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38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李牧一本正经地答道,给李啾啾很好的印象,是个正派的军人,却不知道此人一肚子坏水,只是憋着不轻易外漏。
  李牧扶着凌若萱往外走,巴不得离这里越远越好,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场会更加恶心。被子丨弹丨击中的身体不会马上流出很多血,需要时间,然后会在空中弥漫着鲜血的味道,刺激着人的观感和嗅感。
  杜晓帆和石磊跟上,石磊抢先一步上前帮着一起扶凌若萱,挨了杜晓帆一个鄙视的目光。
  半路上就遇上了陈韬带着其他人匆匆忙忙赶到,李牧又是一番汇报,随即陈韬带着人进去,李牧三人护送着凌若萱出去。
  到了外面,李牧找了一处避风处,扶着凌若萱坐下,说道,“现在我要检查你的伤口,进行初步的处置。”
  “不用了,我没事。”凌若萱紧张地说,处理伤口意味着要脱衣服,她当然不愿意。
  李牧却是不由分说地说,“你要获得救治最起码要在天亮之后,而且不知道天候条件是否适合直升机飞行。有可能你要依靠自己的力量走出大山。因此,你的伤口必须要处理,尽量排除恶化的可能。”
  说着,李牧就扭头对杜晓帆和石磊说,“你们的急救包给我,注意警戒。”
  杜晓帆和石磊把自己的单兵急救包拿出来,然后两人就散出去在两侧进行警戒,把李牧和凌若萱护在了身后。
  李牧帮着凌若萱首先脱下上衣,露出里面的烂成了布条的女式便装,李牧左手拿着手电慢慢照着一处处地把伤口找出来。
  说是遍体鳞伤也毫不为过,显而易见凌若萱遭到过毒打,那帮丧心病狂的歹徒一定曾经想从她嘴巴里问出什么来,看伤势,歹徒显然没得逞。
  两条胳膊,后背,胸口,腹部,都有淤青红肿,李牧知道这样的伤他现在是没法处理的。
  李牧用军刀切开了一处伤口处的衣服,低声说,“你左边胳膊上有一处划伤,看样子是刀伤,我得抓紧处理,腹部上部也有一处见血的伤口,也要抓紧处理,其他地方的,只能到了医院再处理。”
  “嗯。”凌若萱点头,十分的淡定。
  这哪里还是那个娇气得不知天高地厚的刁蛮女特警,李牧看着她沉入水的脸色,甚至到现在都没法相信这会是同一个人。伤痕反映出来的毒打,就算是放在没有接受过抗击打训练的男兵身上他都不一定受得了,可这个女警却是都承受过来了,波澜不惊地承受过来了。
  “你叫凌若萱。”李牧准备清洗她胳膊上的刀伤。
  凌若萱意外地看着李牧,“教官,你还记得我名字?”
  笑了笑,李牧说,“用我们部队的说法,你是刺儿头,印象很深。”
  说完,李牧就往凌若萱的胳膊上倒了消毒水。
  “吸……”
  凌若萱疼得死死地咬紧了牙关狠狠地倒抽了一口凉气……
  “会有点疼,忍一下。”李牧说。

  凌若萱哭笑不得,这都疼过了才说还有什么用呢。
  谁知道,李牧说的会有点疼却不是消毒水的刺激感,而是……
  “啊!”
  凌若萱突然尖叫,下意识地要抽出胳膊,没成想胳膊却被李牧稳稳地擒住,肘部不知道什么之后压在了凌若萱的肩膀上,她想要动弹都不行。
  她想要扭头去看,李牧喝了一句:“别看!”

  如果凌若萱注意闻的话,她会闻到伤口处发出的臭味。她那处刀伤已经腐烂了,李牧刚刚用军刀切掉了上面那层腐肉,不疼那才叫怪事!
  飞快地用绷带包扎好,李牧这才松开凌若萱,说道,“我告诉你了会有点疼,忍一忍就过去了。”
  凌若萱想哭,这叫一点点疼?切肤之痛是什么痛!
  “腹部的伤口,看样子是石头划破的,创面有点大,但伤口不深,别担心,消消毒就好。”李牧换了个位置,慢慢撕开凌若萱的上衣,露出了腹部的伤口,也就是靠近最后一根肋骨的位置。

  看见李牧低着头认真地盯着自己的前面看,凌若萱有些难为情,但她也知道,李牧没有那方面的意思。
  “对了,你怎么会在这?西南西北好几千里的距离,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还不敢确认是你。”李牧一边处理着一边问凌若萱,分散她的注意力。
  凌若萱深深呼吸了一口,缓缓地道来,“两个月前,我们打掉了一伙携有重型火器的恐怖团伙。薛向阳局长认为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打掉一个又冒出一个。只有连根拔起才能有效地遏制恐怖活动。因此局里组织力量从恐怖分子的身份、武器、资金等等几个方面深入深查。我也加入了专案组,分在了武器这条线上。”
  顿了顿,她深深地看了一眼李牧,如果光线充分,李牧会发现这一双含情脉脉中带有感激以及怨恨的复杂目光。
  “我们查到了武器的出处居然是西南这一带的时候也是吃了一惊,完全没有想到武器会是在境内获取的。专案组决定派人过来抓住这条线继续调查,我因为是女性的身份,不会过于引起关注,所以,卧底侦察的时候我就过来了,没想到举报人出了问题,我没来得及跑……”

  后面的事情不用说,李牧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你说的举报人,是那小姑娘吧?”李牧用绷带绕着凌若萱的腹部包扎了几圈,问道。
  “是的,他的哥哥就是制枪团伙杀害的,原因是因为她哥哥说了一句制枪是犯法行为。”凌若萱说这句话的时候,牙齿咬的嘎吱作响。
  李牧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好一阵子才说道,“山羊胡子是匪首,我特意留了他一命。应该对你们破案有帮助。”
  “很有帮助。只要从找到了他们的买家,几个方面的线索就全联系了起来,接下来的就是撒网行动。其实现在的关键点就在这里,现在人抓了,制枪的地方也找到了,这个两省联合行动的案子离侦破也就不远了。”凌若萱的头脑非常的清晰,缓缓说完。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李牧现在更加深刻地理解这句话了。这个比自己大两岁但是也只有二十五岁的女特警,短短几个月不见,已然成长为处变不惊的侦查员。
  笑了笑,李牧说道,“在此之前,我还多少有些觉得自己下手太狠,听你这么说,我倒是心安理得了。这帮人制出的枪支不知道祸害了多少无辜群众,当罪该万死。”
  “千刀万剐都不过分。”凌若萱咬着牙齿说,“教官,你知道吗,他们都是一个村子的人,彼此之间拐弯抹角的甚至有血缘关系。这是一个典型的家族式犯罪团伙,并且极度的缺乏法律常识。”
  李牧无奈地说道,“可怜,可悲,可恨,大环境有罪,小个体也有罪。”
  “走吧,我们护送你出去。”李牧站起来。

  凌若萱在李牧的搀扶下站起来,好在双腿没有受伤,她弱弱地问,“教官,有吃的吗?”
  李牧一拍脑袋,不,他一拍凯夫拉头盔,“对不起,我倒是给忘了。只有压缩饼干,你先吃点垫垫肚子。”
  他把压缩饼干递给凌若萱,又把自己的水壶取下挂到她的脖子上,说,“压缩饼干很硬,吃一点喝点水,慢慢来不用着急。”
  日期:2016-06-23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