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7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来,韩村官醒转过来,但没有意识,有呼吸,有心跳,但没有知觉;于是大伙七手八脚将他抬到竹椅上躺下,再给他掐全身、刮痧、针灸、拔火罐、给他泡脚,给他打点滴,忙到天亮,韩村官才恢复知觉,意识清醒,能正常用说话。打完两瓶生理盐水,能下地走动。
  全体村民绷紧的弦才松弛了下来,大伙儿有了说话声。

  贺主任此时才穿上外套,关切地问:“韩村官,昨晚你怎么了?你还记得起来吗?”
  韩宝来闪了闪恢复神采的大眼睛,抿了抿还没血色的细长嘴唇,茫茫然地摇了摇头:“记不起来了。当时,我想看看鱼——对,我走动走动。突然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会见鬼了吧?村官,你有没有烧香?”骆雁听村官描述当时的情景,她有点毛骨悚然。
  韩宝来摇了摇头。村民们赶紧撺掇他给祖宗灵位烧炷香。韩宝来看村民们费尽周折救醒他,他可不能拂了她们的一番好意,接过村民递过来的一炷香,朝全村的列祖列宗长生牌位拜了三拜,上了一炷香。

  贺玉娥可急死了,姚书记把一个村官交到她手中,要是出了事,她可怎么向上级领导交待?谢天谢地,总算韩村官醒过来了。刘老爹马上下了捞面,捞面有鸡蛋、腊肉片,加了葱花。他亲眼看村官唏哩喝啦吃一个底朝天,他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心里直犯嘀咕:好孩子,大城里不呆,跑到我们乡下来,可吃苦了!
  韩宝来现在感觉浑身有劲了,他知道是谁偷鱼,但她是怎么让他昏死过去,至今他没弄明白。估计也不是真要他的命,否则发现他之后,他早就一命呜呼了。
  何玉姑有警觉心:“韩村官,是不是有贼偷鱼?你被贼打晕了?我们报警吧?我发现你躺倒的走廊,有鲶鱼粘液,还有发夹。”
  “你当时怎么不早说呢?现场都被破坏了。听说警察查脚印就会查出来的。”吴小凤当时只顾救人,她没心思想那些问题,她怪何玉姑现在马后炮,怕现场破坏了,报案也是白报。
  韩宝来没正经地说:“你不会看到是我撒的尿吧?”

  “呸——”何玉姑脸红了,“尿有臊气,鲶鱼粘液只有有鱼腥味,这我分得清。不信,你们去闻闻。”
  “闻你个头。现在全村人都踩过了,什么气味都没有了。”
  “别瞎猜测了,放正是我体内排出来的东西。当时酒喝多了,意识有点模糊,可能急火上身。我没想到这是祠堂冲撞了神灵,我该受这个惩罚。”韩村官一口咬定是他所为,他想保护她,不想废了她那个家,她也是个可怜的人,不能为了一条鱼,故意伤害公务员判上几年,那就不值得了!
  韩村官不像是开玩笑,男人最忌讳的事情他都承认了,众人不再追问。那就说卖鱼的事情。
  一大早,韩宝来联系了一台东风大卡车进村拖鱼,点了数目,还贴了标签。贴标签是韩村官的新鲜玩艺,有点像小广告:“双璧水库鱼 产地:小香河村 编号:00--”,一共是一千二百八十八条,是个吉祥数字,留下一条晚上回村打牙祭。
  刘老爹有经验,先拿来自家的地膜纸覆在车里,再抽满水,水里放适量的盐,然后将一千二百八十八条大鱼投放了进去,再在上面蒙上网子,保证路上万无一失。
  至于谁押车颇费周折,最后选定三员女将:贺玉娥、吴小凤和何月姑。韩宝来本来要坐前面的,老熊司机说,你坐后面透过后面玻璃,照看着鱼是不是把网子捅破。韩宝来心里想,你个老货就是想个美女坐前面。

