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27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韩宝来不理她们嘁嘁喳喳,他点燃一支烟,还给爷们抛了一圈,直到一盒烟抛光了。他自顾自吸他的烟,这事砸在谁的头上谁都有气,让吴小凤多说几句又何妨。
  总算周备战带着警官出来了,韩宝来迎上去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
  周所长说:“可以肯定是人为造成了。因为牛进去时间不长。你们看,这个围栏绝对人为造成的踩踏。竹篾是用手解开的,牛是没办法踩倒围栏的。牛没吃果苗,只在里面踩了几路,踩断几棵,损失不大。因为进去牵牛的人多,我们一时间还很难确认谁是盗牛贼的足迹。我们还要做进一步做技术处理。你等我们的好消息。这回,我一定要给韩主任一个满意结果,也是给乡亲们一个满意的结果。近年来,接到牛羊失窃案件逐年增多。这是一起典型案子,我们一定要一查到底。韩主任,还有何指示?”

  韩宝来紧握住周备战所长的手,拳拳之心难以言表:“周所长,保一方平安就拜托你了。偷盗耕牛贼不绳之以法,村民们难以安心啊。”
  “韩主任请放心。此案不破,上上下下都难以交待。我给你立下军立状,非破此案不可。我知道这是关乎民生的大事情,责任重大,不容有失。告辞了。晚安。”周所长当然知道,要是韩宝来把这个案子捅到县局去,他这个所长可不好当了。
  送走派出所的干警,韩宝来处在火把中心,他激情澎湃,朝人群鞠躬:“小香河的父老乡亲,晚上好!韩宝来深表感谢!这么冷的天气,一呼百应,大伙儿冒着严寒都来了,说明大伙的心是暖的,人心是齐的,乡亲们都有正义感!谢谢大家了。今天找到了牛,但盗牛贼没抓到,有点美中不足。但我希望盗牛贼从此以后改弦易张、悬崖勒马,不要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伸手必被捉。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迟早要落入法网,受到法律的严罚。请你洗心革面,将心比心地想一想,乡亲们养一条牛容易吗?一条牛是乡亲们的命根子。今天你看到了吗?陈汝慧丢失牛的绝望,不亚于失去亲人的痛苦。乡亲们对牛是有感情的。人心都是肉长的。你要是天良未泯的话?想想人家丢失牛如何的痛苦?”

  乡亲们沉默,只有火把在滋滋燃烧,火苗在风中舞动,映出一张张油亮的脸。吴小凤开玩笑似地说:“蒋怀义家的公牛丢了。他干脆敲了犁耙、烧了锄头把跑出去打工了。他说天叫他不种田了。”
  人群轰地笑了起来,可能有这么一回事。
  韩宝来正色道:“打工是一条出路。到外面闯荡有的兄弟闯出了一条路,但更多的是漂泊异乡,吃尽了流落他乡之苦。你看到没有?多少农民工为讨薪洒泪?多少农民工被黑工厂折磨得病入膏肓?月是故乡圆,水是故乡甜。不瞒你们说,我没有报考公务员之前,农大毕业之后,到海南打过一年工;打工是什么滋味,我深有体会。我说一句负责任的话,我们要是有打工的劲头在家创业,我们一样能致富,一样能奔小康。我要对我说的话负责任,带父老乡亲们在家创业,走出一条共同富裕之路!”

  人群静寂无声。有人弱弱地说了一句:“你可不要抛弃我们。一个华丽转身,我们看不到你的影子了。”
  韩宝来下乡的目的,说良心话就是捞政治资本,这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一个堂堂县委办公室主任,连派出所所长看到他都要低三下四,想想他的职位有多高。韩宝来要是在现场承认,以后他还怎么开展工作?韩宝来知道劲只能鼓不能泄:“我保证,各位父老乡亲每年拿不到过万的分红,我韩宝来不会拍屁股走人;我保证,在外打工的兄弟们不主动返乡创业,我韩宝来不会拍屁股走人!”

  这次掌声雷动,比喝了十八碗老酒还痛快。
  韩宝来要趁热打铁:“明天啊,虽然天气冷,但我们干活的劲头子不能冷。明天我们要把所有的田耕一遍,耙平了,理出排水沟;一周后,我们村委会供应乡亲们油菜苗子,足量供应,免费供应。你们要准备草木灰,保证成活率。明年的油菜籽,村委会统一榨油,统一销售,让大伙拿到一份不错的收入。我给大伙算一份账,油菜籽收购价,一斤二点五元,一亩收入四百斤油菜籽。一亩田可以拿到一千元,种十亩油菜田就是一万元。划算吗?”

  “划算!”村民们算得清这个账。
  “油菜这东西善,不怎么需要田间管理,保证牛、羊不去糟蹋就行了。收入来得快,油也好卖。油菜桔杆还可以做沼气发酵料,碾碎了可以种猴头菇底料。一本万利。猴头菇的种植,我们村委会先摸索,技术成熟了,再向全体村民推广。沼气井的开挖,还要过一段时间,我的申请报告上级主管部门只要批复了,我们只要出劳动力,政府统一给我们配置设备,给我们技术,我们就可以像城里人一样烧液化气。划不划得来?”韩宝来扳着指头数来,村民们都盘算开来,比种田收入高,费的力气少,油菜籽一出手,钱就到手了,这交易划得来。

  我估计这一夜家家户户睡不着,都在盘算。韩宝来还在呼呼大睡,村委办公室的门就被擂响了。韩宝来舍不得这暖窝,但不得不一骨碌爬起来,穿好衣服开门。原来是何月姑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脸上淌着汗,她家离村委估计有里多路,估计是三步并作两步走。
  “懒虫。你看,你昨天一番鼓动,乡亲们砸了锅,田垌里沸腾了。好啊,就你一个人在睡大觉!”
  韩宝来看看表,揉着惺忪的眼睛:“你这么早下面,还送过来了?给你钱。不然,我是贪污了。”
  “贪污就贪污呗。”何月姑放下面,就跑走了。这碗面真不错,里面的哨子可是麂子肉,野味面啊!
  吃完面,村委干部都到齐了,看看时间,都早了半个钟。韩宝来看所有人脸上都喜形于色,昨晚睡眠那么小,都没有黑眼圈。韩宝来还打着哈欠:“各位吃早餐了吗?”
  “吃啦。小懒虫。”一帮媳妇、嫂子捂着嘴嘻嘻哈哈笑。
  “何月姑同志,昨晚八元伙食费,再加三元早餐费。一共十一元。请签收。”韩宝来当众把钱推到她面前,还有签字表,“昨晚吃多了一点。早餐又吃多了一点。多多包涵。不收下,下次我绝不敢再到你家吃饭。这是县委给我的伙食标准,党纪国法,不容有半点马虎。”
  日期:2016-10-28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