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18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下面顿时静得寂然无声。韩宝来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喉咙:“村委干部的工资分四大块,即底薪,全勤,绩效,奖金。底薪都一样,全部是一千。”
  “哇噻!”下面马上有的羡慕,有的忌妒,有的恨了。
  韩宝来不为所动:“全勤一百,绩效按全村年收入的百分之一提成,奖金拿乡政府的全额补助。虽然暂时每个月领到手的是一千一百块,但绩效和乡政府补助发下来,没办法计算。所以,集体经济搞好了,每位村委会干部拿到的工资也更可观,同时,村民们的收入也会稳步增长。”
  村委会的工资一千一!这是小香河亘古未有之事啊!下面叽叽喳喳说开了。有人叫:“韩村官,你的工资呢?”

  “我只拿绩效工资。因为我在政府有一份工资,不能再要一份工资。但我取得的绩效工资,我理所当然要拿到手。我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让全村老少爷们在五年之内,每人能有一份分红。有人说,有可能吗?我可以告诉大家,你们想到过双璧水库的鱼能卖三十三万吗?我告诉你,我们搞好了,各项收入,不是三十三万,可能是三十三亿,你们算算看,你们该有多少分红?”韩宝来激情演讲,“不要眼红当下村委干部拿到了工资,但她们不再是过去的村干部。一拍屁股,不见人影了。我每天都要考核,我每天都有工作安排。我们拿了集体的钱,就要为集体办实事,为群众服务,为全村谋福利!”

  可是下面的掌声还是稀稀拉拉,人们心里都有小九九,患得患失:三十三万还不是让他们给私分了,群众休想得到一分好处。
  “各位老少爷们,我干得不好,村委干部不称职,我们都会有严肃的检查和考核,干得不出色的,就地免职,包括我本人。”韩宝来这一句掷地有声的话,终于赢得了掌声。
  接下来,搞了一个简短的宣誓就职仪式,骆雁再不赌气叫我退出了。她可以拿工资了,这是多么令人兴奋、神往的一件事情啊!这话不是别人说的,是上面派下来的大干部说的!
  开完会,全村家庭主要人物围坐成二十桌,菜四大海碗,一碗水煮鱼、一碗白萝卜炖羊肉,一碗冬笋炒腊肉,一碗天麻炖鸡,酒是高梁烧酒。韩宝来没有下厨,他尝了尝山寨的菜肴,劲道厚、辣香味足。没他做的精致,但酸辣可口。
  村里做大酒的金牌厨师蒋至诚一个劲问:“韩村官,咱做的咋样?”
  蒋至诚一脸的油光,两眼放光地看着韩村官;韩宝来故意说:“这么香甜,是不是味精、鸡精放多了?”

  蒋至诚一听急了:“韩村官,乡下做菜不兴放鸡精、味精,只有辣子、豆瓣酱、生姜、蒜、葱、八角、花椒、丹桂皮,再加油盐酱醋。不兴用味精、鸡精调味。”
  “什么?根本不用味精、鸡精,菜肴就这么香辣可口?那是高手!一级大厨!”韩宝来现出满脸惊诧,蒋至诚乐了:“是啊,韩村官,我们乡下人吃不惯鸡精、味精的。”
  烂崽陈浒说:“什么大厨?你忽悠韩村官吧?韩村官,下一餐,我也会做出这个味来。你看这水煮鱼。他就是一大锅山泉水,放上生姜、辣子、豆瓣酱,把鱼剁了块丢进锅里煮,出锅了把香菜、葱花往表面一撒,出锅就香气喷喷了。这也要手艺?”
  蒋至诚胀红了脸,但他有点怵烂崽陈浒,陈浒虽然跟他一样五十开外了,说话依然豪气冲天,他毫无顾忌地揭人家的短:“韩村官,这白萝卜炖羊肉的做法更简单了。用先山泉水炖羊肉,再下白萝卜,最后加葱花、香菜出锅,连豆瓣酱、八角、茴香都不用加。它本身的羊肉鲜味就够了。”
  “不会有膻味吗?”

