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猎艳记》
第510节

作者: 江南一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是挺绝情的,即使是在外面找了个小姐,玩完了也得付钱,也不能打人,更何况你们两还不止睡了一次,这都睡了两年了,是不是?聂倩,你说他绝情,你又怎么样呢?你当初一身不吭抛弃我的时候你不绝情吗?第一次见到我你在秦小军身边耐我秀恩爱,口口声声让我走不要再见到我的时候你不绝情吗?你去找秦小军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他的钱吗?对于你来说,这只不过是一份工作而已,既然是工作,又哪来的感情?别做出一副可怜的样子来,对于你,我十一点可怜的心都没有。就你现在的痛苦,比起当初你给我的痛苦来,实在是不算什么。方志强是真的对聂倩一点可怜的感觉都没有,而且觉得越来越恶心。

  我也不想跟你说这么多,你怎么样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要不是我老婆劝我,你今天晚上就算是冻死我也绝不会来,我现在就问你,你今天晚上是准备怎么办?
  我我要找个地方住,我不想露宿街头。聂倩说着。
  那行,这里有三百块钱,找个招待所住一晚上一百块都不要,找个三星级的酒店也就两百多块够了。拿着钱,走吧,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了。方志强打开自己的钱包,拿出三张一百的拍在了车子上面对聂情说着。
  我强子,我身无分文,我什么都没有,我连身份证都没有

  那又怎么?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也知道,我爸妈都不在了,我一个亲人都没有。而且,我也已经与以前的同学朋友都没了联系,我现在能找的人也就你一个。我没有地方去,也没有人管我。我我根本就没办法生存,即使即使我能现在找到一份工作,可是我也必须要有个地方住,乜要先吃饭。聂倩抹着眼泪对方志强说着。
  怎么?你这是准备讹上我了是不是?我欠你什么了?跟你睡了几年的是秦小军,不是我,你找他去。
  他不会再管我了,他今天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他玩我已经玩腻了,让我永远不要再出现在他面前,如果我敢再去他家,他就放狗咬我,他是说得出做得到的。所以,他肯定是不会再管我了。
  他不管你了你就来找我?怎么?我在你心里算什么?找到更有钱的了马上就一脚把我给踢开,现在被人甩了你又回来找我,我算什么?把我当傻子吗?聂倩,想想你当初是怎么对我的,我今天晚上愿意过来已经是给了天大的面子了,难道你还准备让我养你一辈子吗?真是笑话,聂倩,我真不知道你怎么好意思说得出这种话来,难道你对我说这些话的时候,你脸就不会红吗?方志强冷笑着。

  我也是没办法,但凡我有办法我也不会找你,我知道我最不应该最没脸找的人就是你了,但是我是真的没办法了,我现在是真的无依无靠。前面,我出来,走了很久,我想了所有我能想得办法,包括打电话报警,可是一切都没用,我是冻得实在受不了了才给你打电话的。强子,你如果不帮我,我就真的只能饿死了。强子,我的要求不高,你借钱给我,好不好?借我五千块,我给你写欠条,我只要能找个地方住,能随便吃点什么,哪怕是天天吃方便面部可以,只要能活下去,我会自己找工作,我发的第一笔工资我就还你,好不好?强子,你也看到了我现在这个样子,我真的是没办法了。我知道来找你是很不要脸,但是,我总的要活下去。强子,你如果真的不管我,那那我也绝不会怪你,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聂倩说到这,彻底沉默了。

  然后打开了方志强的车门,说道:谢谢你,强子,其实我知道自己已经很不要脸了。这三百块算我借你的,如果如果我能坚持下去,我一定会还你的。最后,我诚心地对你说声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其实其实这两年以来,我心里一直都怀着对你的愧疚,只是我的利欲心蒙蔽了我,让我一颗心都想着怎么去做一个有钱人做一个富太太了。对不起,如果有下辈子,我再偿还你。聂倩最后叹了口气说着,真心实意地对方志强说道。然后打开车门,把方志强的外套放在了车上,然后拿着方志强给的三百块钱,关上了车门再次往外面走去。

  方志强坐在车里,看着街道边的路灯下,一个散乱着头发,穿着睡衣瑟瑟发抖的女人形单影支的走着。
  方志强打开窗户,就坐在车里面抽着烟,看着聂倩一个人慢慢地走着,一直走到了聂倩消失不见了,方志强终于是把手里的烟头给扔了,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耳光,骂着:真是贱。
  然后发动了车子,一踩油门把车子往聂倩消失的方向开了过去。
  然后追到了聂倩,把车停下,按着喇叭。
  聂倩有些惊讶地回头,泪水再次布满了她的脸颊。
  方志强把车窗户摁下,说道:上车。
  聂倩有些欣喜,人后打开车门坐上了车。
  你怎么回来了?聂倩问着。
  因为我贱,我见不得别人死。方志强冷冷地说着,随后说道:这么晚了,你的这个事情我没办法解决,住宾馆只能住一晚上,也不可能天天住,最关键的是你连身衣服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吃住穿都是问题,我也不可能带你回我家,那是不可能的。现在,唯一的一个办法就是,就是你看看刘艳是不是肯收留你。
  刘艳?刘艳在上海吗?我看她发过动态,她不是已经离开了上海了吗?
  她又回来了,现在在我公司上班。她刚来不久,我给她租了房子,如果她愿意你住那去,那一切问题就都已经解决了。我现在给她打电话,如果她愿意收留你,那我就送你去她那,如果她不愿意,那我也没办法,我给你五千块,你以后是死是活就再也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就算是你真的死了,我也问心无愧了。方志强冷冷地说着,然后拿出手机,直接拨打了刘艳的手机号码。
  响了很久,才听到刘艳在手机里说着:喂,强子,你有病啊,大半夜的打电话?
  方志强也没说话,直接就把手机递给了坐在副驾驶位上的聂倩。
  聂倩犹豫着,但是还是接过了电话。
  喂,刘艳,我我是聂倩。我我聂情说着说着忽然之间就大哭了起来。
  方志强也懒得理会,打开了窗户,再次抽了一根烟。
  聂倩对着手机一边哭一边在那说着,哭的非常伤心,可以见到,聂倩在与方志强说话的时候还是在刻意压制着自己的情绪的。而现在,在面对刘艳这个曾经的闺蜜曾经最好的姐妹的时候,她所有的情绪都再也抑制不住了。
  方志强抽完了一根烟,聂倩还在那一边哭着一边对刘艳说着。

  方志强听不到刘艳到底说了些什么,但是却也知道刘艳最终肯定是会答应的。刘艳与他方志强几乎是同一种人,都是心太软见不得别人难受的人,更何况聂倩如今的确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局面,他做不到眼睁睁地看着聂倩去死,刘艳也更加做不到,这是肯定的。刘艳的心比他更软,要知道,当初刘艳与聂情的关系就与他方志强与毕罗春的关系一模一样。
  日期:2017-05-21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