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07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们之前的犹豫,也正因为不相信我能够将人给擒获。
  作为荒域之外的人,我并不清楚这二位长老的真实实力,但他们作为华族中人,却绝对是有所了解的。
  这才是他们瞻前顾后,缩手缩脚的缘由。
  我没有理会周围一众人的目光,拖着寞离长老的身子,就走到了河佛长老的跟前来。
  被龙云挟持的河佛长老,此刻瞧见我的眼神,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
  这情绪很复杂,混合了许多的东西,一时半会儿,我品不出来。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河佛长老终于开口了:“说,你要什么,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可以交换的……”
  我等的,就是这一句话。
  我不确定河佛眼中的我,当时到底是一个什么形象,我只是尽量平静地说道:“兔六被送出城,调虎离山之后,被放在了一片林子的树屋之上,外面布得有一片法阵,我朋友屈胖三在破解法阵的时候,神魂被拘——谁干的,找他过来,让他将我朋友的神魂还我,不然,你们两人,给他陪葬。”
  听到这话儿,河佛长老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看向了寞离长老。
  寞离长老低下了头去。
  我知道这件事情跟怀里的寞离长老逃脱不了干系,所有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朝着他肚子果断地捅了一刀去。
  当我将刀子抽出来的时候,他终于开了口:“唔……是、是松涛。”
  布阵者,松涛也。
  在我近乎疯狂而毫无道理的蛮横之下,寞离长老最终也没有坚持住自己的风骨,毫无担当地将幕后之人给卖了出来,而听到这个名字,我的心脏顿时就是一阵狂跳。
  松涛,怎么会是松涛呢?
  是谁也不能是他吧?
  我惊骇无比,回想起与那人见面的过程,给人的感觉除了有几分阴柔、也就是娘娘腔之外,大部分时间还是如沐春风的。

  尽管双方都看对方不顺眼,但那家伙还是彬彬有礼,并没有让我又多不痛快。
  而且他还主动问询起我的来意,说要帮我去找寻毒龙壁虎精血的下落。
  如果那些表现全部都是假的,这人得有多阴暗啊?
  我心中怀疑,毫不犹豫地又捅了寞离长老一剑。
  这一剑依旧避开了那家伙的重要脏器,只不过是给人痛楚而已,不过还是让寞离长老紧绷的神经给再一次的崩溃,哭着说道:“是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
  我冷笑,说松涛?他不过是一客卿,如何能够主导此事,而且还能够布出如此法阵来?

  寞离长老慌忙说道:“他可不是普通的客卿,他是夜先生派来我华族的代表。”
  “夜先生?”
  我眯眼说道:“哪个夜先生?”
  寞离长老一时卡壳,有些犹豫,而就在这个时候,院中又来了一大群的人,为首的却有两个,一位是华族族长安,而另外一位,则是几日之后,就要与安完成大婚,成为她如意郎君的松涛。
  当然,也是寞离长老口中那个幕后指使松涛。
  瞧见此人,寞离长老立刻就大声叫了起来:“族长救我,族长救我……”

  他一叫喊,走上前来的安脸色立刻变得格外严肃,冲着我大声说道:“陆言哥,我不知道你对我有什么意见,但是你若现在将两位长老都放了,一切都还来得及,我可以用我的族长之位,确保你后面的人生安全……”
  哈……
  听到这话儿,我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安也来了。
  不但如此,而且松涛还陪在了她的身边,这事儿对于我来说,实在说太重要不过了。
  如果真的如同寞离长老所说的一般,那么屈胖三的神魂,应该就在松涛的手中,那么我离计划的成功,似乎又进了一步。
  我在心中安慰着自己,然后开口说道:“安,你来得真好,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安深夜惊醒,听到事情之后匆匆赶来,对我虽然有些不解,但还是保持着以前的尊敬,皱着眉头,开口说道:“何事?”
  我说这事儿,不宜太多人知道,你若想了解,我们进房间里说。

  安皱着眉头,不答话,而旁边的松涛立刻就站了出来,伸手拦住了她,开口说道:“不可。”
  安看向了松涛,而松涛则振振有词地说道:“安,不可啊,这个人极度危险,你看一下河佛长老和寞离长老身上的伤势,如果他再将你给控制住了,一切局势都将逆转,到时候你若真的出现了意外,让我怎么活,让华族又怎么活?”
  他说得情真意切,搞得我都有点儿感动了。
  不过我还是平静地说道:“我们进屋,安,河佛、莫离等人也会在里面,我有东西要给你看,我也会给你一个解释,你若想知道,只管进来,若是不想知道,我不怪你。”
  说罢,我押着莫离,朝着河佛长老那边走去。
  而龙云等人也押着河佛,退到了院子正中的房间里。
  在众人虎视眈眈的时候,我们退到门口的时候,而这个时候安终于做了决定,说好,我进去。
  她对我到底还是有几分信任,知道我做的一切,都是有隐情的,故而才会选择相信我。
  松涛瞧见阻止无望,只有苦涩地说道:“那好,我陪你进去。”
  安冲着松涛甜甜一笑,说好,谢谢。
  两人也跟着进来,我们进了屋子,结果意外地发现另外一个人在里面,却是头发凌乱、穿得并不多的盼娘,也就是不落长老的年轻遗孀。

  这个本该出现在大牢之中、等待着择日处死的女子,居然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了河佛长老的房间里,而且瞧她头发凌乱,脸上满是潮红,身上还充满了某种特殊的气息,就知道在此之前,应该是做了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瞧见房间里略为慌乱的盼娘,河佛长老脸上的表情,就像生吞了一只蟑螂一般,怎么看都难受不已。
  龙云带来的人有五十多号,他们围在了房间外围,能够进来的,只有龙云、他老弟龙风、且介和牛二四人,其余人都在外面与两位长老和族长安带来的人马对峙,而河佛长老、寞离长老被我们扣在了手中,进来屋子里的有三人,分别是族长安,松涛以及河佛长老的内侄、华族年轻一代的顶尖高手图兰。
  从这样的配置结果来看,安愿意进来,是冒着偌大的勇气。
  因为一旦我们翻脸,将她扣住的话,仅凭着松涛和图兰,是绝对没办法将她保护周全的,特别是在我刚才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将两位长老擒下的情况之中。

  从这一点,能够证明安对于我的态度,还是充满了信任。
  我明白这一点,所以才会如此平静。
  对了,屋子里除了上述这些人,还有另外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做兔六。
  就是那位临阵反水,杀了龙五,然后被放逐的家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