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20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汝慧掐着他:“哼,我知道你这种男人,得了便宜还卖乖。我不会到处传扬的。我配不上了你,但我跟你有了一个晚上。多么幸福的晚上。我以后死了,也不枉此生。”
  “那天晚上你怎么把我搞晕的?”“迷药啊。谁叫她们瞎折腾,其实给你喷水就醒过来了。算不定,她们像我一样,趁你昏乱,做了跟我一样的事情。”
  “你乱说。陈老爷子一直在堂屋内,怎么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你总是——”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对吧?”陈汝慧吃吃地笑着,喘着气说,“她们都喜欢你。这你总该看得出来吧?”
  “我以后住你家?”韩宝来尝到了甜头,傻呆呆地问。
  “你有哪狗胆吗?口水都淹死你。我反正是不怕的,我的名声反正不好,你不同了,你是堂堂村官,县委大干部。我不想拖累你,我跟你有一次足够了。你是个好人、好官,好好干你的事情吧。我还等着跟你一起赚钱养家呢。村民都相信你,都议论你是难得的好官。我可不能把一个好官毁在我手中。我再坏,也不能触犯众怒。”
  “喂,你是不是读过很多书?”韩宝来傻傻地问。
  “是啊,我其实不姓陈,我姓阮。”
  “什么?你是越南新娘?大学生!”韩宝来大吃一惊。

  “你知道就好,我不想回家乡,我就这么过日子呗。”陈汝慧一颤,两人同时步入了胜境。
  再后来,陈汝慧起来收拾了一番,她换上自己的衣裤,把韩宝来的保暖裤扔给他,冷冷地说:“以后,咱们是陌路人。就当什么也没发生,吴小凤鬼精灵。她表面正经,骨子里比我还下贱呢!”
  韩宝来穿好了,还有点留恋她的身体,一把死死地搂住她,陈汝慧吃吃地笑了起来:“大村官,请自重。少惹我,离我远点。记住没有?我走了。你好自为之吧。”
  “我送你。”韩宝来可不能提起裤子不认账。
  “送你个头。你还是回村委睡,这里很吓人的。”说完,陈汝慧毅然甩开韩宝来,她不走正门,还是翻侧门走了。身手相当敏捷,老惯偷了!
  第二天,韩宝来在村委办公室开了第一次全会:村委会主任:吴小凤,村支书:贺玉娥,村秘书:杨玉婵,会计:何月姑,出纳:柳花明,治保主任:陈小花,妇女主任:骆雁。没人迟到。
  韩宝来部署今天的工作:“很好。大伙都到齐了。我们从今天起正式考勤了。我们聚在一起,不是喝茶、聊天,而是有任务分配的。今天的任务,发动全村老少爷们种果木,每家每户种植板栗、香柚、银杏各五十株。你们看哪里合适?我看荒山荒岭还是挺多的。”
  吴小凤问:“这收益归谁?”
  韩宝来说:“这收益当然归种植人。谁种植,就归谁。”
  贺玉娥心生疑虑:“我们拿集体的钱、集体的地给个人种植,收益全归个人。集体经济不是零?”
  韩宝来笑道:“我们村委会包销售,就是一笔很大的收益。等到挂果了,我们集体负责销售。这个账,你们算过没有?还有种油菜,集体负责收购油菜籽,并且负责销售菜籽油。要免除村民的后顾之忧,乡亲们才有积极性种植。”
  陈小花说道:“看来我们的工资不是白拿的。拿了村里的钱,就要为村里干实事。”

  “这话有见识。白拿钱,不干活,世上那有这种好事?我们不扯淡了。言归正传吧。你们对地形熟,大伙议议看,种哪几个片区为好?”韩宝来很有民主作风。
  吴小凤提议:“柚子要种向阳的地方。山坡抛荒的地可以种柚子,板栗需要土质肥沃的地方,屋前檐后最合适,银杏喜欢雾气大的地方,种山头最好。”
  柳花明不无担忧地说:“可能不行。全村有二百多头牛,一百多匹马,还有几百头羊,还不让它们吃光了?”
  韩宝来一听,这事可能有点孟浪,对啊,他发动群众种的果树,可能一夜之间,变成了羊的美餐。韩宝来沉默不语,贺玉娥说:“我们成片种植。建好围栏。破坏一株罚款。”
  “对,毁坏一株,赔种一株,还要罚款十元。”何月姑说的够狠的。
  韩宝来说:“关键问题,要解决这些放养问题。不能因为我们搞了果园,他们的牛羊就不放牧了。我们怎么做到果园、放牧互不相干?还有以后的油菜田,怎么不受践踏?”
  “有办法。小香河这边为牧区,小香河那边不可以放牧。”吴小凤出了一个主意。
  “这也很麻烦。羊还管得住,牛、马是可以过河的,再说河对岸也有三个组,那边的人也不会答应。”何月姑提出了反对意见。
  吴小凤都急了:“这不行,那也不行。果木苗还不如直接拿去喂羊算了!”
  韩宝来展颜一笑:“你们的菜园怎么能种出菜来呢?”
  “有篱笆啊?”吴小凤惊叫了一声,“哦!还是村官厉害。对啊,我们建篱笆。”
  “切!建篱笆?我早想到了。等我们建起篱笆,黄花菜都凉了。我们栽的荆棘,没有三五年栽不起来。”柳花明不屑地说。
  “要建篱笆!我们将田园、果园区,全用铁丝网围起来,剩余部分随便他们怎么放牧。唯有如此,我们才有可能搞起大果园来。”
  贺玉娥吃惊地说:“全围起来,那要多少钱?”
  “我们规划一下,估计一千米左右铁丝网,足够了吧。估计一米高,差不多了吧。你们组织人工到山上挖坑。划好片区,分到各家各户,插好木牌子。我负责搞铁丝网测量,买铁丝网。这是第一件事,要做就要做出一个样子来。”韩宝来斩钉截铁地说。韩宝来搞采卖,他是行家里手。
  韩宝来实际测量的时候,他请来了刘老爹和老烟锅陈抟。两老给他建议:“不必花大价钱购置铁丝网,太浪费了,能省则省。可以采用主要入口砌石墙,其它位置打桩编竹篾。组织村民砍树、砍竹子就行了。”
  于是宝来采纳了两老的建议,带着麻线,陪着两老一起踏看地形,插上标志,放好线。然后,砍树打木桩,山里的土质,只要不打到石头,很好打木桩。老砌匠师傅蒋猛带着他的徒弟蒋小勇负责砌墙。村民们还是很合作的,山上人头撺动,欢声雷动,好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来这里凑凑热闹。山上栽种果木,只要挖松土,很容易种活。不过,韩宝来有规定,挖的穴,要有二尺见方,验收合格才允许栽种;栽种的时候,下面垫厚厚一层腐质层,中间是厩肥,然后压实土,再浇少里水,上面垒出龟背来。

  村民也是用眼睛看着的,看上面是不是真抓实干。他们看村官带头围场子,当然上面是动真格的,要是自家不种,今后人家有收入,自家没有收入,那不是只有眼红的份?于是,一家老少也在挖泥坑,山里面六、七十岁的老头干活比年轻小伙还麻利。韩宝来远远地看见陈汝慧带着两个小家伙也在挖坑。她没有往他这边看,女人太会装了,韩宝来就不相信,她嘴上说得那么干净,只当什么也没发生。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她只不过善于掩藏自己的真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