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23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孩子,晚上咱爷俩唠唠。我供饭,我收你的伙食费。”刘老爹似乎有话要对韩宝来说,韩宝来点头应许了。
  柳花明神叨叨地说:“我让你到我家吃饭,你偏说帮她做了事,理应她供饭。现在吃出问题来了吧?”
  “其实,我去你家吃饭,也同样要晕的。因为我出了一身大汗,没有把湿衣服换下来,结果汗水变成了湿气,走在半路上寒气袭来,我就感觉浑身打摆子。我是寒气浸入体内,是感冒的症状。刘医师,对不对啊?”韩宝来懂一点保健知识。
  刘艳梅瞪了他一眼,用嗔怪地口吻说道:“你明知道湿气重,为什么不换衣服?”
  “他想着吃陈汝慧做的美味佳肴,还顾得上这些,命都不要了。”柳花明还有气,说话有点幸灾乐祸。
  韩宝来心中有鬼,但不能表露出来,他正色道:“她家困难大啊。她是我工作的重点对象。我到地方首先要扶贫啊,她家的实际情况比我想象的糟糕。她家晚餐都没米呢。我如果不去,怎么了解到第一手资料?我不是来享福的,我是来工作的。”

  “她活该。你没觉得她很另类吗?”柳花明气鼓鼓地说。
  韩宝来叹息一声:“她不合群,对人有偏见,还疑心重。也难怪你们如此看她了。”
  “你知道就好。”柳花明心甚不平。
  “很好,你们都到齐了。下一步,种油菜的事,你们有什么看法?”韩宝来看七个村委干部都围在他身边,赶紧转移话题。
  老支书刘老爹有生产经验:“小韩,你看是撒播,还是栽种?”

  韩宝来是学过的,撒播是广种薄收,把田犁过来,耙平了,把油菜籽往土地一撒,有的油菜籽掉进了土缝里,很难生根发芽,长出来的也是良莠不齐。
  韩宝来下决心似地说:“做就要做出一个样来。栽种吧。先地膜育秧,然后整好地,理出排水沟,一畦一畦栽种,每一株最好施草木灰,长势更旺盛。”
  全体村委会干部静默无声。她们也是做农活出身的,谁不知道工程量的浩大!每家都有七八亩田,要是栽种,可不是种树苗那么容易了,没有一周做不完!
  “你们不愿意?你们算过这笔账没有?我们要是每家种上五六亩油菜,明年上半年就有上万的收入!现在累一点,顶多累一个礼拜吧?大伙可要解除思想负担啊?”韩宝来可有一笔账算。

  吴小凤说:“韩村官,你不知道,村里上万亩田,犁一遍、耙一遍都不容易啊!育秧的地膜哪里来?”
  “是啊,有的田都抛荒了!”陈小花说。有些家庭,儿女在外面务工赚了钱,根本就不种田了。田地长满了杂草。
  “抛荒的,我们村委收回来,我们村委会,自己种!田荒三年是个宝。”韩宝来一语定音,他说了算。
  “我们种得了吗?我估计有一百一十多亩哦。”贺玉娥可能做个统计,她不是乱说的。
  “我们统一育秧苗,然后派发秧苗。只有秧苗,不种也得种了。”韩宝来的想法,让村委会干部大吃一惊:“韩村官,一万亩田的秧苗,数量惊人啊!”

  “我准备搞塑料大棚。”韩宝来的话,让村委会干部又惊喜又担忧。
  下午,韩宝来还是坚持到了果园破竹篾,扎好防护栏;组织村民满山岭挖来荆棘,沿着护栏栽种了一大圈,完成防护篱笆。
  一直忙到夜幕四合,月出东山,山谷间寒气森森,夜色茫茫,他们才收工。晚上,老支书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菜,冬笋腊肉、火烤竹鼠、清炖老鸭、清蒸石斑鱼、酒鬼鸡、熏野兔、酱烧野猪蹄、干蘑菇炒肥肠、炒茼蒿、凉拌芫荽等等。
  韩宝来真没想到,都是乡下粗茶淡饭,怎么差距如此之大呢?整整十个大菜,山里人实在,蔬菜是不算大菜的!
  “老爹,太客气了?宝来怎么敢当?”韩宝来有点过意不去,他的伙食费就是一个快餐的钱。早餐三元,中餐八元,一天十九元的伙食标准。
  刘老爹忙得一对寿眉都冒烟了,听韩宝来说了一句见外的话,忙说:“小韩,你不嫌咱乡下烟熏火燎的味道。我才放得心下。你还没尝,怕我这个才老头子做的菜太土,不合你的口胃。”
  韩宝来还没开口,何月姑说道:“爹,你不早说。早说,我请陈汝慧过来做菜,她就是炒个鸡蛋都是香的。”
  刘婆婆笑着骂道:“你这孩子,可不兴你乱说话。小韩这菩萨心肠,就是难得的好官,为民办实事的父母官。”
  来作陪的还有小香河村五老:除了刘老爹,还有老烟锅陈抟、老砌匠师傅蒋猛、吴小凤的公公陈老爹,再加上刘老爹的兄弟刘财。五老虽然到了七十古来稀的年纪,看起来很精瘦,但容光焕发,能喝酒。韩宝来敬长辈的酒,他们欣然接受。
  酒过三巡,他们就打开了话匣子。刘老爹给韩宝来夹菜,韩宝来吃了一块,这肉切成片,与酸辣炒在一起,有点像黄牛肉,但嚼起来比黄牛肉要香甜。
  “这是什么肉?”韩宝来凭感觉这不是黄牛肉,一定是什么野味。

  何月姑柳叶眉一扬,杏眼一闪,神秘地说:“你猜。”
  韩宝来这方面真不如老家韩文正市长见多识广,他又尝了一片,还是这种鲜美可口,肉质很筋道,韩宝来猜测肯定是本地深山中的野味:“獐子肉像黄牛肉。是不是獐子肉?”
  “差一点。”何月姑伸出小指头比划了一下。
  “麂子?”韩宝来脱口而出。
  “可以啊,韩村官。”何月姑又给他夹了一大把,“猜对了,奖励你。”
  “现在还有猎人?”韩宝来只是听说过猎人,还没见过猎人。

  “你从来没有见过猎人?”何月姑逗他。韩宝来摇了摇头。何月姑来劲了:“想不想见猎人?”
  “猎人是不是有功夫的?翻山越岭如履平地?”韩宝来想到武侠小说中对大侠的描述,他一脸的神往。
  “那当然。没有打虎艺哪敢上南山?打猎,不是你猎它,就是它猎你。你打不死它,它反过来就要向你发起攻击。”何月姑卖弄起玄机来。
  五老也不吱声,只顾他们老兄弟碰杯,因为他们看出来了,韩村官是一介书生不胜酒力,现在喝了三碗酒,脸烧得发烫,不再劝他多喝。
  “大瑶山方圆八百里,地跨三省,绵绵群山当中,加上近年来封山育林,山上长满了林木,七八十年代绝迹的猛兽,现在也有出现了。”刘老爹感慨地说。
  “有哪些猛兽?”韩宝来吓了一大跳,山上有猛兽!
  “前些年绝迹的豹子、黑熊、豺狼、大蟒蛇,不时有出现。”
  “有老虎吗?”韩宝来问了一个很孩子气的问题。
  “老虎怕绝迹了。俗话说,老虎是占山为王的。如果有猎人进入了它的领地打猎,它会向你发起攻击的。”蒋猛师傅对老虎的习性颇为熟悉。

  “蒋爷爷,你见过老虎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