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21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韩宝来小时候破过竹篾,知道用篾刀,但他只会剖开竹,破篾子可就拿捏不好了。看着两老手持篾刀先给竹子开一个十字口,然后将两根铁十字架往竹子中间一塞,叭叭,敲打着铁十字架,竹子跟着开裂,一会儿功夫分成了四块。然后用篾刀唰唰分开两半。破篾子才见真功夫。他左手持竹片,右手用篾刀往竹片上一磕,青篾和白篾张开了嘴;然后左手往篾刀上送,到竹节之处,用点暗劲,嚓嚓之声,不绝于耳,优美动听,眨眼功夫,青篾竹篾一分为二。你看那青篾粗细均匀,简直是一气呵成。

  可是到了韩宝来手中,他也是先开一个口子,但刀不听使唤,篾子就不那么容易开口,他非得要用篾刀晃来晃去,才能破开,他破着、破着,不是从白篾中剽了出来,就是将青篾破薄了。一不小心就把青篾破断了。
  “我来教你!”
  现任治保主任陈小花看见韩宝来笨手笨脚地,她丢下手中的活,过来教韩宝来。篾子到了她手中,别看她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破起篾子有模有样。怪不得张玉屏书记说乡下做农活要有模有样,不能丢人现眼。张书记要是看到他这副迥相,肯定要批他。
  陈小花看韩宝来看着她发怔,她飞红了双眼,原来她刚才挖坑,热得香汗淋淋,脱得只剩下衬衫了,衬衫被汁水湿透了,贴在身上,她为了给一岁的儿子陈立喂奶,没穿内衣,现在若隐若现。破篾用的是暗劲,她自己都感觉在颤悠,韩宝来怎么不发怔?
  陈小花羞红了脸,破完这片,嗔怪地推了他一下:“喂,你有没有看我破篾子?”
  “看了,看了。”韩宝来掩饰似地应着。
  陈小花娇声说:“那你破给我看看。”
  陈小花递篾刀给韩宝来故意没缩手,韩宝来抓到了她的纤纤素指,她低垂着粉红的脸。韩宝来倒没红脸,抓过一片篾子,破着、破着,又不行了。陈小花骂他:“你怎么这么笨?又破坏了一片!”
  “蒋家嫂子,小韩第一次学,能破得出这个样子已经是难能可贵了。你别强人所难,让他自个儿慢慢琢磨吧。你也不是一天学会的吧?这是技术活。”陈抟帮韩宝来说话了,可能也看出陈小花穿得太不雅观了,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陈小花被老头子说中了心事,知道陈抟老爷子眼光毒着呢,赌气似地说:“我还懒得教他呢。我怕他糟蹋竹子。”
  刘老爹说话了:“蒋家嫂子,这算不上糟蹋,这个篾子破断了也能扎。小韩念的是农大,学的真本事还没拿出来呢。拿出真货来了,你才知道天有多么大!”
  这时,人群中吵吵嚷嚷,是陈汝慧的声音:“你别欺负人。凭啥不给我果木苗!”

  柳花明的声音很强硬:“你叫什么叫?你自己量!你挖的坑有不有两尺见方?”
  陈汝慧蛮不讲理:“分给咱的果木苗,我爱咋种就咋种。你管得着吗?我想怎么种怎么活!算不定比你们种的活得还要好,结的果实还要多!”
  陈汝慧根本不把柳花明放在眼中,她陈汝慧再怎么不济也是陈家的人,柳花明跟她也是姐妹才对。
  韩宝来怕她们闹出意见来,三步并作两步走,走到了陈汝慧地头,她的小家伙怯怯地抱住妈妈的裤管。陈汝慧耍无赖了:“你们就欺负我孤儿寡母。我不种了!”
  说罢,她扛起锄头,抱起儿子陈小东、招呼女儿陈晓萍要走,
  韩宝来拦住她,陈汝慧很凶:“让开!你们太欺负人了!”
  说罢粉泪盈盈,晓东帮妈妈擦着泪水,也跟着哭叫:“我要打死你们这些坏人!”
  韩宝来夺过她的锄头,没有吱声,铁青着脸,自己挖了起来,太丢人现眼了!韩宝来挖坑在行,其实挖一个两尺见方的坑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他在前面挖,陈汝慧跟在他屁股后面铲土就行了。

