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76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唯独萧博翰心中很是后悔,为什么就要把雷刚和唐可可这两个活宝带来呢?有他们在,今天这约会算是彻底的糟蹋了。
  酒席间,唐可可发挥了他天生就有的凝聚力,亲和力,交际能力,她带动着酒桌上的气氛,酒场如战场,端起酒杯的唐可可是谈笑自若,游刃有余,几个人一口一个美女、唐总的,想灌唐可可酒,却被她几句话、她的气势挡了回去,反自己把酒喝了。
  慢慢的有人讲起了笑话,都是限制级带有薄码了,这也是酒桌上的段子文化。说得一个个眉飞色舞。
  唐可可跟着听跟着乐,毫无胆怯之色,也无羞涩之态。
  萧博翰也了解他们有分寸不会过分,便看着他们折腾,自己似中军主帅运筹帷幄,让唐可可决胜千里,甚是得意。

  倒是苏曼倩有点听的不好意思的,几次看看萧博翰,想让他阻止一下,最后萧博翰就抬手打断了雷刚几人的笑话说:“好了,好了,都是那陈词滥调的,来来,我们喝酒。”
  这一下就是引火烧身了,雷刚,唐可可都要来和他碰酒,萧博翰喝酒太猛,接连碰了好几杯,酒不醉人人自醉,他就喊:“不行了。不行了”。
  唐可可言语油荤,道:“你才多大就说不行,到老了怎么办。”
  说的萧博翰体热心跳。

  唐可可素日对萧博翰也是情意绵绵的,萧博翰就不禁有了非分之想,此刻她媚眼含春,萧博翰难免失魂落魄,酒后发昏,说:“别在错误的时间对男人进行错误的挑衅,那样你会死的很难看。是骡子是马,上了才知道。”
  唐可可今天也是喝的大发了,朝萧博翰胯下打望,扁扁嘴:“有没有那么厉害?是骡子还是马啊?”说完肆笑起来。
  在大家的一片哄笑声中,这宴席的气氛就达到了**。
  后来直到唐可可喝得神智不醒,口齿不清,大家才连哄带骗的把她搀出包间。

  萧博翰本来是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要给苏曼倩述说的,苏曼倩也有好多好多的话想给萧博翰倾述的,但显而易见的,今天已经难以实现这个目标了,除了苏曼倩和聂风远之外,几乎所有的人都喝的有点高了。
  来到了门口,萧博翰把苏曼倩送到了她自己的车上,不无遗憾的小声对苏曼倩说:“本来我想和你单独相聚的,但没想到搞成这样。”
  苏曼倩莞尔一笑,很温柔的说:“这样也好,说明你回来了,大家都很高兴。”
  “但我还是想和你单独在一起。”
  “一定会有机会的,等你闲一点了,我们再约,好吗?”
  萧博翰依依不舍的说:“可我现在就想和你在一起。”
  苏曼倩看着萧博翰,心中升起了一股暖洋洋的热流,自己何尝不是也这样想呢?她就从车上跨了下来,牵住了萧博翰的手说:“我们散会步吧?”
  萧博翰喜出望外,紧紧的抓住苏曼倩的小手,一起在街上晃悠悠漫步,苏曼倩今天穿着黄白相间的半大羽绒衫,把羽绒服的帽子也扣在头上,小脸缩在带着一圈绒毛边儿的帽子里。
  后来,她情绪越来越好,环绕在萧博翰周围蹦蹦哒哒,蹲下揉起一个雪球,原地跳起嘿的一声,用力的甩出去抛远,弯腰并拢双膝,待雪球落地方直起身来。
  这时候,苏曼倩看到了萧博翰在微笑着看着她,问道:“你傻笑什么啊?”
  萧博翰蹲下身子,掸掉她鞋子上的存雪,说:“我觉得我牵着一只小狗在散步。”
  苏曼倩把冻得发红的双手附在萧博翰脸上:“谁是小狗?谁是小狗?”
  萧博翰握住她的手道:“小爪子冻麻了吧,给你暖暖。”
  苏曼倩几乎贴在他的脸上对他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和你在一起吗,因为你让我感觉心里很踏实。我心里总是很怕。往后你要是喜欢别的女人了,你先告诉我我就不怪你,只要你不骗我。”
  萧博翰握着苏曼倩的手走到半路,暖热了又换到另一边,把她另一只手抓住捂在兜里。地上很滑,苏曼倩拽住萧博翰的胳膊,他领着她往家走。
  女人喜欢和有安全感的男人的交往,男人却往往被缺乏安全感的女人吸引。当大家自以为在领头的时候,正是被人牵着走得最欢的时候。
  走了一会,萧博翰说:“你父亲的身体怎么样?”
  苏曼倩脸色黯淡了下来,说:“很不好,每天要吃药,打针,真个下半身已经瘫痪了,他也很痛苦,而我每次看到老爹,我都会掉泪。”
  萧博翰也渭然长叹一声说:“他过去多么坚强的一个人啊,这也说明了我们人类其实都是很渺小,很脆弱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他,特别是不敢吧永鼎公司的近况告诉他,怕他听了伤心,过去他可是一个很要强的人,我真的很惭愧,不能像他一样管理好公司。。”

  “这不是你的错,现在柳林市不管是谁家都不好过,终究有一天,像我们这样的公司会穷途末路的,这实质上就是一个时间问题。”
  说到这,萧博翰心中也多了一份对恒道的忧愁,柳林市的整顿太快了一点,华子建上来的太早了一点,要是再多给自己几年的时间,或许一定会有一个解决的办法。
  苏曼倩:“博翰,你公司最近也有困难吧?”
  萧博翰点头:“嗯,是的,几乎和你们公司是同样的问题。”
  苏曼倩满是愁容的说:“那你想到了解决的办法了吗?”
  “还没有,正在考虑,关键是.......。”说到这,萧博翰停顿了一下,他不想扯出这个话题来。
  “关键是什么?”苏曼倩却问了一句。
  萧博翰斟酌字句的说:“关键是警方一直对我们两家在监视和防范着,这就让我空有很多想法和力气无法施展啊。”
  苏曼倩沉默了一下,她也知道为什么警方会对恒道和永鼎公司这样关注,但她同样也不想赖和萧博翰讨论这个问题,因为从苏曼倩的内心中,她也是认为萧博翰是老爹派人下的手,而老爹也一定是恒道集团下的手,但这应该和萧博翰没有关系,因为那个时候萧博翰还在医院里,由自己天天照顾。

  但苏曼倩不是一个不明事理的人,她也想过,就算是恒道那个弟兄下的手,这似乎也不能去怪他们,从道理上来讲,是永鼎先对萧博翰做出了过分的事情。
  当然了,假如不是苏曼倩太爱萧博翰的话,或者她的想法就会是另一种状况了,但她爱屋及乌,女人的感性让她没办法来仔细的追究和对这件事情展开报复行为。
  只是不管心里可以做出怎么样的谅解,但苏曼倩还是不能和萧博翰讨论这个问题,萧博翰也是一样的,他不想在对自己这件事情去最根溯源了,既然苏老大已经受到了比自己更多的额惩罚,那就让它慢慢的淡漠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