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9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内侍总管领了王命之后,马上出去和身边的小内侍一起分兵两路。差不多一顿饭的功夫之后,内侍总管带着两个中年人和一个随从打扮的年轻人进了内堂。对着淮南王行礼之后。小刘安亲自向吴勉和归不归二人介绍了这两位淮南国重臣。年纪大一点的是御史大夫毛周,相对年轻一点的是相国雷被。不过向他们介绍吴勉三个人的时侯,那两位淮南国重臣却颇不以为然。当时正是孔门儒生和黄老之术的修士分庭抗礼之时,一般儒生见到了修士,大多不会给什么好脸色。只不过给淮南王面子,没有当场发作而已。

  看到场面稍微有些尴尬,淮南王小刘安向两位近臣询问刚才两个使团发生了什么事情,算是化解了这一份尴尬。
  相国雷被从头到尾经历朝廷使臣暴亡的事情,当下他以当事人的观点说了事情发生的经过。当时雷被正在陪着朝廷使团饮酒。本来按着规矩,这顿酒宴必须要淮南王亲自作陪,不过刚才和吴国使团的冲突。正好成为了淮南王不便作陪的理由。
  酒席宴间,正副两位特使都在游说雷被。请他劝说淮南王不要趟吴国和其他几国的浑水,这次的正使刘憧算起来还是刘氏的远亲。只不过这亲戚太远,连个侯爵都没有混上。本来他还想借着自己皇亲的身份来劝说刘喜的,不过现在淮南王正主压根就不出现。他只能退而求其次来请雷被代为转达了,而淮南国的相国大人一直在装糊涂,从头到尾都是一个意思,该说的我说。不过我们淮南王如果处置,就不是我一个相国左右了的。

  看到相国松口之后,刘憧的副使拿出来送给雷被的礼物。他将一块无暇美玉送到了雷被手上,说道:“本来想着先办完皇命之后,再去拜望大人的。不过既然在这淮南王府遇到相国大人,索性就向这一件小小的玩意儿送于大人。临出京的时侯,陛下还说起过相国大人,陛下也是听说过大人您的,说您在一个小小的淮南国受了委屈,才华不得已伸展。向大人这样的才华,就算在朝中担任相国都不为过。再加上一个万户侯的爵位……”

  这句话说完,本来还笑眯眯的副使脸上突然变得痛苦起来。随后一口鲜血喷出来。这口血喷出来的同时,他的身子已经倒在了地上。随后副使的身体开始不停的剧烈抖动起来,一股黄白色的液体混合这鲜血不停的喷出来。
  当时。所有人都以为这位副使得了急症。酒席宴间是有使团同来的修士陪席的,这些修士都没有看出来是有人用术法害了副使。当下,雷被急忙让侍候的内侍喊过来王府的大夫。只是在大夫到来之前,那位副使大人已经回天乏术了。
  见到副使死后,正使刘憧当下就变了脸。他以为淮南王已经和以吴国为首的七国结盟,事到如今,刘憧反而发作起来。当下带着使团众人一起闹了起来,要雷被去找淮南王要一个解释。
  毛周那里的事情和这个差不多,只不过吴勉使臣出事的时侯。他正在如厕,当下带了事发之时一直守在现场的随从回来,让他对淮南王讲述一遍。

  吴国使臣暴亡和雷被见到的也查不多。不过他们死的人多了一点。加上正副使一共有六人遇难,他们也是在酒宴只见,吃喝着便突然口喷鲜血。随后不久便气绝身亡,现在加上朝廷的副使,不到半天已经七人身亡。本来打算将这七具尸体送到了府外的官衙找仵作验尸的,因为王府已经被大军围住,现在送到了王府中的一处偏房。
  听到了尸体已经被存放起来,归不归突然来了兴趣,对着淮南王说道:“殿下,如果不介意的话,让人将那几句尸体送到这里来。弄不好,这几个死人还能告诉我们一点什么……”
  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之后,淮南王派亲兵送雷被和毛周回府。他们这样的儒生,也不会对稍后的事情感兴趣。一刻钟之后,七具尸体被摆放在了内堂外面。在吴勉和归不归的陪同之下,淮南王走出了内堂。虽说这位淮南王殿下的城府超过了大部分的成年人,不过到底是孩童心性。他也好奇这七个死人能告诉他什么。
  将带着七具尸体上的白布扯开,露出来里面七个肤色铁青的尸体。见到了尸体之后,归不归微微的皱了皱眉,随后对着看过这几具尸体的内侍总管说道:“他们死的时侯就是这样吗?”
  看到了这几具尸体之后,内侍总管的眼睛就直了。“刚死之时和一般的死人没有区别,怎么这么一会功夫,身子都变青了……”
  内侍总管说话的时侯,吴勉已经走到那几具尸体的面前。翻开了其中一个的眼皮,看了一眼之后。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回头对着归不归说道:“你说的对了,他们还真的说话了。不过这话我听不懂,你来给翻译一下?”
  “就好像我能听懂似的,大家不都是瞎蒙吗?”归不归笑嘻嘻的走到了吴勉的身边,翻开旁边另外一个死人的眼皮。看了一眼之后,转头看着吴勉苦笑了一声,说道:“这个要我给你翻译?你们俩刚说了话也没有多久,怎么快你就把他忘了?”
  严格来说,吴勉和归不归都不算是看到的。当他们俩各自扒开死人眼皮的时侯,一股熟悉的气息顺着被死人的眼眶冒了出来。这股气息一年多之前他们曾经在长安感受过一次,那次的时侯,这个气息的主人经常说一句口头禅:太难看了……
  这股气息是故意泄漏出来的,明显带着挑衅的意味。不过这也符合白袍神秘人的性格,要不然一年多之前,也不会闹出那一场风波。现在白袍人卷了进来,事情便不再想吴勉和归不归之前想的那么简单。那白袍人上次出现完全就是在戏耍吴勉,凭道行术法的话。全胜时期的归不归都不敢说在白袍人之上。
  “你们不是百年不见得老朋友吗?”吴勉看了一眼归不归,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还以为只有你能听懂他的话,现在还是不打算介绍给我认识,是吧?什么事里都有他,这个这么难看的人这次又想干什么……”

  说到这里的时侯,吴勉心里瞬间出现了一个念头。随后一阵不好的预感紧随其后,他猛的回过身来,对着站在他身后几丈开外,一直都没敢靠前的淮南王小刘喜说道:“退后,回到屋子……”
  “太晚了”没等吴勉说完,空气里面又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找个地方避雨吧。要不就太难看了。”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侯,躺在地面上的七具尸体突然一不可思议的速度膨胀了起来。只是眨眨眼的功夫,这几具尸体就好像是被吹气吹起来一样,瞬间膨胀了一倍有余。
  这时候,归不归也明白了过来,他的身子瞬间在原地消失,直接使用遁法要将淮南王带离这里。不过这就在归不归消失的同时,那几具膨胀到了极致的死尸突然同时爆开。七尸体一声闷响,爆裂的尸体里面好像天女散花一样,飞溅出来无数个筷子大小的九曲虫。远处的小刘喜躲闪不及,只是一瞬间,他的身上就密密麻麻的爬满了这种九曲虫。
  “葱子!”这位淮南王小刘喜瞬间喊破了音,他一边尖厉的喊叫着,一边拍打着自己身上的九曲虫。嘴里时不时的带着哭腔说道:“没你们这么坑人参的!和你们说了多少次了,我们人参最怕虫子!”
  日期:2016-05-22 07: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