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26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到你晕倒的亭子里等你,你可别再晕倒了吓我。”陈汝慧真有点怕祸不单行,她怕幸福来得她突然,她无福消受。看看韩宝来一声令下,全村寨的男女老少齐出动,满田垌、山野都是寻牛的火光,她心里踏实了不少。派出所的民警都出动了,这么大动静,看这回能出啥事情来。
  韩宝来拿着火把一路小跑,朝着夜幕中的古亭子跑去,古亭子处在古栈道上专门为过往客商歇息,过去有小商贩在亭子里卖茶水、糕点、土特产,现在只剩下一排排石凳。韩宝来起先没看见亭子里坐着人,他还以为陈汝慧没有到。没想到,他脑后有风声,陈汝慧幽灵般拖着暗影冒了出来,发髻松散,几缕发丝垂落,脸庞上掠过一种悲戚感。
  “怎么不点火把?”韩宝来怪她一个女人家摸黑走夜路。
  “我不会做火把。”陈汝慧情绪还是很低落,脸庞在火光下绷得紧紧地,浮动着令人心悸的泪光,“我喜欢躲在暗处。你不觉得我暴露在光明底下不是更危险吗?我悄无声息地来,悄无声息地去,不是很安全吗?再说,我在这个村庄生活八年了,闭着眼睛也能走路了。”
  “走吧。我们到牛常去的地方,查看一下牛脚印。”

  “晴了两三个月了,地上都是干壳壳,哪里能留下什么脚印?”陈汝慧睃了他一眼,眼里满是嘲弄,真是一个书呆子。
  韩宝来灵机一动,这一招肯定管用。他掏出手机来,给派出所所长周备战打了一个电话:“老周,有警犬吗?”
  “韩主任,你说笑话吧?派出所哪里有?只有县局才有配置。你有权利调动啊,你打个电话,估计顶用。”周所长将球推给他,韩宝来职别高,局长都要给他面子。
  韩宝来笑道:“你不会虚张声势?弄条狼狗来装装场面。吓都要吓他半死。”
  “那有!那有!我把乡政府那条狼犬牵过来。韩主任,真有你的,怪不得年轻得志,果然有你一套。你给老周我上了一课。”周所长被韩宝来一句话说得心服口服。对啊,办案也讲究虚虚实实,现在从县局调来警犬,七八十公里山路颠簸进来,估计牛早就被牛贩子宰了。要是整出大声势来,牛贩子做贼心虚,只能虚晃一枪,放回田垌。
  周所长命令带上乡政府的狼犬,放着警笛呜哇呜哇尖叫,故意逗得狼犬汪汪嚎叫,让人不寒而栗。韩宝来带着一个娇小的少丨妇丨迎接警车。狼犬到了陌生地方,果然汪汪直叫。韩宝来事先让陈汝慧判断盗牛贼最有可能牵着牛往哪里走?警犬汪汪往哪边追。
  一会儿功夫,村委秘书杨玉婵气喘吁吁打韩宝来电话:“韩村官,韩村官,牛,牛找到了!”

