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91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侯,‘小刘喜’高高的跳了起来。等他落地的时侯,整个人竟然瞬间钻到了地下。不过只是他的人钻到了地里,身上的衣服连同趴在他身上百十来条的九曲虫都留在了地面上。
  看到目标人物消失之后。数不清的九曲虫开始躁动起来。它们一边发出嘶吼的声音,一边不停在地面上来回游走着。就在这个时侯,地面上外围的几处位置突然火光一闪。随后“呼!”的一声着起了大火。这火山转眼间就连成了一线形成了一个大圈,将这数不清的九曲虫和那七具死尸都包裹在内。
  大火由外向内的燃烧着,触碰到火焰的九曲虫瞬间便化成了灰烬。那些九曲虫生性惧火。它们被大火赶的不停向中间位置移动。随着火势向内收敛,大火中心的九曲虫越聚越多。没过多久已经凝结成团,变成了一个直径自由一丈的大圆球。
  不过就算凝聚成球的九曲虫最终也是难逃化为灰烬的命运,火势烧到这个‘大圆球’的时侯,它们就好像被浇上了火油一般。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大火从最底部一直烧了上去。那个被九曲虫缠绕起来的大圆球变成了火光只冒的大火球,片刻之后,大火球碎裂成了几瓣。九曲虫也变成了灰烬散落了一地,防着还有侥幸落网的九曲虫,吴勉使用控火之术在内堂外面再次点起一道火墙。操控火焰将这里来回烧了几次之后,确定不会再有漏网之鱼之后。才收了火焰,回到了内堂之中。地上只剩下那七具尸体,还在噼里啪啦的燃烧着。

  进来之后,吴勉就听到小任叁惊魂未定的声音:“你们谁说没有危险的?我们人参是木本,最怕的就是虫子。老不死的,都是你出的主意。怎么,想在我们人参的脸上看见几个虫子眼吗?”
  刚才归不归看着是想要遁法去搭救‘小刘安’,不过他的身子消失之后就没有在外面出现过,直接回到了内堂里,守在真正的淮南王小刘安的身边。刚刚小任叁借土遁回到了这里,还没来的急和他发作。只是光着屁股在一面大铜镜前面照莱照去。生怕刚才九曲虫在他的身子上留下几个窟窿。
  找了半天什么都没有找到,这时有看着吴勉回到了这里。小任叁开始对着老家伙叫骂起来,而真正的淮南王刚才一直藏在吴勉给他制作的禁制里面,算是躲过一劫。不过他还是被刚才那数不清的九曲虫吓坏了,知道吴勉回到内堂,小刘喜才反应过来。对着他说道:“刚才那幕后之人已经现声了,两位先生可否有什么头绪?如果此人在我淮南王府的话,可有方法擒获?”
  听到小刘喜询问有关这白袍人的消息,当下吴勉漫不经心的看了归不归一眼。老家伙明白吴勉让他说话的意思,当下冲着吴勉苦笑了一声之后,转头便换了一副气定神闲的表情。对着淮南王小刘喜说道:“不瞒殿下,此人一年之前,我们曾经在长安城见过。不过这人太过狡猾,我与他交手八百合之后,还是被此人逃脱。事后便在没有此人的踪迹,想不到我们会在你这淮南王府再次见面,这次定不会让此人再次逃脱。”

  说到这里,归不归顿了一下,看到小刘喜并没有怀疑的表情之后,他才有继续说道:“老人家我怀疑此人再次出现,还先后解决掉朝廷和吴国的使团。用意便是将水搅混,把殿下也拉扯进浑水里,他好坐收渔翁之利。”
  淮南王皱着眉头说道:“现在两方势力就是朝廷,和吴国带头的七国。现在这两队使团都有人死,而且这人不论是那一方势力,都不应该是现在这样的行为……”
  淮南王说话的时候,外面稀稀拉拉的下起了小雨,将外面的大火渐渐压灭。使团之事已经折腾了一天,此时天色擦黑。内堂外面的火焰被雨水浇灭之后,更加显得阴森恐怖。
  之前归不归有意将那七具尸体放进来,本来是打算将用九曲虫谋害淮南王的幕后人引出来。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切竟然和那个白袍男人有关。好在之前归不归多了一个心眼,以防万一将小任叁和淮南王刘喜对调。凭着他连席应真都看不破的易容术,连白袍男人都骗过了。
  刚刚验尸之前,刘喜已经打发走了聚在门口的侍卫。这位少年淮南王治家甚严,没有他发话,就算内堂被一把火点着了,守在远处的侍卫都不敢过来救援。看到半晌都没有异常之后,那位守在这里的内侍总管请示刘喜,是否可以调内侍进来将内堂外面的虫尸和尸体。
  没等刘喜说话。旁边一直没有说话,只盯着外面焦尸的吴勉终于开口说道:“它们好端端的躺着,招你了还是惹你了?活着的时候冤死,死了还要被你欺负,还有天理吗?”
  淮南王以师礼待吴勉,内侍总管自然知道这个白头发男人的分量。当下诚惶诚恐的退到了一边,而一边的淮南王刘喜虽然对内堂外面的尸体有些厌恶,不过听了吴勉的话之后,知道他另有打算,当下止住了内侍总管,让他派人准备晚饭。
  本来以为归不归或者小任叁当中会有一人去盯着晚饭出炉,不过让淮南王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几个人都没有去的意思。当下小刘喜只能自己吩咐内侍总管亲自守着厨下,要他亲眼看着饭菜做好之后亲自一路送过来。总之,目光不能离开饭菜的范围。
  就在内侍总管走后不久,本来还端坐在蒲团上的吴勉突然站了起来。他的目光已经从那那几具焦尸身上挪开,转移到了那无尽的夜色当中。这个时候,归不归的脸色也变了。这个老家伙顺着吴勉目光所及的位置看过去。两个人好像一直都在等着什么,现在正是这等待有了结果的时候。
  差不多一被热茶汤的时间过后,吴勉突然回身看着归不归,伸手对他说道:“拿来……”
  在淮南王所看不到的黑暗当中,一个身穿白袍被斗篷遮住面容的男人从隐身的地方走了出来。他最后看了一眼远处内堂的方向,随后没有任何犹豫,转身向着王府外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可惜了,这一身的皮囊经不起雨淋。要不然的话还能多玩一会,不过这还是刚刚开始,吴勉,你可是他选中的人。如果撑不了多久的话。拿他可就太难看了……”
  说话的时候,白袍男人慢慢的走着。不过诡异的是,偶尔有王府的内侍和护卫从他身边经过,都好像没有看到这个人一样。就连天上掉下来的雨点都没有一滴落在他的身上,也不知道他刚才说的皮囊经不起雨淋是什么意思。
  走出王府之后,外面的大街上满都是五步一岗五步一哨都是带着枪戟刀剑的士兵。白袍男人当着这些士兵的面一路向着城外走去,这些士兵没有一个人感觉到身边刚刚经过了一个人。这时的城门早已经关上落锁,不过白袍男人竟然直接‘穿门而过’。走出了城门之后,继续不紧不慢的向着远处走去。
  走了不久之后,白袍男人突然停住了脚步,他慢悠悠的转头向着路边一人多高的野草丛望去。顿了一下之后,突然怪异的笑了一声,对着他看着位置说道:“想不到这样的小地方会有你这样的人,不用怕,我不是鬼。出来吧,也许我还能给你一点吃的东西……”
  日期:2016-05-22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