  陈浒讨好似地说:“韩村官,你尝一尝,有膻味吗?没有的。山里吃草的羊,膻味不是很大的;萝卜早将膻味给分解了。你吃萝卜,它就有羊肉的膻味。但陈老锅,他就爱吃这个膻味。”
  “小心老子烟锅子敲你。”陈抟伸出大烟锅要敲他,陈浒马上耍赖:“你打呀。你打我一下试试,我睡在你家里吃。老子天天吃香的喝辣的,连你家老母鸡,老子都杀了下酒。”
  陈泼皮马上说风凉话:“老烟锅,敲他一下。他敢去你家,算他有种,你让小斌抓他一把。狗拾的,看他死不死?”
  陈小斌和他老婆张咪得了不治之症,听说抓哪个一把,哪个就得传染上。老烟锅被人揭了短,他泄了气,坐下来吸闷烟。
  蒋光棍不怀好意地说:“你家春嫂不让你上身,春嫂耐不住寂寞的话,我帮你的忙。”

  “呸——”陈浒还有点功夫,一把将蒋光棍给锁脖子了。蒋光棍可能也五十开外了,出生在六零年代。蒋光棍是黄花男,没有走元气的,还是一个石匠师傅,力大无穷,硬生生将陈浒摁倒。陈浒痛得杀猪般嚎叫。韩宝来怕他们当真,忙劝开两人:“蒋叔,好手劲!得饶人处且饶人。快松手。”
  蒋晓勇师傅说道:“老光棍,快求韩村官给你找个半路嫂。”
  蒋晓勇是泥瓦匠师傅,跟着他叔蒋猛师傅出道,现在也是五十开外的人了,他叔叔七十多了,村里盖房子便是他叔侄掌砌刀,他叔侄做的活计靠得住。
  “你***,哪天从墙上摔下来,老子娶你家杨玉婵。你家杨玉婵是我的梦中情人。”

  朱丹萍怒了:“蒋善青,我嫂子杨玉婵又没惹你。她今天要是在这里,不把你的脸打成猪头,不会放过你。”
  蒋光棍不怕她,猴着脸说:“丹丹,你今晚给我留门。好不好?”
  他话没落音,挨了朱丹萍一个响亮的耳光,蒋光棍挨了一巴掌,也不还手,一副笑眯眯很享受、吊儿郎当的样子,但他也怕朱丹萍,好男不跟女斗,他躲到韩宝来屁股后面了。怪不得说,死老头子,都五十岁的人了,还没有一个正形样子,村里现在有一大帮六零后,脸皮比城墙的砖还厚,被人称作二老。所谓二老,就是人老心不老,总想着老牛吃嫩草,他们错过了好时代,现在生活好了,有活干还好,没活干就没事找事。

  韩宝来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拍着蒋光棍的肩说:“蒋叔,多攒点钱。有那个机会,你没点积蓄,人家也看你不上啊?不要有个钱花个钱。”
  “是,是,村官说得对。我一见小韩,我就知道我命中的贵人来了,我要走桃花运了。”蒋光棍还是很敬重村官,特别是韩宝来文质彬彬的气场,很有震慑力。
  陈泼皮笑道:“给个寡妇,你要搞不定。你是银样蜡枪头——”
  陈泼皮话没说完,哗地一声,被人泼了一身茶水。这人是陈汝慧!陈汝慧还一茶杯砸过去,好在陈泼皮躲得快,茶杯当一声砸在地板上,摔得粉碎。
  陈泼皮吓得直叫:“你娘的,太无礼了吧?我又没点名道姓?”

  全村人笑得前仰后合,陈汝慧要去厨房里寻刀,今天非要他老婆当寡妇不可。好在有吴小凤站了出来:“行了!闹成什么样子?别闹得大伙不欢而散!”
  吴小凤在这帮男人、妇人当中,权威最高,她一发飙,全部安静了下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