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590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弟啊,我这次来,是想问问你家隔壁那两兄弟的事情……”
  坐在屋子里听着老支书和荷花公公聊了一会去年庄稼收成之类的闲话,老支书才将话题引到了他隔了两户的邻居上面,听到老支书的话,荷花一家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荷花的丈夫更是摸出了根香烟点上了,闷闷不乐的抽了一口。
  “老哥哥,你找他们干什么?”
  荷花公公语气生硬的说道:“那就是两个狼崽子,坏得骨子里都往外流脓,你看,荷花他男人头上的那道疤,就是被他们家老大用锄头给打的,差点没要了我儿子的命!”
  “老弟,我们村子上有个孩子,前几天说是跟着他们走了,我这不是担心过来问问嘛,你给我说道说道,那是家什么人啊?”老支书看了一眼荷花的丈夫,在他的额头上果然有一道疤痕,差一点就伤到了眼睛。
  “那就是两个坏种,整天偷鸡摸狗的没干过什么好事!”
  荷花公公一脸气愤的说道:“从他们爹娘起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老哥哥你出去打听打听,方圆几里谁没听过他们的名声,那是坏到家了!”
  蒋庄是由三个姓氏构成的一个大庄,人数最多的自然是蒋姓了,从唐朝的时候就定居在这个地方,另外两个则是吴姓和尤姓,其中尤姓人家最少,只有十来户的样子,他们是清末年间才到蒋庄住下来的。

  在农村,邻里之间时不时的会有些摩擦,而人数少了的一方自然会受到一些欺负,所以姓尤的那些人家都不怎么好相处,这其中又以尤氏二兄弟的家最为突出。
  尤氏二兄弟的老大叫尤龙,老二叫尤虎,取得是龙虎兄弟的意思,但是在蒋庄的人看来,这两兄弟还不如叫财狼呢,因为就算是财狼也没有这哥俩狠。
  冀省已经能算得上是北方了,自秦汉开始就纷争不断,自然也就养成了民风尚武的民间习气。
  解放前的时候,国内很多出名的武师都是出自这里,像是孙禄堂、杨露禅、董海川、李书文、李洛能、郭云深、尚云祥这些宗师级的人物,都是出自冀省,是国内有名的武术之乡。
  尤氏二兄弟的爷爷,早些年就是一个有名的武师,但他不是好名声,而是恶名,因为依仗着身上有功夫,尤龙尤虎的爷爷争强斗勇,动辄把人打的吐血内伤,在蒋庄可以算得上是一霸,没人敢于招惹。

  尤家不事生产,那位尤老爷子年轻的时候,整日里游手好闲,每当周围有集镇,他总是会过去美名其曰的要收管理费,那些摆摊的人要是不给,立马就掀摊子开打,让别人的生意做不下去。
  所以尤家虽然不种地,但也是衣食无忧活的挺滋润,在尤老爷子三十多岁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拐骗了个媳妇,给他生了一个儿子,算是没绝了后。
  有了这样的名声,自然就没有人愿意拜在尤家门下学武,所以尤家的功夫也就只能传给儿孙,尤龙尤虎的父母身上的功夫都不错,这哥儿俩也是从五六岁的时候,就跟着他们爷爷学武。
  尤老头年纪大了之后,欺行霸市的事情就交给儿子媳妇,年龄稍大一点的尤龙也是经常跟着父母去集市,有时候被派出所给抓了,那时只有十四五岁的的尤龙就主动顶罪,搞得派出所的人也拿他们家没有什么办法。
  但夜路走多了,总是会遇到鬼的,尤家老爷子在七十多岁的时候,行事依然是横行霸道,不过有一天却是遇到了个硬茬子。
  事情大约是七八年前发生的,就在蒋庄庄内,有一天来了个骑着三轮车的货郎,三轮车上放的都是些塑料盆热水瓶之类的家庭日用品,可以拿钱买,也可以拿东西换,这样的货郎在农村是很常见的。

  往日里村里来了货郎,尤家总是会用些不值钱的物件,去换取一些生活用品,周围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尤家的恶名,所以通常都是自认倒霉,也没人敢和那凶老头较真。
  不过这次来的货郎却是比较面生,三十四五岁的年龄,说话也不是冀省的口音,当尤龙尤虎的爷爷拿着三五个破牙膏皮子过来非要换一个热水瓶的时候,那个货郎不愿意了。
  一个带内胆的热水瓶,怎么着也要卖个十块八块钱的,而牙膏皮一般都是五分钱一个,尤老头的行为和明抢也是差不多。
  要是换做认识尤老头的人,往往就再纠缠一会,要上一些别的东西和他换了,但这个货郎不是本地人,也不知道尤老头的名声,自然不愿意吃这个亏,两边争吵了几句之后,尤老头就动上了手。
  虽然已经是七十多岁的人了,但能横行霸道那么多年,尤老头的一身功夫那不是白给的,上来就是一掌往那货郎的心口打去。
  那货郎没想到尤老头出手居然如此狠辣,只来得及往旁边躲让了一下,右肩却是实实在在的挨了一掌,当时就感觉嗓子眼有点发甜,自知受了内伤。
  原本货郎并没有打算和尤老头动手,但尤老头的这一掌,却是打出了货郎的真火,谁都没想到这货郎也是有功夫在身上的人,而且修为还很高深,当即轻飘飘的一拳打在了尤老头的身上,把他打倒在了地上。

  货郎不还手,尤老头估计抢了热水瓶也就算了,但这一还手,却是捅了马蜂窝了,在屋里的儿子媳妇听到动静之后,一人拎着个棍子一人拿着把菜刀,从屋子里冲了出来。
  尤家父子的心性,那是一样的恶毒,看到父亲被人打倒在了地上,顿时红了眼,拎着棍子扑头盖脸的就打了过去,而拿着刀的媳妇也是冲上去一阵乱砍。
  有句话说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本来没想着惹出大事的货郎,在连着被砍中了好几道之后,终于是忍不住了。
  话说练武之人又有几个是好脾气的?货郎当下出了狠手,接连将尤老头的儿子媳妇打倒在了地上,临走的时候,又是一脚尖踹在了要爬起来和他拼命的尤老头的心口窝上,当场就踢的尤老头口喷鲜血。
  在农村一言不合动手打架,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如果尤家和周围邻居关系好的话,那一呼百应左邻右舍都会出来帮忙,货郎动了手之后怕是很难走出蒋庄。
  奈何尤家父子将周围的邻居都得罪光了,看到他们被人打倒在地上,也没有人愿意过去扶上一把,最后还是爷俩相互搀扶着去了镇子上的医院,开了点药回家吃了。
  但尤家父子没想到的是,那个货郎是个真正传承了内家功夫的高手,货郎恨他们出手狠毒,所以打在他们身上的几掌全都是暗劲,外表虽然看不出什么伤势来,但腑脏却都受了重伤。
  回到家之后,尤老头和儿子媳妇就一病不起,尤老头年龄大了,在床上躺了半年就死掉了,而他的儿子媳妇,却是过了一年才死去的,在这里,就不能不提到尤氏二兄弟了。
  其实那货郎还是留了点手的,尤老头的儿子媳妇虽然内伤也很重,但只要躺在床上用心调理下,以后最多就是不能再和人动手,性命却是无碍。
  但尤龙尤虎哥儿俩,在伺候了爷爷父母几天之后,就大感不耐,尤龙那会已经是二十出头的年龄了,给躺在病床上的三个人说了句外出打工之后,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日期:2016-10-29 07: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