  结果,贺玉娥坐到前面去了。韩村官被吴小凤和何月姑夹在中间,他可以透过玻璃看清鱼的动静。其实,那鱼网你就是用刀也难划开。
  山间小道一路颠颠簸簸,韩村官重任在肩还真不敢大意,每次车抖动一下,他的神经也跟着抖动一下,鱼跳得很凶,但是网子太结实了,它们要绷上一米多高,能顶到网子不错了,对网子的冲击力可以忽略不计。但韩村官还是神情紧张,眼睛一刻也没离开鱼。
  直到,他眼睛发酸发胀,才摘下眼镜用衣襟擦擦;不擦还好,擦了更模糊,山间的雾气很大。韩宝来觉得腿子被推了一下,他下意识抓到一只手,手上有股热量电流一般传来,是一方绣花手绢,是吴小凤的!韩宝来血气上涌,还是瞟了一眼何月姑。何月姑颠簸了一会儿,恹恹欲睡。宝来接过,朝吴小凤浅浅地笑了笑,眼光不敢瞅她,只顾慢动作,擦他的镜片。
  擦完,他想还给她,但他没敢碰她的手,刚才碰她的手,好像有异样的感觉,他怕再碰上她的手,怕触电。

  吴小凤眼睛斜睨了他一眼,然后摆摆手,示意他留着擦镜片用——韩宝来眼睛余光瞟了一眼何月姑,何月姑粉白的脸上抿成了一个甜美的笑,欲盖弥彰地压抑着笑,此是无银三百两,娘们是装睡的,明察秋毫哩。
  韩宝来捏着手绢不禁汗津津,他没怎么着她们,她们倒弄了一个局让自己钻进去——韩宝来心想,好厉害的货色!却不是泡同学那般单纯,她们无声胜有声,她深藏狐狸尾巴,神情内敛、绝不声张,她们要颜面又要风骚。
  韩宝来知道此时不能还手绢了,还了不仅损了吴小凤颜面,还会赖上何月姑多管闲事。此时,他只有装着没事一般把手绢塞进口袋里。何月姑果然不一颠一颠笑了,何月姑心里有股子酸味,我不是吃醋嘛;我为啥子吃人家的醋?人家有本事沾上他,我论长相有长相,论水色有水色,比她吴小凤还多几分女人味。只要他这只猫吃腥,有她的,肯定也有我的份,何月姑心思缜密,出水才见两脚泥,看谁沾上谁还不一定呢。

  车行了二个多小时,进入了铺了细沙的乡镇公路,路好多了,车平稳了,鱼蹦极的机会也少了。韩宝来收回了目光,想阖目养神。

  她感觉左边有只手推了推他的大腿,他看了一眼吴小凤,吴小凤正看着窗外的风景,不是她,应该是右边的何月姑,韩宝来想,可是你惹我的,别怪我,韩宝来朝她颔首示意。何月姑先哼了一声,恨得嘴、鼻子、眼睛缩成了一团,意思是明明我推了你,你看吴小凤干吗。只许州官放火不兴百姓点灯!
  韩宝来唇动了动,没发声,你读唇语吧——有事吗?
  何月姑打了个尿颤,指着下面,眼睛眨巴,跟他一样打着哑语:我喝多了汤水,现在尿急。她又指指后面的鱼,刚好车蹦了一下,静了很久的鱼又窜了一阵。
  不知是韩宝来会错意,还是故意的:“熊师傅停下车,我下去检查一下。好像绳子有点松动。”
  熊司机嘟囔一声,刹了车:“进城还远着哩,你要好生绑稳扎。”
  何月姑车一停就下去了,韩宝来也跟着下了车,他走到车后,哇,他看到眼红心跳的一幕:何月姑等不及了,哗地一声解了裤子,乡村妇女的裤子一拉到底,韩宝来忙装着拉绳子,目不斜视。
  何月姑系好裤子,外面的风紧,她先呵着热气上了车,老熊探出头来,怪怪地骂他:“妈的巴子,你挡住反光镜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