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猎艳记》
第511节

作者: 江南一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志强没等聂倩那边说完,直接就开着车往刘艳住的地方去了。
  其实方志强是有办法安排聂倩的,他在刘艳楼上还有一套房子,已经绐了租金了,却没住,房子空着在那,他完全可以把聂倩安排到那去,但是他就是不想,他不想再与聂倩存在任何联系,除了今天晚上。那房子即使是空着废着,他也不想给聂倩住。要说他心里不恨聂倩,那是假话,实际上他对聂倩的恨一直都在,特别是在秦小军上次这么对他之后,他就更加的恨聂倩了。
  聂倩似乎有太多的话太多的委屈要向刘艳说了,一直在那哭着说着。
  方志强也懒得理会,自己专心开车。
  终于,等到车快要开到刘艳家的时候,聂情也终于是打完了电话,一边拿过车上的纸巾擦眼泪一边把手机递给方志强。
  方志强把手机放在车上,问道:她答应了没有?

  我我忘了问了。聂倩的确是忘了问了,一直都在诉说委屈去了。
  我再打过去问问。聂倩再次去拿方志强的手机。
  算了,马上就到了,而且,她也肯定会答应的。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样的绝情。方志强冷冷地道。
  聂倩听过方志强的话之后,再次沉默,然后一身不吭地坐在了车上。

  方志强把车开到了聂倩家的楼下,然后把车给停住,停住了之后,对聂倩说道:到了,下车。
  自己直接打开车门下车然后就往楼上走去。
  聂倩连忙跟上了方志强,可能是因为冷,紧紧地裹住了方志强的大衣。
  方志强走到刘艳家的门口,直接敲门着。
  谁谁啊?里面很久之后才传来刘艳紧张的声音。可想而知,一个单身女人住着,但半夜的听到外面有人敲门,能不紧张不害怕吗?

  我,方志强,开门。方志强说道。
  哦。刘艳听到是方志强的声音才把门打开。
  你怎么来了?你怎么来了?刘艳连说了两句你怎么来了,第一句是说的方志强,然后又见到了站在方志强身后的聂倩,第二句是对聂信说的。
  方志强没说话,直接走了进去,然后坐在了刘艳家的沙发上。
  刘艳,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聂倩看到刘艳,一下子泪水又汪汪的往下流,然后紧紧地抱住刘艳。
  刘艳本来是对聂倩一肚子火气,很看不起这个最好的姐妹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但是在听到了聂倩的处境以及现在这个样子之后,心里的火气早就已经变成了可怜了,抱着聂倩在那安慰着聂情。要知道,曾经她们俩就真的像是亲姐妹一个样的。
  方志强坐在沙发上抽着烟,任由两个女人抱在一起哭在一起,他自顾自的抽烟,也不说话。

  当一根烟抽完了之后,方志强见到两个女人还抱在一起,忍不住地说道:你们两是准备就这样抱一晚上吗?
  滚。刘艳松开聂倩白了方志强一眼。
  你们俩过来,我把事情给说一下。方志强接着道。
  怎么了?刘艳走过来问着。
  刘艳,你也看到了,她现在就是这个样子,被她钓的凯子给一脚踹了。方志强指着聂倩道。
  行了,强子,她都已经这么惨了,你就饶了她吧,别这么说她了。刘艳看了看聂倩,心疼地对方志强道。
  怎么了?难道我说错了吗?方志强道,接着又说了:你也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了,身无分文、无家可归,没有亲人没有朋友,现在是流落街头要被冻死饿死的时候我把她给带回来了。不管怎么样,我不能看着她冻死饿死,你也肯定做不到。我总不可能把她给带回我家去,所以,你就收留她吧。
  方志强说完之后,自己又打开了钱包,从里面掏出了钱包里面所有的百元大钞直接放在了桌子上,说道:聂倩,与你一样,刘艳也几乎是身无分文跑到上海来的,上班也没多少钱,而且开销也大,她也不太可能养的起你,负担不了你。这里有些钱,是我身上所有的钱,估计四五千左右,这笔钱你也不要说借,就当是我给你的,我也就当是做了件好事捐点钱绐希望工程一样,怎么花这笔钱那是你自己的事。做到这里我已经足够仁至义尽了,我最后说一次,以后你聂倩是死是活都跟我再也没有半毛钱关系,以后你就算是要死了,给我打电话我也绝不会接。就这样,刘艳,人我带到这里了,你愿不愿意收留以及怎么安排那都是你的事情,跟我没有半点关系。我先回去了。

  方志强说完就往外走去。
  等一下,你着什么急啊。刘艳叫住了方志强。
  干嘛?你还有什么事?方志强问着。
  你也看到了,她这有伤,脸上有,身上也有。必须带她去一趟医院检查一下,看看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另外,脸上的伤也得处理一下,她一个女人,要是不处理脸上留疤了,那就不得了。刘艳说着。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打的?她脸上有没有伤也与我无关吧?方志强冷冷地道。

  方志强,你有完没完啊。你要么就不要管她啊,你既然管她了就管到底啊,起码今天晚上管到底啊。你这把她往我这一带,我怎么办?你不管难道我还能不管吗?她这身上的伤虽然是她自找的,但是即使是自找的也得去治去敷药啊,你有车你不管,我这大半夜的上哪找车带她去医院?刘艳生气地说着。
  方志强愣住了,的确,刘艳倒是说的对,这个麻烦的确是自己给刘艳找的。自己把麻烦甩给了她,她就没人可以甩了。
  算了,不用麻烦你们了,没关系的,过两天自己就好了,皮外伤。聂倩连忙道。
  你也别在这假惺惺的了,什么叫没关系?要是留疤了怎么办?还有你这身上,谁知道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告诉你,如果只是皮外伤你不愿意起诉他也就算了,如果真的打出毛病了,你要不找他赔偿谁也救不了你。走,跟我去换衣服,穿我的衣服,然后洗把脸把头发梳一下,然后去医院,不管怎么样,全部检查一下治疗一下才放心。刘艳说着,然后拉着聂倩往房间里去了。
  方志强郁闷地坐在沙发上,他没办法,只能是在这等着,然后再送聂倩去医院。
  他的心里真的是很烦很不舒服,但是却也无可奈何,他不可能真的不管不问。

  方志强等了很久之后聂倩和刘艳才走了出来。聂倩穿戴了整齐,穿的是刘艳的衣服。刘艳提着包,拉着聂倩对方志强说道:走吧,去医院。
  方志强点点头,站了起来,往外走。
  强子,这个,你拿着。聂倩叫住,方志强,把一张纸递给了方志强。
  方志强看了看,是一张欠条。
  这笔钱我得拿着,就当是我借你的,我找到工作赚了钱之后就立即还你。聂倩说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