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24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见过啊,”蒋师傅虽然满头银发,但牙齿还相当地好,还可以吃烤竹鼠,说话不走音,“我出生的时候,大瑶山还有虎。一听说某某地方有老虎,老虎伤了谁,或吃了什么动物,都有传闻。我十岁的样子,见到过虎崽,看起来还像只有斑纹的狗,但你碰它的时候,它就呜一声,做出很凶猛地嘶咬动作。养虎为患,养老虎是没人养的,小虎崽应该是卖给城里的动物园了。也有可能是马戏团。反正后来没有看见了。真正看见猛虎,是打游击那年。日本鬼子打进山里来了,我们组织了武装游击队。鬼子武器好,开始还好打,他们地形不熟,我们打他们的仗击,十次有九次打成功。但鬼子很狡猾,组织了伪军,搞起了维持会,那就不好打了。伪军也熟悉地形,有他们给鬼子打路,我们几处根据地都给端掉了。

  “上级领导决定,先教训这帮狗汉奸、黄狗子。我们对伪军的营盘也熟,再加上有我们的人做内线。一个晚上,我们端了伪军的保安团,枪杀了维持会会长,那是大快人心。鬼子决定对我们进行疯狂地报复。我们将鬼子引入了虎出没的地方。我们以为老虎不会出现,没想到是一窝老虎,两只公虎,两只母虎同时向鬼子发起攻击。我当时就躲在树叶子缝隙间,亲眼看到老虎,连续咬翻几个鬼子,最后遭到鬼子歪把子的扫射,四只老虎全部遇难。后来,我们就把咬死鬼子的地方叫大王山,还给四只猛虎立了纪念碑。改天,我带你去看看。碑还是我和我的师父打磨出来的。”

  韩宝来想不到猛虎还能杀敌,他提了一个幼稚可笑的问题:“鬼子不会把大瑶山最后四只猛虎给灭绝了吧?”
  “那倒不是。五八年还出现过猛虎伤人事件,公丨安丨局查过案,最后派猎人持枪将伤人的猛虎给正法了。后来,山林都败光了,烧山开荒种地,大炼钢铁,山上连野兔都绝迹了。直到八十年代,山林复绿,野兔、野雉、野猪开始出没,九十年代出现了羚羊、狐狸、獾猪、果子狸、獐子、麂子、麝这些动物,近年来野猪打不绝。真的,满山满岭都是野猪。野猪繁殖速度相当快。野物一多,豹子时常有出没,但我们这里的豹子怕人。见了人,就像猫一般温驯可爱,但你千万不要惹它,否则它一爪就可以抓掉你的头皮!”

  韩宝来反问了一句:“是不是现在又有猎人了?”
  何月姑“咦”做了一个嘲讽的表情:“没有猎人,野物自己会撞死在木桩子上?守株待兔,也只能捡到兔子啊?怎么能捡到野猪?捡到麂子?捡到獾猎?”
  “什么时候带我见一见猎人?他们个个应该是神枪手吧?”韩宝来很是崇敬。
  何月姑卖关子了:“好啊,你喝了这碗酒。我带你见身轻如燕、功夫了得的猎王。”
  韩宝来正在酒兴上,胆气豪气都不输任何人。他拿起一碗酒,像喝水一般咕嘟咕嘟就喝干了。他一抹嘴巴,亮了亮碗:“好啊,哪里有猎人?不会是另一个寨的吧?”
  韩宝来怕不是他管辖范围内,就没办法套近乎了。何月姑哧哧笑出了声音:“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五老都是狩猎的高手,特别是我老爹,人称猎王。过去,他满可以进城,当个什么局长,他不去。他自愿留在大山中,与我婆婆长相厮守。”
  “什么?刘老爹真的是革命前辈?”韩宝来大吃一惊,“这些猎物都是你们自己弄的?我没见你们上山?你们白天都跟我种植果苗啊?”
  刘老爹端着一碗酒,笑吟吟道:“你这孩子净瞎说。老爹没读多少书,跑到城里咋过日子?小韩,打猎啊,有围猎,那是秋后,现在过了季;接下来,便是狩猎,你看这麂子,就是活捉的。我们下了套、挖了陷阱、装了弶、安了吊索的,这时候不能上山围猎。到了大雪封山,进山游猎,只要看到兽迹,循着兽迹就可以找到野物。”

