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12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怎么行?就是盘算着把鱼卖给鱼贩子,我们也赚大了。”老熊可会算账了。

  贺玉娥说:“宝来,你别固执了。这是为公家,又不是为了你个人。这哪里是中饱私囊?”
  “别说了。我自有安排。”韩宝来挥手止住贺玉娥的话头,他先给张玉屏书记打通了电话。
  “宝来,工作开展得怎么样了?下乡两天,过得还行吧?”张书记语气中颇为关怀,其实怕这个大少爷吃不了苦。
  “还好。只是眼下我遇到麻烦事,向你求救来了。”韩宝来说得可怜巴巴,向领导说话,就是要说得严重一点,才会引起她的重视。
  “你不会给我捅大娄子了吧?宝来,有事说事,如实汇报。”
  “我不是到了小香河村吗,我为了给集体筹一笔款子,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做通他们的思想工作把双璧水库的大鱼,超过十斤的全拉到县城卖。今天起了一个大早卖了一整天,我们才卖掉三分之一。不瞒书记说,我打着你的牌子推销了,拼着被你克一顿,我也硬着头皮卖了。现在还有一大车,好在现在是冬天,我刚给鱼换了水,鱼还跳得很欢,要是一车鱼明天销不出去,死几条的话,我可好心办坏事了。怎么对得起冒着严寒下水库捞鱼的老少爷们?”

  “哦,你这坏小子,平时鬼主意挺多的嘛,这次江郎才尽了啊?”张书记不知是褒奖他,还是责备他,“你是不是想打我什么主意?别不好意思开口。”
  “我们卖了一天鱼,能不能到你府上打个牙祭?我可以帮你打下手的。”韩宝来有点死皮赖脸。
  “几个人?都是乡亲们吧?我得赶紧买菜,不然只能吃冰箱里的菜,我不能对不起老乡,你不算客人哦。”
  “我不上算的话,四个老乡。那我就带大队伍进县委大院了,我还想把车在院里停一宿,请武警辛苦一点,帮我们也看看。”

  “嗬,你这小算盘打的精明,敢情我还要给你提供住宿?”张书记笑着说,“乡亲们难得进城一趟,你不能让人家睡大街吧?你的住宿,我可不管了。”
  “我还是守鱼。睡车上吧。”
  “这样,宝来,你卖条大鱼给我,我数钱。选条你最喜欢的。按你今天的销售价,你要是敢搞鬼,我给你行政记大过。”张书记这个女人精,她早就算准了韩宝来想要干什么。
  “张书记——”韩宝来绝望了。
  “你少来,我平时怎么叮嘱你的?手不沾钱,做人清清白白,为官一身干净。好了,你快点过来帮我打下手。我给老周打个电话,让他回家陪客人,看他能不能带点酒回家?你是半个主人,你要陪好老乡们,你以后的工作才好开展,懂吗?我这是为你日后大展拳脚,帮你铺路。”张书记的话,字字千钧,说得韩宝来不敢有半点鬼主意。
  韩宝来选了一条二十斤重的石斑鱼,张书记穿着风衣,看韩宝来跟一个五十岁的师傅用竹扁担伸进鱼腮里,抬着一条乌黑的鱼,黑鱼有一人高,尾巴还拖在地上,黑鳞亮闪闪地,在地上叭嗒叭嗒胡乱拍打。张书记看后面跟着三个穿羽绒服的村妇,个个生都白净、身材窈窕,她多次去过小香河,知道小香河的女人掐得出水,没什么好奇怪的。
  “先过磅。”张书记铁青着脸挡在院门外,先做好交易,六百块。张书记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才允许韩宝来把鱼抬进院子里。
  韩宝来原来是张书记家的常客,他拿出张书记家的柚子、脐橙、糖果来待客。张书记记忆相当好:“你是贺主任吧?你爱人是乡干部?对吧?”
  “你叫吴小凤。村主任老婆。手脚麻利,敢作敢为。全村数你最能干,都叫你穆桂英。”
  “你叫何月姑,刘老爹儿媳妇,你男人是村支书,做事一个顶俩。你的大号是男人婆。”
  张书记的记忆让三个女人惊呼起来:“张书记,别人说贵人多忘事。没想到,张书记还记得我们这些草民。”
  “不能说草民。”张书记握着何月姑的手说,“他还好吧?”
  “他呀,”何月姑瞥了韩宝来一眼,吃吃地笑出了声,“他很亲民。不过,出水才见两腿泥。怕他是——”
  “怎么啦?怕他哄你们开心?”

  “是啊。你看他一个城里大干部,跑到我们村寨里吃那个苦头,图的啥?还不是踱金,搞政绩。将来一个调令,我们眼巴巴地瞅着他远走高飞了。”何月姑真敢说。
  张书记指着韩宝来说:“我给你们做主。他不搞上三年五载,不把村寨搞富,不搞出一个样板村来,他就窝在你们村寨。”
  “三年五载?”三个女人一片惊愕,然后黯然了。
  张书记看三个少妇的表情,嫌三年五载太短,韩宝来才去两天,一天还在卖鱼,她们就嫌三年五载太短,难道还想天长地久?张书记是个精明强干的父母官,马上话锋一转:“你们可不能舍不得宝来,宝来嘛,他要是抓出典型来,全县人民要需要这样的好官,他要带全县人民奔小康啊。他是大领导了,他是从小香河升上来的,难道对你们小香河没有感情吗?你们私心可不许太重,要从宝来的未来着想,对他一辈子负责任。”

  贺玉娥缓过神来,脸上堆满笑容:“不会的,不会的。没有宝来,一样的过日子。”
  这话怎么听起来那么别扭?赶紧又补救了一句:“我们爱宝来,是他亲民。不,不是、不是爱,是敬重、尊重。”
  贺玉娥脸颊烧得滚红了,方知道平时他们开玩笑惯了,现在在正式场合,很容易出现口误,心理学上说,出现口误不是无缘无故,而是有情结的。好在张书记不会小心眼,她豁达一笑:“别紧张。你们能团结在他周围,我就放心了。我怕就怕他不能融入到你们当中去,而是端着官架子,一副高高在上,老子不与你们同吃一锅饭,同甘共苦。他的级别可比书记乡长高。为什么不挂职乡里面?我怕他在乡里面,就是被那些乡长、书记灌**汤,把他灌得晕头转向,把我一个有作为的青年灌成官老爷了。”

  韩宝来内心一热,剥好了柚子,说:“你们吃柚子,我做菜去了。”
  “我们做吧——”三个女人几乎同时站起来。张书记笑着说:“让他做去。你们是客,他不是做一回两回了,他的手艺比我高,做事有创意。你就拿这一条鱼,你们做,你们会怎么做?”
  贺玉娥很有把握地说:“先煎得两面焦黄,再放水煮呗。”
  吴小凤看张书记轻轻摇头:“不,先炸一下,把皮炸酥了。”
  何月姑就质疑了:“这么大一条,你炸得了吗?”

  熊司机吃着橘子:“月姑说的话,有几分在理。我在酒店吃三文鱼,吃过一鱼三吃,估计宝来会做成一鱼三吃。”
  张书记神秘地说:“呆会儿,我们就知道了,他会做成一鱼几吃了?”
  张书记开了电视给客人看,她到厨房打下手,看韩宝来不围挂围,正在砧板上用刀解鱼,嗔怪似地说:“说你一百遍了。你要围挂围,弄得全身是鱼血,人家还以为你是屠夫呢。”
  韩宝来说:“我卖鱼的时候,已经溅了好些鱼血,还没换呢。再溅上几滴也无所谓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