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4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聚阴符,是对付烈阳符最简单也最有效的方法。只可惜的是,这道阴风吹到那淡绿色的火焰上之后,只是将火苗吹的稍微晃动几下,别说让火焰熄灭了,就是让火焰稍微变淡都没有做到。

  这下白启文不淡定了,自己手里连忙又拿出来好几张聚阴符,然后又招呼着让其他人救他。
  周围众人早就暗中准备,听他一喊,连忙也拿出聚阴符过来,一起对着那淡绿色的火焰施符。
  白启文倒也了得,自己一口气居然连续用出来三张聚阴符,再加上周围人七手八脚的五张符,共计八张聚阴符用过之后,才把这淡绿色的火焰终于熄灭了。
  虽然我的道炁比众人强的多,但前后一共九张聚阴符。加上一开始白启文那带着黑气的道炁,这么多力量才勉强抵消掉我这一张烈阳符,不得不的说,那墨绿色的能量,实在太过恐怖。
  小小的房间内,一片鸡飞狗跳,等那淡绿色的火焰终于消失之后,云南玄学分会的众人才终于松了口气,一个个面面相觑的互相看着,最后把目光转到我身上。
  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浓郁的苦涩。
  我微微一笑,“试过我的斤两了,现在可以一起动手了么?”
  白启文不说话,显然心里在做艰难的挣扎。
  但我不得不承认,这个心里卑劣的家伙。还算有几分勇气,不一会儿,他脸上重新涌出一道狠戾之气,咬牙说道,“刚才那道符箓力量虽强,但他肯定也消耗了不少道炁,咱们有十个人,怎能被他一个人吓住?”

  他对着周围众人看了一圈,手里重新拿出一张幽黑色的怪异符箓,当先朝我走了过来。嘴里最后吐出来三个字,“一起上!”
  其他人的凶性也被他激了起来,纷纷拿出来各种符箓,一起怪叫着朝我扑了过来。
  试过了那墨绿色能量的恐怖之后,我这时候有了充足的信心。干脆也不用符箓了,直接引出体内道炁,朝着扑过来的十个人轻轻一推。
  带着淡淡绿色的道炁,在空中形成了一道完整的光柱,将他们十个人丢出来的符箓全部挡在了外面。
  各种符箓引发出来的或是火焰,或者阴风,在这粗大的光柱面前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没用多久就全部被击散了,只有白启文那个幽黑色的怪异符箓,爆发出来一片浓黑色的雾气,将我的道炁包裹了一小段。

  不过很快,那浓黑色的雾气中就出现了一丝淡绿,紧接着,我的道炁突兀膨胀起来,直接将那片黑气冲散开来。
  这之后,我的道炁光柱再无阻挡,朝着十个人猛冲过去,将他们全部击的飞退出去,四散撞到四周的墙壁上。
  将云南玄学会的十个人击的四散飞出之后,我的道炁光柱还有诸多剩余,在空中盘旋一圈之后,回到我身上,将我包裹起来,然后缓缓的蕴进我身体里。
  而此时,白启文等人,脸上已经不是苦涩,而是浓浓的震惊和迷茫。尤其是白启文,口中一边咳血。一边喃喃自语道,“这怎么可能?就算韩稳男和张昆仑,也不应该这么强啊……为什么?”
  说实话,不光他震惊,就连我自己也很震惊。这种奇异的墨绿色能量,似乎对其他人的道炁有种天然的克制,一次又一次的给我惊喜,让我几乎不敢置信。
  略微稳定心神之后,我看着瘫倒一地的云南分会众人,摇了摇头,也没再说话,便起身离开了。

  此时已经临近他们去观摹真龙脉的时间,我这次也没有留手,身上的伤势足以影响到他们对龙脉之气的吸收,算是他们为自己行为付出的代价吧。
  当然,我也没有把事情做绝,毕竟还有几天时间留给他们,到时候能不能解决掉身上的伤情,那就是他们的造化了。
  屋里的动静不小,但相对于他们之前聚在一起的喧闹声。其实也不算什么,更何况屋门还早早被白启文关了起来,声音并不能传到外面,所以也没引起玄学总会的关注。
  我出了房门,往自己房间回去的路上。却意外遇到了张文非他们。
  除了许书刑之外,广东分会的其他八个人,正急匆匆的往我这边跑,撞到之后,我们都是一脸的意外。

  我错愕的问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张文非则是一愣,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匆匆跑到我旁边,朝我身上一顿猛看,然后才反问道,“你没有受伤?”
  “我为什么会受伤?”
  “我见你那么长时间不回来,出去找你又找不到,还以为你去了云南分会,找那群杂碎去了……”张文非抹了一把汗,可能是因为伤势还未痊愈,忍不住咳嗽了几声,然后才庆幸的说,“看来你没去,那还好,那还好。”
  我冲他咧嘴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其实……我刚从云南分会那边回来。”
  一群人刚刚松下去的那口气还吐出来,听我这一说,又同时瞪大了眼。
  “那你怎么……”
  张文非还没说完,我就轻笑着打断了他。“我早跟你说过了,那群人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一群跳梁小丑而已,除了会用点毒术之类的邪门歪道,其他的根本不足挂齿。要是他们真有什么本事,也不至于排在癸字区了。”
  一群人面面相觑。最后才终于群情振奋起来,纷纷嚷着说,“周易一个人就把他们全解决了,看那群杂碎以后还敢不敢再蹦达。”
  张文非也终于舒了口气,不过跟别人的兴奋不一样。他脸上还是挂着浓浓的担忧。

  我们站在原地聊了一会儿,因为时间不早了,担心找来玄学总会的人,很快就一起回到了丁字区。
  等各回各的房间之后,张文非才一脸担忧的问我说。“周易,云南分会那些人伤的重不重?”
  我点点头说,“我没留手,至少比许书刑的伤要重,应该跟你的伤差不多。”
  张文非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急冲冲的说道,“你怎么这么不知道轻重呢?他们重伤肯定要影响到观摹真龙脉的,你就不怕他们破罐子破摔,跟总部的人举报你?”
  自从墨绿色能量将我体内分出来五道道炁光柱之后,我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对观摹真龙脉感觉可有可无了,现在我很需要这次机会。
  但对张文非说的情况我并不在意,我笑着说,“我当然怕,不过我需要这次机会,他们也同样需要。甚至比我更需要。更何况还有几天时间,人都是有侥幸心理的,只要还有希望,他们就会寄希望于这几天治好伤,而不会跟我鱼死网破。”

  “更何况……”我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就凭他们,见识过我的实力之后,还敢继续自寻死路吗?真要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不介意再给他们一个最深刻的教训。”
  听了我的话,张文非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点点头没在说话,只是脸上的担忧还没有完全褪去。
  说完这件事之后,我就躺床上睡觉去了。这几天连续几场恶战,再加上晚上都在研究那种绿色能量,我的身体和精神虽然远超常人,但也感觉到了疲累,今天索性就好好休息一下。
  第二天一早,我才刚醒过来没多久,就有人过来敲门。
  我以为是许书刑那些人,过来询问昨天的事情,就没在意,过去打开了门。
  结果站在门外面的,却是一早见过的那个宋星理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