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4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罗贯中……梁健轻轻地念着这个名字,心底里的仇恨怒火如洪水一般在身体里咆哮,可他脸上却在此刻出奇地平静。
  西陵省副省长罗贯中,名为副省长,实际对西陵省的掌控力,却和刁一民不相上下。这样的实力,梁健就算了有了手中这个没有画面的视频,想要光明正大地为倪秀云声讨一个正义,也是不可能的。
  梁健的手指轻轻地敲着桌面,想为倪秀云报仇,只有两条路。一条路,从这个视频和上次倪秀云给他的那个录音着手,查清楚,罗贯中,张天一这些人背后到底藏了多少的罪恶。但是,这些人都不是简单人物,梁健想靠自己的力量去查,结果是可以预见的。只怕还没查到什么,就已经打草惊蛇,到时候不但没帮倪秀云报仇,反而容易把自己搭进去。要是求人?人早已求过,当初不行,现在相比也不会行。那么就剩下另外一条路。

  罗贯中在西陵省,确实是权势滔天。要梁健是单枪匹马地想和他硬来,注定是鸡蛋碰石头,不自量力。但,在西陵省,想将罗贯中拉下马来,可不是只有梁健一个。首先,从上任就一直被罗贯中压制着的霍家驹肯定是一个。其次,是徐京华。徐京华未必会明目张胆地和罗贯中开战,但他肯定也乐意看着罗贯中被拉下台,暗中帮上一两把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最后,关于刁一民,梁健却不太肯定。徐京华和刁一民的位置不一样,两个人对于罗贯中存在的态度肯定也有分别。从最近的一些事情来看,刁一民肯定不乐意看到罗贯中气焰嚣张,一手遮天的现状,但未必就希望罗贯中倒台。刁一民到西陵省时间不长,想要全盘掌控,还需要时间。如果这个时候,罗贯中倒台,接手西陵省代替罗贯中的未必是刁一民自己。所以,梁健猜测,刁一民可能更希望看到的局面是罗贯中被打压,但却又顽固存在着,用来牵制其他人,比如徐京华。

  虽然这是梁健的猜测,但梁健自信,起码有八分是对的。所以,梁健如果要想扳倒罗贯中,要联合的不是刁一民,也不是徐京华,而是霍家驹。对于霍家驹这个人,梁健了解的不多,不过,霍家驹那五百万梁健可是记着。
  想到此处,梁健眼睛一眯。诗经中有言:投之以桃,报之以李。霍家驹的五百万,梁健还没好好谢过人家呢。
  梁健将U盘仔细地收了起来。刚收好,梁健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梁健拿过一看,是之前那个陌生手机号。梁健忙接了起来,还没开口,就听到对面平静地声音:“东西拿到了吧?”
  “这东西你从哪里来的?”梁健立即问到。
  对方反问梁健:“重要吗?”

  梁健沉默。
  这时,对面又说道:“东西你现在已经拿到了,我希望你能尊重我们之间的交易。”
  梁健阴沉着脸色,他不喜欢对方这种威胁的语气。他说:“我可以尊重我们之间的这个交易,但你要告诉我,陈青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
  对方忽然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笑过之后,问梁健:“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梁健抿着嘴,没说话。但意思很明显。对方从鼻子里哼出两个声音,充满了不屑和轻蔑:“你觉得我在把东西给你之前难道会没想过这个问题?”
  梁健猛地怔住。是啊,此人如此小心翼翼,几次接触都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又怎么会在这个事情上留下空子。梁健心有不甘,却也不得不承认,在这个事情的主动权上,梁健终究是输了一筹。
  对方笑了一声,道:“我手里有很多视频,你要不要看一看,内容绝对劲爆!”
  梁健眉头一皱,内容劲爆?他还没来得及细想,就听得对方跟着说道:“倪秀云已经死了,你总不希望她死了还被人说吧?”

  梁健心里一震,顿时明白了对方口中所谓内容劲爆的视频是什么。倪秀云曾经给梁健的录音中,虽未曾明言,但言语之外总是不免会透露一些。梁健知道,她曾经历的。只是未曾想到,竟还有视频。
  “你想怎么样?”梁健咬牙问到。
  对方说道:“你放心,人都已经死了,只要你遵守我们的约定,我保证这些东西不会有第二个人看到。”
  “好!”梁健一口应下。他知道,他别无选择。
  电话刚挂断,门铃响了,吕萍送晚饭来了。梁健将小五和沈连清都叫了上来,三人用过晚饭,梁健叫住准备离开的沈连清,对他说到:“你帮我去查一查,看看霍省长喜欢什么东西,我准备请他吃个晚饭。”
  沈连清愣了一下,看了看梁健,觉得他今天有些不一样,可到底哪里不一样却又说不上来。
  梁健见他没出声,问:“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沈连清忙摇头,道:“没问题,我这就去查。”
  梁健点头。沈连清走后,小五却将一样东西忽然放到了梁健的面前。梁健看了一眼,不明所以,问小五:“你给我这个扣子干嘛?”
  小五回答:“这个是在天台找到的。”
  梁健皱了下眉头,小五去天台找到这样一个扣子然后交给了他,这其中的含义很明显。梁健将扣子放到了桌面,沉声说道:“陈青的案子已经结案了。”
  小五看着桌上那个扣子,像是没听到梁健的话,说道:“这个是袖扣,一般人不会戴这种东西。而且,这袖扣上有刻字。”
  梁健心里一惊,抬头看了小五一眼,又忙去拿那个袖扣,拿到眼前仔细一查看,果然在袖扣的背面,刻着三个字母。但因为有磨损,看不太清楚。
  梁健拿着袖扣,原本已经坚定的心又开始动摇。太和宾馆的天台,除了太和宾馆的工作人员,一般没有人会上去。小五发现的这个袖扣,很有可能跟陈青的死有关。

  可是,如果这个时候梁健食言,那么等待梁健的则是倪秀云死后都不得安宁,要被人嘲笑唾骂。他没能在她活着的时候帮她一把,如今她已经死了,他要是连最后的一点声誉都不能帮她保住,他……
  梁健一咬牙,将袖扣重新放到了桌上,没去看小五,开口说道:“天台虽然不开放,但去的人也不少。你怎么就能肯定一定和陈青的死有关?”
  小五正要开口说话,梁健烦躁地打断了他:“好了,既然已经结案,那这个案子就到此为止吧。”
  小五看了他一眼,迟疑了一下,什么都没说,扭身往外走。梁健看着桌上的袖扣,心底里只有一个声音,对不起!
  袖扣和那个U盘一起,都被梁健收了起来。
  这一夜,梁健久久难以入眠。好不容易也睡着了,也总是惊厥。折腾到了天亮,看着窗外迷蒙的天空远处泛起的鱼肚白,梁健再也睡不着了,也不想睡了。
  梁健拿过手机,翻着翻着又将项瑾那条短信翻了出来。看着那几个字,梁健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思绪随着窗外漏进屋里的光线慢慢地移动,渐渐地将许久不曾翻阅的记忆本子翻了开来。

  灰尘轻扬中,回忆一幕幕地跃入眼前。
  日期:2016-06-24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