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19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泼皮叫陈浩南,与吴小凤老公陈浩民是堂兄弟。他仗着家族势力蛮不讲理,人称陈泼皮,他老婆刘婶还算个厚道人。凡是陈泼皮得罪人,她陪礼道歉,消了很多祸。他三个儿子全部在深圳打工。现在家里的田地都给胞兄陈浩东种,陈浩东六十开外的人,是个老实巴交的种田人,还种着二十多亩田,老伴孙大婶满头银丝,还要帮衬着做。他的两个儿子还在读大学。
  韩宝来看陈汝慧无声无息地坐了下来,知道陈汝慧虽然惧怕吴小凤,但对吴小凤怀恨在心,长久下去,肯定有报复思想。
  韩宝来忙说:“开玩笑要有个度,开得过份,就伤了面子。来,我提议大伙干一杯。邻里乡亲抬头不见低头见,大伙一笑抿恩仇。干一杯。一切尽在酒中了。”
  韩宝来带头与大伙碰杯,其它人也站起来响应,这是喝酒的规矩。其实酒可以暖人心,拉近大伙的距离。
  韩宝来当着众人的面碰了碰陈汝慧的杯子:“陈姐,能不能喝一杯?”
  韩宝来没想着今晚她能来,说明她也不是死铁板一块,也是爱凑热闹的。

  陈汝慧没看他一眼,一口喝干了这杯。
  “谢谢。”韩宝来颇有风度地道了一声谢,她正眼没瞅韩宝来自顾自坐了下来,只顾大口吃菜,怕她那份没吃到嘴吃了亏似的,吃得嘴巴嗒巴嗒响。
  韩宝来不敢惹她,举杯跟二十桌的乡亲们碰了一圈,他才一口气干光这杯酒,他的酒量不高,不可能一一陪酒。今天在坐的都是当家人,他得跟当家人搞好关系。
  韩宝来对他的村委新班子成员说:“你们也每桌陪陪酒。不会喝,哪怕像我一样表示一个心意也好,这是对乡亲们的尊重。”
  村官一声令下,六名村委会干部有的拿酒,有的拿茶,到各桌敬酒。秘书杨玉婵没到位,到会的是她老公砌匠师傅蒋晓勇,韩宝来要蒋晓勇代老婆出马陪酒,蒋晓勇是江湖上混饭吃的,求之不得呢。村民们欢声雷动,气氛高涨起来了。
  韩宝来偷偷地看了一眼陈汝慧,吴小凤来陪酒的时候,她跟吴小凤碰杯了,还喝干了这杯。估计村民们没有隔夜仇吧。
  陈汝慧酒量不错啊,贺玉娥陪酒的时候,她又喝了。她没有跟旁边的朱丹萍、陈艳梅说话,没喝酒的时候,她就一个劲地吃,似乎吃得很开心。不过,她只是弄一点鱼肉,还醮了汤汁,抿着唇细细地嚼,并不是狼吞虎咽,偶尔喝一小口辣汤。她压根儿没往韩宝来这边看,也没注意到韩宝来一直在关注着她。
  接下来,乡亲们一伙接一伙敬韩村官的酒,韩宝来不敢多喝,他早准备了茶水,他喝一杯山泉水,村民们喝一杯酒。乡亲们明知道村官喝的是水,他们也乐意陪。这是面子的问题。害得韩宝来上了几次厕所。
  会餐完了,韩宝来还要组织村干部、各组组长清场,搞卫生。村委会那边收拾好了,韩宝来今晚可以住村委办公室的里间了。村民们自发地粉刷一新,安置好床铺,说明村民们对上级派来的村官有多么欢迎。
  韩宝来可能水喝多了,他本来可以锁上祠堂大门,跟老烟锅陈抟、老支书刘老爹一起回村委办公室,他要去上厕所。祠堂的茅厕本来是给大便用的,一般小便都是找个偏僻处就地解决了,只有韩宝来不习惯找个僻静处解决。没想到,他听到厕所里还有呕呕的声音。他要是把门关死,他就得翻墙出去了!
  “谁啊?谁喝醉了?”韩宝来拧亮电棒,真是的,茅厕里一盏灯都没有。看来明天要安一盏灯了。没人答应。韩宝来把电棒好奇地往上面一照,是一头乱发!这种茅厕是有门的,人在入厕看不到下面,只能看到抬起的头。
  “你谁啊?是不是喝醉了?”韩宝来关心地问。那人不理他,又呕了一阵。韩宝来不敢上去,熄灭了电棒,他要尊重人家的**,但又不能不管她。
  “好些没有?我送你回家吧?老支书,陈老爷子都在。”韩宝来怕她误会,他们是孤男寡女。
  “不要你管。我自己能回家。”茅厕上面有个女人有气无力的声音,听声音她就是寡妇陈汝慧!
  “陈姐,别逞能了。你自己能不能下来?我送你回家吧。”韩宝来觉得她太可怜了。一个人撑持着一个家,婆婆卧病不起,还有两个孩子要照看。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这个家怎么是好?她今天可能是借酒浇愁,发泄着心中的闷气。

