识……
  等到他醒过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了归不归的那张老脸。看到吴勉醒过来之后,老家伙呲牙一笑,说道:“还以为你真的去追踪那个玩傀儡的人去了,敢情是找个地方偷着睡觉去了。怎么样,谁的还好吗?这是睡蒙了?”

  在看左右,吴勉已经回到了淮南王府的内堂。不过淮南王小刘喜并不在身边,只有一个全身上下红扑扑的小任叁睡在他的身边,一股浓烈的酒气从这个小家伙的嘴里呼出来,他在睡梦里时不时的来上一句:“老不死的……我们一人一坛子……谁先吐谁就叫爸爸……”
  吴勉恍如隔世一般的将目光转到了归不归的身上,手指一动,一道雷光对着他打了过去……
  归不归身上还存着大半的术法,这一年多以来他极少的显露术法,备着以后的不时之需。论起来现在的归不归要比吴勉强大的多,只是他们俩的距离实在太近,有没有什么先兆。这道雷光结结实实的打在老家伙的脑门上……
  看着归不归一边擦着嘴角流下来的白,一边从地上爬起来,吴勉愣愣的说了一句:“疼吗?”
  归不归爬起来之后,先是后退了一步,随后用着防备的眼神看着眼神还有些涣散的吴勉说道:“你在自己身上来一下就知道了。我受累打听一下。我这是又犯了您老人家那条王法了?下次您动手之前先告诉我犯了什么过错了,怎么也要让我心服口服吧?”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还在目光迷离的看着这个老家伙。等到他说完之后。吴勉才缓过来一口气,说道:“那么说是疼了……这么说来,我不是在做梦……”
  吴勉的话让归不归很受打击。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吴勉,说道:“就是为了知道自己是不是做梦?那你给自己来这么一下不行吗?提神醒脑让你一下子就清醒过来!要不要我老人家给你来一下子?”
  吴勉的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不过回答归不归的话还是张口就来:“考虑清楚再动手。谁知道哪一下没有弄好,我会不会把后面的地图忘了。解开你封印的东西说不定就在后面……不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广仁呢?百疆呢?还有那些问天楼主呢?是谁把我带回来的?”
  霎那间,昨晚发生的事情电光火石一般的出现在了吴勉的脑海中。失去意识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又是怎么回到淮南王府的?看来除了面前这个老家伙之外,也没有谁能回答他了。
  老家伙被吴勉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当下又向后退了几步,这才开口说道:“怎么回来的?还不是我老人家不放心你吗?结果呢?回来二话不说,先给了我来了这一下子……”
  昨晚吴勉出去追踪白袍男人之后,一整晚都没有回来。这个就有点不正常了,本来归不归也以为吴勉带了储天珠走,就算白袍男人是席应真一样的男人,也经不起那一下。不过天大亮了还不回来,吴勉八成是出了什么事了。

  当下,淮南王连下几道王命,派出几十人的快马分成几路去找寻吴勉的下落。不久之后。其中一路的快马回来复命。在都城之外十二里地的大路边,发现了正在昏迷中的吴勉,当下将他带了回来。
  经过归不归的诊治之后,确定吴勉只是伤重加上脱力。相比较之下,用于吴勉的近乎于不死的体制,他的外伤早已经自愈。麻烦的是脱力,这个除了自己恢复之外没有别的办法。
  听到归不归说完之后,吴勉痴痴的看着他,说道:“只发现我?那么广仁呢?还有广义和广悌他们,他们人呢?”
  日期:2016-05-24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