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4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车辙和脚印都很清晰,显见留下时间不长,否则早被毁坏或是被砂砾和尘土覆盖了。根据车辙和脚印来看,这分明就是一个人推着脚蹬三轮车,从环城路下去的。
  从这些印迹来看,极大可能就是那个“蓝大褂”留下的。楚天齐心中大喜,赶忙把汽车重新停放了一个位置,从车上拿下挎包挎上,锁好车门,回到留下车辙印和脚印的地方。关掉手电,四顾一下,没有发现异常,楚天齐才又重新打开手电。
  用手电照着,楚天齐沿着路肩向下而去,同时不时望向四周,以期在出现异常情况的时候,能够及时采取应对措施。不多时,到了路基底部,来到平地上。没走几步,车辙和脚印都没了,前面变成了石板和砂石密布的干河湾。虽然这里暂时没有印迹可寻,但让楚天齐庆幸的是,这个季节是这条河为数不长的干河期,否则非得趟着带冰茬的水了。
  担心被人发现,楚天齐干脆关掉手电,摸黑走在崎岖不平的河湾里。一边要关注着四周的情形,一边还要注意着脚下的石块,楚天齐走的并不快。
  走过河湾,重新站到河床上。四顾一番后,楚天齐再次打开手电,可视线可及范围几乎都照到了,却并没有看到车辙和脚印。于是,楚天齐沿着河床向北走出上百米,又折返向南走出上百米,倒是发现了一些印迹,但显然不是三轮车的车辙,而且更不像是刚刚留下的。
  人去哪了?车去哪了?难道是灵异事件?楚天齐不禁警惕的四周望了望。他并不迷信,胆子也足够大,可是四周一片黑乎乎的,除了风声和偶尔响起的怪声,什么也没有。就连刚才仅有的车辙和足迹也消失了,这实在解释不通。
  按捺下心中奇异的想法,稳了稳心神,楚天齐用手电向远处照去。忽然,手电所及之处,发出了一丝光亮,是反光,那是一条石板路。楚天齐急忙快步向前走去,不多时到了石板路近前。
  其实这条石板路并不远,就在刚才所在位置左前方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只是楚天齐刚才惯性思维,从原点向左右各扩展了大约一百米的距离,再远的地方并没有去想。刚才又走的这一百米左右的河床,仍然没有发现车辙和足迹,那么三轮车很可能是沿河湾而下,然后就直接上了这条石板路。河床显然要比河弯好走的多,但对方为何要避易就难就耐人寻味了,当然这是基于分析那人和车走了这条石板路。

  踏上这条石板路,楚天齐关掉手电,继续向前穿行。走出四、五十米后,石板路结束了,到了农田的边沿。楚天齐打开手电去看,发现用犁杖新翻过的农田很是平整,平整的土地上出现了车辙印和足迹。
  找对了。楚天齐很是高兴,沿着这些印迹继续行进。当然,他在看清地上一段印迹后,马上关掉手电,摸黑前进。
  这里不愧是平原地区,地界就是开阔,楚天齐走了足有二十分钟,才穿过了农田地段。要是在玉赤的话,就刚才从环城路下坡开始算起,恐怕总共也就十多分钟就到山脚上了。
  农田的边缘处,不再是翻耕过的土地,也不再是石块遍布的河湾,更不是砂土覆盖的河床,而是长着荒草的硬地。虽然地上的荒草已经干枯发白,但都坚强的挺立着,随着风的吹动来回摇摆着。从现在荒草的密度来看,在夏季的时候,恐怕这里的绿草至少要有一米多高,一定会是郁郁葱葱的。
  覆盖着荒草的地皮,踩上去很硬,再有草皮覆在上面,自然看不到任何车辙或是足迹。楚天齐用手电去照,希望再发现一条类似刚才的石板路,可除了随风来回晃动的荒草以外,再没有别的。

  不对,有人。
  忽然,楚天齐发现,在手电光的尽头,在自己的侧前方,有一个人。由于距离太远,手电光线有限,楚天齐看不清那人的样貌,但可以看出,那是一个很高的人,恐怕要比自己还高出好多。
  怎么会有人,怎么会这么高?那个“蓝大褂”没这么高呀,难道是他的同伙?难道自己被发现了,进了他们的埋伏圈?楚天齐关掉手电,脑海中不停的思考着。
  转头四处望去,除了远处那个人以外,再没有其他的人。
  前进,还是返回?既已来到此地,焉有返回的道理?如果那人有同伙的话,那就更说明自己的推测对了,否则对方何至于这么警慎,何至于这么如临大敌。
  检查了一下手机电量,并把手机调成静音模式,然后捏了捏挎包里的东西,楚天齐暗调气息,奔那个人而去。那个人离荒地和农田边缘的直线距离也不过十多米,但从楚天齐这里走去却要二百多米的样子,他的位置和那个人大约呈十多度的一个角度。

  离着那人越来越近,那人的身形愈发显得又高又大。而且楚天齐发现,那人面向农田方向,一直张开双臂,保持着同一姿势。虽然四周黑黢黢的,但楚天齐仍然发现,那人头上戴着一顶高帽,手里拿着一件武器。武器的样子很特殊,像是一个棒状物并在四周缠着一些布条。
  一阵风吹起,忽见那人胸前一个条状的东西被吹起,这个东西一直连在那人的嘴上,是舌头。
  大舌头、高帽、哭丧棒,想到这三样东西,楚天齐脑中*出现了一个词:勾魂鬼。
  妈的,真有这种东西?不能吧。可那个家伙就在前面呀。楚天齐揉了揉眼睛,那个家伙还在那直挺挺的立着。

  神鬼怕恶人,既已相遇,躲是躲不开了,那我就当一回恶人,看你能怎样。楚天齐咬紧牙关,一手握着手电,一手放在腰带扣上,向着那人走去。
  距离越来越近,可那人仍然一丝不动。难道是死鬼?
  楚天齐忽然打开手电,一束光亮躲*到那人身上。看到那人的一瞬间,楚天齐长长的嘘了一口气,真是虚惊一场。哪有什么鬼?原来是一个假人。只是刚才一直是侧对着假人,而且假人做的太形象,才有了那荒唐的想法。楚天齐不禁一阵脸红,为自己唯物主义不彻底而脸红。
  不用说,这个假人肯定是农民做的,用来吓唬那些吃粮食的鸟。
  找来找去,竟然发现了一个假人,还虚惊了一场。那么目标去哪了?楚天齐用手电照去,发现在手电尽头是一个黑乎乎、圆拱拱的东西,像是一个构筑物。
  莫非人在那?楚天齐关掉手电,向那里走去。
  离着圆拱拱的东西越来越近,楚天齐觉得那个所在像极了农村经常出现的东西——坟冢。
  忽然,一个飘飘悠悠的声音传进了耳际:“死鬼。”

  楚天齐不禁惊异:真有死鬼。
  哪有鬼?怎么能信这个?楚天齐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侧耳去听。听了一会儿,没有再听到声响。
  自己听错了?楚天齐一边疑惑,一边向那个圆拱拱的东西走去。
  越走越近,楚天齐发现,没错,那个圆形的东西就是坟冢,它的前面还立着一块碑呢。碑上光秃秃的,好像没有一个文字。
  既然不相信有鬼,那自然也就不怕坟了,何况楚天齐当年和毒犯有过拼死搏斗,而且去年特训期间还曾专门做过胆量的训练。刚才把假人当成鬼,也不过是从小在农村经常听到这些,所形成的一种潜意识罢了。
  日期:2017-05-23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