  “你滚!我不要你管!”陈汝慧骂道,“你是不是想打姑***主意?看你也不是一个好东西。告诉你,姑奶奶知道你们这些臭男人,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韩村官冷笑道:“你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要是打你主意,我不得好死!我只不过想帮你,我的职责就是帮你们脱贫致富。你怎么把我想象成那么不齿的人?陈姐,我送你回家吧,我保证不碰你一下。再说外面还有老支书、陈老爷子呢。”
  突然嘣地一声,上面突然叫了起来:“哎哟,我滑下去了——”
  吓得韩宝来赶紧打开电棒,几步登上了木梯,飞身上了阁板,灯光扫过去,陈汝慧太狼狈了,她一手紧抓住横木,全好她的屁股大卡在木板外面,不然全身要滑进茅筒里去了!韩宝来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的古训了,上去搂定她上身,用尽吃奶的力气将她拉扯了上来,她罩裤的裤脚脏了,好在花裤裹在罩裤里没有脏,韩宝来不敢多看一眼立即帮她拉起花裤遮羞。此时她双脚臭哄哄地,她浑身娇若无力,紧搂着韩宝来的脖子,一言不发。

  此时,老支书在祠堂喊:“小韩,喝醉没有?怎么有什么响声?”
  “没有。是一只猫。老支书,你回家吧。我解大手!不要等我了。”韩宝来答应着,让两老先回家,他怕两老看见陈汝慧的臭事。
  可能祠堂离村委会也只有五十步脚,老支书答应着:“好吧。我们先走了。你锁上门就好了。”
  两老颇为辛苦,可能眼皮子打架了,先行走了。韩宝来横搂着她,她很重手,费了好大的劲将她从阁板上搂了下来。可不能弄脏了祠堂圣地。韩宝来轻声说:“你先在青石板上坐着,我给你打水来……”
  韩宝来让她靠墙坐在青石板上,陈汝慧领会错了,干瞪着眼,嘴里不干不净骂着他:“不要脸,你真不要脸!你滚,没良心的。我不要见到你。”
  韩宝来知道她现在醉糊涂了,不能跟她一般见识,他打来一桶温水,拿来香皂给她洗干净。这个天气冷,韩宝来先脱了自己的保暖裤给她套上,把她抱到了堂屋火搪边,重新生起火,倒了温开水给她喝,嘱咐她:“你坐着,我给你洗裤子。”
  陈汝慧紧紧搂住他脖子不松手,脸埋在他胸前,一直在哼哼唧唧抽泣,泪水差点湿透了他的外套。
  韩宝来不敢把她一个人丢在火搪边,万一栽进火搪里,他可吃罪不起。因此,将她搂到竹椅上,然后把竹椅挪近火搪,给她盖上棉被。
  韩宝来栓了祠堂的门,然后给他洗裤脚,可不能全部洗,还有袜子、鞋也臭哄哄地。洗完后帮她烘烤。韩宝来做完这一切,感觉倦了,便在另一张竹椅上睡着了。
  后来,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醒了过来,发现他跟陈汝慧睡在一张竹躺椅上,竹躺椅动一下咿咿呀呀直叫唤,梦中发生的一切原来是真实的。
  韩宝来一惊:“你——”
  “我不是一个好女人,我早就告诉你了。我让你别惹我,你为什么惹我?我控制不了我自己。如果让你独守空房,你也一熬不住火。”陈汝慧在他耳畔低声说。
  “你真的很坏。我的名声都毁在你手中了。”韩宝来长叹一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