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13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这性格要改一改,俗话说,做事要有做事相。你到乡下,要与乡亲们打成一片,你做事一定也有做事相。我记得当年的豫剧《朝阳沟》,下放青年到农村把麦子当韭菜,你说好笑不好笑?”张书记说着拿来挂围,伸出纤纤素手,亲自给他围上,“你看你,弄得满脸是鱼血,在乡下做事,老乡们一定会笑话你。记住了,做事一定要有做事相。下田有下田相,锄草有锄草样。你做得笨手笨脚,人家一看你是一个外行,会笑话你的,说你出洋相。”张书记拿湿帕子亲手给部下擦拭血渍;韩宝来怎么不对张书记死心塌地,谁遇上这样的领导也要为她卖命!

  “领导,你放心。我家里原先是半边户,我会做农活,再说我读的是农大,袁隆平大师的学生,我还有高级农技师的证书呢。”

  韩宝来老爸是公路局的工会主席,至今他妈还是农村户口,子女照样是农村户口,俗称“半边户”。
  “别老是往脸上贴金。读书打着水稻之父的名号,卖鱼打着我的名号。我还没有批评你呢。”张书记批评人的艺术相当高明。
  韩宝来晃悠着脑袋,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辩解道:“我真没高价卖给他们,就按市场价卖的。他们吃过之后,绝对不会喊冤枉的。”
  “你还高价卖?打着我的牌子卖,本身就是犯错误的。”张书记后面一句语气相当严厉,不过话锋一转,“还有多少鱼没卖出去?”
  “这是第四百四十三条。还有八百四十五条。”韩宝来计算得相当精准。
  “你卖这么贵——”
  “张书记,你看这鱼,是正宗的野生鱼。你看,它有野生鱼的品质。一是鳍上的刺锋利,利如刀刃。现在看这血,是鲜红的;鱼肉也是红滟滟的。再看鱼腹内,要是膈皮呈黑色,那是水质不好,有污染,你们看鱼腹内清清白白,说明什么?说明双璧水库的水库可以达到国家A类水质。再看鱼肠子猪小肠一般粗。吃饲料的,肠子又细又多油脂,再看里面的粪物,呈暗绿色,那是吃小鱼小虾的。最后你检查是不是三年的座塘鱼,你看这骨头,又硬又脆,骨头中间没有红骨髓,说明这条鱼有些年头了。这是最准确的测定鱼龄方法,造假也造不了。国家运动员就是根据骨质钙化,测定运动员年龄。喂饲料的鱼虽然也长得肥大,但是油脂多,骨头是软骨,还有红骨髓,因为靠激素催生长大的,养的周期短。你看,这是不是野生鱼?”韩宝来可是听熊司机说来的,他是现学现卖。

  “哟,还挺专业的。”张书记看这鱼果然与韩宝来说的是一样,当初她数钱,还以为韩宝来胆大包天连领导也敢坑,卖天价鱼给她吃。不过,她倒不心疼这六百块钱,为老乡们出六百块钱等于扶贫吧,但听说韩宝来打着她的牌子推销天价鱼,责任可全在她头上,她因此要问个明白。

  “你说得天花乱坠,我不信。呆会儿看你的手艺。老周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喜欢交际,他绝对会带客人到家里来的,他好那一口酒。不然,堂堂一个政法博士,读了那么多书,还是一个市党校校长。”张书记对韩宝来无话不说,当韩宝来是自己贴心人。想想看,韩宝来要不是她惯的,他敢打着书记的牌子卖鱼?再说也没人买账啊!
  “你先别告诉叔,让叔自己品评。”
  “哟,还挺会卖关子的。好,呆会儿,要是得到负面评价,看你脸往哪儿放?哦,电话来了。你叔的。”张书记的彩铃响了,她当着韩宝来的面接电话:“老公,我还等着你下厨呢,你还在哪?”
  “宝来呢?你打电话让他过来帮忙,年轻人整天泡在机关里,养得白白胖胖,一点都不懂世务,将来有什么出息?”当校长的,一出口就批评人。

