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4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说的很有道理,但那是我得到那种诡异的墨绿色能量之前。现在有这种能量在,云南分会那几个杂种人数再翻个一翻,我根本不用阎罗笔,也能尽数对付得了。
  不过这种事情我却没法跟他们解释,只好表面放弃了自己一个人去报复,摇摇头说,“行了,这件事不急于一时,许书刑和张文非都还带着伤,大伙儿先回去休息,等明天上午,咱们再集合讨论这件事,到时候拿个主意出来。”
  现在我在广州分会的威望很强,这么一说,其他人也没什么意见,暂时分开,回到各自的房间休息了。
  其他人都走了之后,张文非坐在床上,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才颓然叹了口气,开口说道,“还是我之前犯的错,让云南分会那群跳梁小丑都踩在了我们头上,抢了我们的名额。还来挑衅我们……真他妈的憋屈!”
  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早点休息。

  张文非坐在那里叹了半天气,最终也只能愤怒而无奈的躺下去睡觉。
  等他睡下之后,我简单的活动了一下身体,告诉张文非说,我要去看一下许书刑的伤势,然后就起身离开了。
  离开之后,我自然没去找许书刑,而是直接往癸字区去了。
  云南分会虽然在夺位赛上获取了我们的顺位,但房间的位次却不会变,他们依然还住在癸字区最后几个房间内。
  赶到那里之后,白景琦在哪个房间我不知道,索性就随手选了一个房间敲门,结果敲了半天门,并未有人过来开门,无奈之下,我只好沿着癸字区,从后往前面找。
  一直找到编号为癸申的房间,我还未敲门,就听到里面一阵乱糟糟的声音。
  其他房间都找不到人,这个房间又这么乱,想必云南分会的人都集中在了这个房间里。
  这样正好,省的我再一个房间接着一个房间的揍人。
  我冷冷一笑,伸手在房门上轻叩几下。
  到了地师境界之后,在道炁的滋养下,风水师的各种身体机能都比常人强出不少,即便在这种嘈杂的环境中,屋里的人依然听到了我轻微的叩门声,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接下来好一会儿屋里都没有什么动静,似乎那些人在商议着什么。
  我也不急,站在那里,慢慢的等着。
  大约一分多钟之后,终于有一阵脚步声响起,朝着房门方向走过来。
  很快,房门被打开,黑瘦的白启文站在了我面前。

  看到我之后,白启文瞳孔微微缩了一下,然后才面笑皮不笑的冲我笑着开口说。“原来是广东分会的周易道友,大半夜的来我们这里,不知道有何赐教?”
  他的声音还是跟之前一样,尖锐而古怪,说完之后还探头探脑的往我身后看。
  我知道他是想看广东分会其他人来没来。嘴角一挑,冲他笑道,“你不用看了,来的人就我一个。找你也没别的事情,只是看云南分会诸位道友最近春风得意,我来给各位提前道个喜。”
  白启文一愣,然后又问,“不知喜从何来?”

  “诸位抢了我们广东分会的名额,按理来说,这次雏凤会之后。我们广东分会肯定会找上门,好好跟各位讨教一番。可谁承想,各位用了无耻手段抢夺观摹真龙脉的顺位之后,居然还打伤了我们的人,所以。我决定不等雏凤会之后了,现在就来找你们讨教一番……你看,事后上门的话,我说不得要取了你的性命,可现在,我们还身在玄学会总部,我不好杀人,最多只能揍你们一顿,你们平白保住了性命,这还不算喜事?”

  白启文脸色一黑,闪过一道阴戾,冲我冷冷笑着说,“周易道友不愧是能战胜秦岭韩家天骄的人,这口气着实不小。”
  说完,他身子一侧,伸手指着屋门,继续说道,“不知周道友可敢进屋说话?”
  我连犹豫都没有,抬脚就走进了屋里。
  等我进屋之后,身后的白启文紧跟着我走进来,一下就把门死死的关上。
  屋里的众人显然刚才也听到了我的话,一个肤色跟白启文差不多黑的矮胖子站起来,嘶哑难听的声音冲我吼道,“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进了这个门,你今天就别想竖着出去!”
  其他人也是一阵起哄。然后冲过来,团团把我围住了。
  我没有说话,身后的白启文嘿嘿笑着走到我身前,“你们这些天才果然都是一个模样,眼睛长在天上。我承认你肯定比我强。比我们这里每一个人都强,但你居然把我们所有人都不放在眼里,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你勇敢还是愚蠢。”
  他这话倒是让我一愣,没想到击败了韩稳男以后,在别人眼里。我也是个天才了。

  我摇摇头,“勇敢还是愚蠢,你试过了就知道。废话不要说太多,我赶时间,你们一起上吧。”
  说完。我暗自调动体内的道炁,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白启文脸上又是一道黑气闪过,显然是被我的话刺激到了他的自尊心。
  正当其他人都摩拳擦掌准备一起上来教训我的时候,白启文却伸手制止了众人,冲我说道,“老子知道你很强,但他妈的我不服气!”

  说完,他又对着其他人吼道,“我要先试试他的斤两,你们看我打不过的时候,再一起上!”
  这话让我大开眼界,这家伙还真是一点都不虚伪,不要脸的光明磊落。
  其他人虽然也很愤恨,但白启文的威信显然不错,他这么一说之后,其他人只好愤愤的住了手。
  白启文眼睛盯着我看了几秒钟,然后猛地一挥手,一道明显带着黑气的道炁直接便冲我攻了过来。
  这家伙没有法器我知道,但没想到连符箓也不用,一出手就直接是道炁攻击。这些化外蛮夷之辈。还真是不讲究。
  不过看他道炁里面那明显的黑气,估计之前打伤许书刑的时候他还留了手,要不然许书刑身上的毒素绝对不会只是这么轻微。
  我心里不敢怠慢,连忙将拿出一道烈阳符,接引道炁之后,冲着他的黑气丢了过去。
  就凭他的道炁,即便我没有吸收那些墨绿色的能量,我也不至于怕他,但直接用道炁对拼,消耗的道炁实在太多,估计他也存着消耗我道炁的心思,我自然不能让他如愿。
  烈阳符在空中爆裂开来之后,嘭的一下,燃起淡绿色的火焰,将白启文带着毒气的道炁完全格挡住了。而且随着那恐怖的高温,白启文的道炁几乎在一瞬间就消失不见,而那道炁中夹杂的黑色毒气,却是在淡绿色火焰的炙烤下,变成了一滴浓黑色的黑水。即便在如此的高温中也不曾气化,而是滴落到了地上。
  黑水落地之后,甚至发出嗞嗞的腐蚀地板的声音,可见其中的毒性之强。
  碰撞之后,白启文的道炁对烈阳符几乎毫无阻拦。淡绿色的火焰直接冲着白启文继续冲了过去。
  白启文的面色大变,伸手一引,终于也拿出了一张符箓,接引道炁之后,一道阴风对着那淡绿色的火焰吹了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