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647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毒发了,哈哈,姓陆的,你死定了!”
  “一起上,砍死他!”
  这些日本武者们见陆羽这个样子,哪里看不出来他是怎么样了,疯狂叫嚣着,脸上露出了属于胜利者的得意笑容。
  陆羽咬着牙,还是强撑着站了起来。
  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死就死吧。
  不过老陆家的爷们,即便是死,那也得站着死不是。
  他这般想着,却听一个清冷声音说道:“喂,需要帮忙么?”
  这个声音,清冷,孤绝,高傲。
  大概一年前,他在酒吧为救苏倾城,被段天狼掀翻在地的时候,也是这个声音,也是这个台词。
  “幻觉?”
  陆羽咬了咬舌头,已经模糊的视线,变得清晰了些。
  然后他就看到了——
  穿白袍。
  一张狐媚儿脸。
  身材高挑。
  气质清冷。
  莲花遗世。
  女子就站在一颗开到荼蘼的樱花树下,似乎站在光阴流转的尽头。

  无论看向那里,看到的,都是她了。
  “怎么,不需要帮忙?”
  女人看着他,唇角微翘,有些慵懒的笑容,三分鄙夷,七分揶揄。
  大抵就是你这个战五渣,总是被人打成小饼饼,关键时刻还不是要靠本小姐帮你之类的意味。
  “叶大姐,你这不是废话么,快帮我砍了他们啊!!!”
  陆羽大叫道。
  矜持?
  矜持个屁啊。
  反正抱她的金大腿又不是第一次。
  这事儿陆羽干起来,还真不矫情。
  叶青竹唇角微翘,似笑非笑地看着陆羽,看着这个浑身血迹斑斑,无比狼狈的男人,檀口微吐,说道:“喂,需要帮忙么?”

  陆羽想也不想,直接说道:“大姐,你这不是废话么,快帮我砍了他们啊!砍成一千块,要多零碎就多零碎,小爷拿来包饺子!”
  叶青竹笑了。
  雪逝冰消,晴日破晓。
  北有佳人,一笑倾城,再笑倾国,大抵如此。
  原来还是熟悉的味道,还是熟悉的画风啊。
  叶青竹心想。
  然后她就动了。
  “借刀一用。”
  叶青竹说道,也不管陆羽同意不同意,单脚在地上一点,插在地上两把名刀,便倏地一声,飞入她手中。
  一把天丛云剑,刀长三尺一寸,重十六斤八两,炼刀人同时兼顾了重刀之霸气、轻刀之锋锐,名冠日本十大名刀之首。
  一把御神刀,又名葵纹胁差,刀长一尺四寸,仅重两斤,通体青湛,吹毛断发,削铁如泥,可轻易劈开重甲,可当日本十大名刀中第一锋锐之名。

  一众日本武者,看着这个突如其来就冒了出来,穿白袍涂大红胭脂唇彩的冷艳女人,其实都有些错愕。
  还是有人率先反应了过来。
  “这女人是姓陆的帮手,别管她,先杀了那姓陆的,他毒发了,已经没有反抗之力了。”
  “对,一起上,只要杀了这姓陆的,一切都结束了!”
  七人小组下了决心,竟是不管身后的叶青竹,而是全力扑向陆羽,要不惜一切代价,把他绞杀在此!
  “妈拉个巴子,你丫这么聪明,你妈知道么?”
  陆羽咬了咬牙,看着迎风斩来的一刀,直接一个猴蹲身,躲了过去,然后用最后的力气,在落满樱花瓣的地上翻滚起来。
  刷刷刷——
  他滚的飞快,竟是接连躲过了好几把夺命刀的劈斩!

  动作不华丽,很丑。
  但很有效。
  盗门传人米耗子的独门绝技,老鼠滚油锅。
  陆羽从来就是个贪多又能嚼得烂的人,盗门的这门轻身功法,名字虽然忒俗,但威力可一点不容小觑,丝毫不弱于武当梯云纵、陆族古武步步生莲的神级功法,陆羽当然也就学了过来。
  只是平时觉得这招实在是太丑,土得掉渣,有损他陆小爷英明神武的形象,没想用。
  此刻被逼到绝境,也就顾不得什么形象不形象的了。
  直接用了出来,竟是堪堪保住了自己一条小命。
  其实他之拖延了片刻,便已经力竭,如死鱼一般翻着白眼,躺在地上,如一块可怜的、被人摆在砧板上的大肥肉,任人宰割。
  “八嘎,支那猪,去死吧!”
  一个三角眼的日本武者大叫,面部表情无比狰狞,如罗刹恶鬼般,全力一刀,拦腰斩向陆羽。

  这一刀,至上而下,威压如雷,要是斩中,不得立马把陆羽给切成两截!
  就在此时——
  一道白虹横掠而来。
  如飞鸿踏雪泥,似铜雀走奔马。
  转瞬之间,叶青竹抱跨坐丹,如炮弹一般直行而来,已经掠过了十多米的距离,挡在了陆羽面前。
  她握着两把刀。
  左手天之丛云。
  右手葵纹胁差。
  天之丛云横刀一卷,卷起满地樱花,卷起一场纷乱的花雨。
  满空飞舞的樱花瓣,似乎都如影随形,卷向这道倾斜而行的白袍女子。
  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

  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这一刻,她是洛水河畔让曹襄王魂牵梦萦的洛神。
  这一刻,她是出现在庄周梦中凌波微步的姑射仙子。
  一刀卷千秋。
  澎湃壮阔。
  天丛云剑刀锋冷冽,一刀劈斩,劈散了漫天的樱花,在地上劈出一刀绵延十多米,触目惊心的巨大凹槽。
  漫天泥土飞舞,又掉在地上,簌簌直响。

  而叫嚣着要将陆羽拦腰而斩的那名武者,在叶青竹这一刀劈斩之下,手中武士刀直接断裂。
  说是断裂,其实不太确切。
  准确的说,应该是破碎。
  刀身连着刀柄,碎成了二十几块。
  连着碎掉的,还有此人握刀的手,延伸上去的整条手臂,以及——大半个身子。
  他直接倒飞出去十多米,还在空中,连着手臂的半个身子,就在强横暴虐的刀气震荡下,碎成了肉糊糊。
  形象一点,有点像——刚刚压榨好的番茄汁。
  樱花漫卷。

  泥土飞溅。
  纷纷乱乱晃人眼。
  叶青竹没有停顿,继续向前,左手刀,刀锋湛青的葵纹胁差,在她手中,犀利,刁钻,诡谲,如毒蛇吐信,切向第二人。
  此人大骇,连忙抽刀格挡。
  挡得住么?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身着白袍的女人,卷花叶卷泥而行,在片片纷乱的绯红色中,她嘴唇上的那抹大红胭脂,显得格外触目惊心和夺人心魄。
  刀气犀利无匹。
  刀弧纷乱,刀光乱闪。
  此人两条手臂突然就离开身体,飞了起来,然后在犀利刀气中,变成许多块碎片。

  接着就是双腿,然后是肚子。
  他被切得,只剩下一颗脑袋。
  这种死法,绝对有资格竞争今年的最惨死法。
  “你要的饺子馅。”叶青竹回头,看着陆羽,回眸一笑,百媚横生,她继续说道:“脑袋太硬,我切不动。”
  “大姐,我说着玩的,你真切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