  “早来了。我还能指望你一个堂堂博士大人下厨?快回来吧。菜都齐了。有客人吗?我可有小香河的客人,还是三个绝品大美女哦。”
  “好极了。小香河出美女。我这客人请对了,两个主人两个客人。两个主人,你能猜对。两个客人,一个老外,世界投资银行考察专家杰弗森先生;还有一个重量级人物,恕不奉告。”
  “不就是一个食客吗?快点哦。你不快点,我们开席了,留给你们的可只有残羹剩炙了。”
  “别、别,千万别,否则你要犯政治错误了。我再催一催。”吓得周朝晖校长赶紧挂了电话,催客人快点起程。
  果然不到一个小时,县委大院里开进三辆小车,第一辆是电视台的采访车,下来一个一身奶黄色滑雪衫的长发披肩的姑娘,跺着脚,回身关了车的保险,冻得唏嘘地埋怨:“外面好冷啊。”
  “小蓓,你爸呢?”
  “妈,别理他们。车开得比蜗牛还慢,我们先吃。”周小蓓狭黠地一笑,跟他爸一个德性,有客人,她也回家凑热闹了。妈一个人在家,从不回家陪妈,怕做家务,脏了她又白又嫩的小手。
  一会儿,开进一辆奥迪,车上下来一位老外,一头金发,年过半百,一身皮茄克;他腿长,一下车,还拥吻了女主人。这是法国礼节,贴贴左脸、右脸,先亲额头,再双唇相对吸吮一下。张玉屏是见过世面的,配合得很默契。
  韩文正市长从驾驶座冒出头来,关了车保险,开玩笑似地说:“尊贵的女主人,我们是用法国礼节,还是用东方礼节?”
  张玉屏狠狠地剜了他一眼,蹙紧眉头:“文正公,小女子可不敢有辱文正二字。”
  韩文正哈哈大笑:“我开你的玩笑,你倒开我的玩笑。人说周校长夫人厉害,我今天算见识了。”
  周朝晖也打好车保险,哈哈大笑:“我调教出来的女人,那是对得起党和人民的。宝来,怎么不出来迎接客人?”
  张玉屏瞪了他一眼:“你装什么蒜?他正忙得热火朝天呢。”
  韩文正说:“算了,算了,我的小老家啊,他最好的迎接莫过是掌好厨,让我们不虚此行。别影响他水平的发挥。”韩宝来也姓韩,官场上套近乎,那就是家门,五百年前还是一家人。
  现在的客厅可热闹了,一番介绍,杰弗森一双贼眼尽往三位水灵灵的村妇脸上溜,韩文正忙说:“对不起,杰弗森先生,她们是小香河村的女人,哪里还是没开发地区,不懂你们法式礼节。多多包涵。”
  杰弗森先生摇着手说:“非常好,非常好。中华传统美德都在她们身上看到了,矜持、稳重、贤惠、淑静。”
  张玉屏想,三个女人在陌生人面前,斯斯文文;没了旁人,不知道怎么跟韩宝来嘻笑打闹?
  好在客厅大,安一张大圆桌,还有看电视的空间。客人齐了,就上菜了。先是剁椒鱼头,一个大鱼头,剁成两半,盛在两个大花碟中,上面闪着红剁椒的红光,冒着一股热腾腾的清香。韩文正先给杰弗森夹一块,杰弗森戳了一丝丝放进嘴里,蓝眼睛突然睁得又圆又亮:“这是什么鱼?肉质成丝,丝般滑爽,肉香浓郁。”
  “我尝尝。”韩文正弄开鱼头的脑髓,舀了一汤匙,凉粉一般颤着,这是脑黄金啊,“嗯,鲜!大家都动筷子,随意吃。做菜的功劳,就在于我们吃得开心。小香河的嫂子、媳妇们,不要客气,你们怎么光看着不动手,韩叔帮你们动手吧?你看小蓓,多会吃,她吃鱼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