  柳花明就是冷眼瞅着,不帮她的忙,这个女人,她一直看不惯她的装腔作势,只有韩村官才中她的诡计。
  这个土质很松软,挖不了多久,全部达标。韩宝来故意拉下脸面子:“种,你会种吧?要不要帮忙?”
  陈汝慧可不买他的账:“有必要挖得这么规矩吗?我讨厌一刀切、瞎指挥。”
  你别说陈汝慧说话也挺有水平的。韩宝来解释道:“给一个标准给大家,我就是怕种得太随意了。给这个标准,我自有我的道理:深挖坑、多积肥,苗子长得快,成活率高,将来挂果也会多,果实个大、结实饱满。”
  “你就吹吧。有不有果实,还难说呢。”陈汝慧没好气地说。

  “韩村官,别理她。跟她说不清。你忙你的去吧。”柳花明冷下脸面子来,拉着韩宝来闪人。
  这时贺玉娥打了电话过来:“喂,韩村官,你在哪家吃饭?你有没有定下来?吃饭是大事情啊,眼看到中午了。”
  其实下文是,你没定好,到我家吃饭也行。韩宝来扫了一眼陈汝慧:“我帮陈汝慧家种树苗子,她得供我的伙食。陈汝慧,今天中午轮到你给我派饭。”
  陈汝慧可没有受宠若惊,只是冷冷地说:“我丑话说在前面,我家没有大鱼大肉,清菜淡饭,你爱吃,我大门敞开着。你不爱吃,你趁早另打主意。”
  柳花明看村官太可怜了,忙说:“韩兄弟,我家养了鸡,到我家吃吧。”
  韩宝来笑着说:“养几天吧。我哪天帮你家的忙,你就宰了吧。”
  “嫂子,我借一只鸡给你,行不?”柳花明委曲求全,叫上陈汝慧嫂子了,陈汝慧冷漠地说:“我没鸡还你。再说,我有鸡也煮给婆婆吃,没来由煮给他吃。他一个年轻小伙子,精神旺盛得很,补什么补?补出火来了,尽寻思一些歪点子整我们。他一句话,害我们瞎忙活,害人不看日子。”
  “嫂子,我说你什么好?我白送你一只鸡,我炖好送过来。”柳花明知道陈汝慧说得出做得出,到时候,就是炒几棵蔬菜,可能米饭都不管够。

  “你爱送,我就笑纳了,那是盛情难却,是你自己送的,我可没找你借。”陈汝慧不冷不热地说。
  “我当一只鸡给麻鹞子抓走了。我送过来!”柳花明气恼地说。
  “算了,柳嫂,吃餐饭,没什么大不了的。”韩宝来劝柳花明不要太较真了。
  柳花明也很倔:“我送鸡过来,就这么定了。”
  柳花明说罢转身走了,陈汝慧扑哧乐了,韩宝来故意板着脸:“你别太过分了。”
  “你喜欢她,她也喜欢你,对上眼了哦。不要性急,她鸡端过来的时候,我晓不得留她陪你吃饭。她哪里是好心送鸡过来?明明是当监督员。”陈汝慧低声说。
  韩宝来不理她了,大庭广众之下,怕她越说越离谱。他帮她挑来千脚泥垫在坑下面。所谓千脚泥,便是村前的山道上,牛羊踩过、人踩过,成了浆糊一般的淤泥,再在上面施一层农家厩肥,垒上土,踏实了,浇上水,然后再垒出一个龟背来。

  韩宝来帮她种得全身汗水湿透。陈汝慧真做了三个菜,一个韭菜炒鸡蛋,一个菠菜,一个酸萝卜汤。柳花明果然炖了鸡过来,陈汝慧总算笑脸相迎:“柳妹,你真这么客气。他出的饭钱给你吧。我反正等于饭菜喂猫喂狗了。”
  “慧嫂,我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你可能一年轮这么一回,就是再不济,炒碗腊肉也有吧。分回家的鱼,这么快就吃光光了?再说了,韩村官那条草鱼白送你家了呢!”柳花明压着火气,看桌子上的三样菜,真是气不打一处。
  韩宝来给两个小朋友洗了手,然后给大娘打水洗脸洗手,好像个大孝子!韩宝来看柳花明真炖了鸡来,忙要拿钱给她。柳花明怒气冲冲:“你是自找的!谁要你的臭钱!”
  说罢,摔门而去,陈汝慧还说着风凉话:“我本想留她一起吃的。你把她气走了,可不能怪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