  这句话,马上让现场的人长吁一口气,随即指示保护好现场,等着干警勘察现场。周所长紧握韩宝来的手,拍着他的肩说:“小韩,以后有复杂的案子,我还要向你请教。”
  韩宝来忙说:“周所长,这是你的功劳。你没听说,当年李广将军只要出现在边关,匈奴骑兵望风而逃。说明周所长的大名威震八方。”
  周所长听着这话服坦,牛找到了,案子破了一半,还有一半,当然要顺藤摸瓜查出盗牛贼。
  韩宝来的手机又响了,是吴小凤打来的。吴小凤火气很盛:“韩村官,陈汝慧报复心太重了吧?我说了她几句。她把牛放进我的果园区。你说过,踏死一棵,要罚种一棵,还要罚款十元。你可要秉公办理。”
  “嗯。你先消消气,现在不准任何人进去,我来了自然会给你一个公道。”韩宝来指示她一定要保护好现场。
  韩宝来到了现场,陈汝慧确认了这条全身覆盖着黑毛的阉水牯牛就是她丢失的长毛,她第一次向全体村民鞠躬致谢,向警官致谢,向韩宝来致谢。韩宝来让何月姑陪着她回家,做一做她的安抚工作。何月姑本不愿意,但韩村官的命令她不得不听,硬着头皮跟着她牵着牛回家。
  周所长开了碘钨灯,指挥三名警官带着相机,细心地拍了一番,提取了数枚脚印。村民被挡在外围,现场保护工作还是做得不错,要是没有村委会干部组织得力,估计人群蜂拥而入,早将现场踩成菜市场了。老百姓也很想抓住盗牛贼,还一方平安!谁家没有养牛、养羊?再加上失窃过牛羊的家庭更是对盗牛贼恨之入骨。估计这回有戏了,警官踏看得如此仔细,想必能查个水落石出。
  吴小凤还气得浑身发抖,韩宝来悄声对吴小凤说:“有人故意制造矛盾,转移视线,掩盖他犯罪事实。派出所会给我们一个公断。”
  吴小凤吓了一跳:“真的是盗牛贼搞的鬼?”
  “这还有假?果园这边,应该找过很多遍了。大伙都担心忙了一天的活白忙活了。不信,你可以问柳花明。我派柳花明带着一、二组的村民重点搜索果园。她们肯定一遍又一遍搜索了果园附近,确认没有牛的影子。她们才分散到周边去搜查。”韩宝来推断,牛被人牵着藏在某个隐蔽的地方,没想到全体村民出动,他无路可走;后来丨警丨察来了,还带来了警犬,他立即慌了。盗贼这时已经是惊弓之鸟,知道警犬的厉害,他只能全身而退。他想了一招嫁祸于人的损招,趁她们闹得不可开交,转移大伙的视线。

  吴小凤笑道:“活该盗牛贼倒霉,碰到我们的韩村官。今晚要是没有韩村官,很有可能让盗牛贼的阴谋诡计得逞了。”
  “起码会让陈汝慧蒙上不白之冤。”韩宝来现在一块石头落地,说话也有风趣了,“说明这个贼是内贼,是家贼。家贼难防啊。”
  “喂,韩村官,你们卿卿我我说什么呢?大庭广众之下,可要注意影响。”柳花明带着她的队伍聚拢了过来,看韩宝来正跟吴小凤咬耳带子,气不打一处。
  陈小花在旁边维持纪律,说着风凉话:“你别乱说。韩村官做小凤姐的思想工作。我不说,都知道说什么了。算了,人家是个寡妇,养一家人不容易。我们吃点亏算了。”
  “小凤姐,韩宝来真是这么说的?”陈小花气登了喉,眼睛直冒火,紧逼着韩宝来,“以后,小香河村是她陈寡妇的天下了!”
  吴小凤还火上浇油:“韩村官说,吃了就吃了呗。我倒是看得开,看在韩村官面子上,我不计较了。明天我再种回去。反正我们帮她找牛是应该的,按老辈规矩,她陈汝慧应该请全村老少爷们吃一顿。唉,又算了,吃她那餐饭,我可能半个月不得劲。小花,你要是想吃陈汝慧的饭,你陪着韩村官一起去她家里吃,韩村官说别人家供饭不合他口味。今晚刘老爹做的菜太咸了,害他现在嗓子眼都痛。”

  柳花明跟着扇风点火:“是啊,吃了陈嫂的饭,逍遥似神仙,一觉睡到神仙地府去。”
  这伙女人又哈哈大笑,村民们跟着嘻嘻哈哈笑,多是站在吴小凤、陈小花、柳花明一边的,没有谁给陈汝慧说话,即使有,也不敢为了陈寡妇,触犯众怒。
  骆雁忙说:“你们真蠢。你们这样说,不是把韩村官硬跟陈寡妇扯在一起。以后,你们少造这些谣。韩村官为了扶贫,为了带大家共同富裕,为了全村的和谐,他才委曲求全。像你这样做工作,永远是鼠目寸光,韩村官才是见过大世面,放眼未来,放眼全世界。”
  “哟,骆雁,我看你应该马上写入党申请书。你的思想境界比贺玉娥嫂子还要高。没想到,我们小香河村还有如此高人。韩村官,这种人才,你不能不用吧?”杨玉婵也是刀子嘴,说话言辞犀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