  “你们会制作弩箭吗?”韩宝来好奇地问。
  “韩叔叔,我拿给你看!”刘老爹的孙子刘盼盼,他放下碗筷,到里屋拿出一张弩机来,看起来像一块木头,后面装了弓,一扣扳机,箭嗖地一声发射出去了,卟一声,射中梁柱上,入木三分,拔都难难以拔出,足见杀伤力之大。刘盼盼读六年级了,长得有韩宝来肩高了。可何月姑看起来还像个没出阁的小姑娘,主要是山里人的水好,养得嫂子、媳妇嫩生生的。
  刘老爹从盼盼手中要过弩,指点给韩宝来看:这是臂,狗剥皮的铁木做的,有箭槽,有望山,望山是瞄准仪;这是弓,是动力装置,要挂在机括上,机括是发射装置。发射时,扣动这个牙就行了。
  韩宝来万分欣喜,他要过弓弩,按照刘老爹的指点,挂弦、装箭、瞄准,扣动机括的牙,“嗖”一声,一箭射中了梁柱上的玉米棒子,“哗”一声,将玉米棒子射了下来。把刘盼盼得得满地打滚。
  刘老爹安慰韩宝来:“第一次射能出去,算不错了。这张弩送你了。在山里遇上一个野家伙,你不要赤手空拳,真的还很危险。”
  “多少钱?”

  刘老爹虎下脸来:“小韩,你提钱的话,我就生气了!跟老爹生活在一起,就不要提钱的事情。以后老爹找你办点事情,也要送礼、拿钱?”
  刘老爹一句话说得韩宝来一愣一愣,老革命就是这么硬!
  何月姑缴了韩宝来的弓弩,眉眼生怒:“你这人,长辈还坐着喝酒,你却离席跟孩子玩去了。你太不懂礼了吧?”
  韩宝来天性孩子气,他摸着脑袋,不好意思地笑了:“何嫂提醒得对。何嫂提醒得对。”

  韩宝来坐回原位。刘婆婆怕韩宝来面子上挂不住,忙说:“小韩别生气,我家月姑是有口无心,她是说着玩的。你是客人,他们是主人。主人怎么会生客人的气?况且你不跟他们这帮老头子一路的,怎么有共同语言?他们五个老货才是共过患难的生死兄弟,在一起吃喝玩乐一辈子了。”
  韩宝来笑道:“主要是我看见弓弩,手痒痒了。从前只在电影、电视里看过,今天可以拿到手中把玩,有点抵挡不住诱惑了。”
  “切,这个诱惑你抵挡不住,还要比这更厉害的诱惑,那你肯定抗拒不了。”何月姑蹊落他,可能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话听起来,不是说韩宝来跟寡妇陈汝慧的关系撇不清?
  韩宝来默不作声。刘老爹瞪了何月姑一眼,忙说:“月姑,你就是心直口快。小韩,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阿爹,你说错了。他这不是错。这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何月姑又来了,她在家里说说笑笑,两位老人是相当满意这个儿媳妇的。
  韩宝来也不是小气之人,他喟然长叹:“说实话。我真同情陈汝慧的遭遇,唉,一个弱女子养着一家人,实在是不容易。像她这种困难家庭,应该不多吧?”
  “其实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刘婆婆说道,“你说刘汝慧是第一困难户,其实还有比她更困难的家庭,她毕竟年轻,还有家底。他男人生前给她攒了一笔钱。我说最困难的,还是刘松明老人,他是百岁老人,老伴、儿子、儿媳先后过逝,现在是孙儿辈供养他,孙子进城务工,孙媳妇哪有那么好的孝心。他就靠养蜜蜂一点微薄的收入过日子。还有陈浩东家,他有个弟弟陈浩民是吃了一辈子耍泼无赖的饭,晚年倒是享一些清福,儿子在外面打工寄钱给他,他不种田不种地。陈浩东两夫妇也快七十的人了,上面还要养父母,都是百岁老人,下面还有两个儿子读大学,种着二十多亩田,他不累不苦?再说老烟锅——不说了,摊上这事,他又能如何呢?”

  韩宝来问:“村里没有养老院?”
  “搞过一段时间。后来,老人家都说不如住在自己家里舒坦,还能种菜、养鸡、养鸭,过着神仙日子。住在养老院等死,他们不干。”刘老爹是知道这个情况的。
  “村里百岁老人多吗?”
  “不多,屈指数来也就是九位老人了。他们在,我们是算不上老人的。”刘老爹爽朗地笑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