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4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青弟弟虽然没有正面回答梁健的问题,但意思已经表达很明确。他也打算放弃了。
  梁健心底里却没有太多的放松,涌起的是更多的负罪感。他克制着,问陈青弟弟:“那你们现在就打算走了吗?”
  陈青弟弟点头。
  梁健道:“那我叫人送你们吧。”
  陈青弟弟忙摆手拒绝,梁健还是坚持让沈连清联系明德,让他派人送他们一家三口回老家。至于陈青的遗体,也会随后送去。
  陈青弟弟走后,梁健坐在那里,呆坐了很久。趁着小五去开车的时候,沈连清也出了门,房间里就剩下他一人的时候,梁健拿出手机找到昨天的那个号码,拨了过去。
  这一次,电话接通的很快。电话那头,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梁健皱了皱眉头,问:“请问这个号码是你的吗?”
  女人的普通话带着不知哪里的方言,有些含糊:“是我的,你是谁?”
  梁健犹豫了一下,道:“我找昨天跟我打电话的那个男的。”
  女人沉默了一下后,忽然咯咯笑了起来。梁健被她的笑声弄得莫名其妙,忽听得她说道:“先生这口味,我怕是提供不了。”
  梁健一听,心头一怒,正要挂电话,却听得她接下去的话是:“不过有一句话,我可以送给你。”
  梁健停住准备按下结束通话的手指,问:“什么话?”
  “只要你做到他的要求,他自然会来找你。”
  这种被人拿捏在手里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可却又无可奈何。倪秀云的案子,目前来看,那个人手中的线索,似乎是唯一的出路。
  可真的要拿另一个人的公道来换倪秀云的公道吗?
  梁健于心不忍,却也是真的不甘心!

  将近十点的时候,明德来找梁健。他已经陈青父母还有陈青弟弟送回老家。明德告诉梁健,陈青家很苦。苦到什么程度,他们住的还是四五十年代的那种土坯房。房顶上盖的是防水布和稻草。冬天没暖气,夏天没冷气,里面是冬冷夏热。
  梁健有些诧异,如今这年代,真正很穷的人已经不多。他想了下,道:“回头让小沈去联系下相关部门,能补助的补助一点。”
  明德沉默了一会,忽又开口,问梁健:“陈青的父母已经决定放弃追究真相了,这事情您知道了吗?”
  梁健犹豫了一下,点头:“早上听陈青那个弟弟说了。”
  “那您怎么想?还查不查?”明德问。
  梁健迟疑着,反问明德:“你现在是案件的主要负责人,你怎么看?”
  明德想了一下,道:“这件案子到目前为止,虽然有很多的疑点,但线索几乎没有,就算想往下查也很难查。而且,从太和宾馆的监控来看,出事那天晚上确实只有陈青一个人在天台上。从目前有的证据来看,倾向于自杀。现在,既然家属都已经不再追究,我觉得,案件到此结束,也可以接受。”
  明德的话,像是那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压倒了梁健心中那杆早已倾斜的天平。梁健深吸一口气,对明德说道:“好,那就结案吧!”
  陈青案子的突然大转折,让许多人都一下子没回过神来。午后阴沉沉的,乌云很低压得整个太和都感觉沉甸甸的,很压抑。风在窗外呜呜地响,像是在哭泣。
  早上明德来询问梁健的意见后,此时陈青之案已经宣告结束。梁健站在窗边,看着乌云压低的太和,心中情绪仿佛这风中的落叶,始终在卷动着,无法落地。
  哪怕他不断地告诉自己,是陈青的家人自动放弃的,是明德也同意以自杀结案的,是这案子本身就有许多的证据都指向自杀的……他终究还是跨不过心中的那个坎。
  这是一场交易。他用陈青的真相去换倪秀云的真相,终究还是因为他自己的自私。

  那个人的电话还没来。梁健在等。
  忽然,沈连清敲门进来,告诉梁健,广豫元在外面,有事找他。梁健转身走到沙发边坐下,等着广豫元。
  广豫元是为了城东的事情来的。昨天那位进医院的老人家今天已经出院,广豫元带了一个办公室科员一同又去看望了这位老人家,这回连人都没见着就吃了个闭门羹。不过,广豫元也不是没收获。之前给沈连清留了电话号码的那位小姑娘,许是不好意思,又追了出来。小姑娘跟广豫元表示了抱歉,广豫元趁机就打听了这姑娘跟老人家的关系。原来小姑娘的爷爷跟这位老人家是战友的关系,一直以来都关系不错,来往也很密切。不过,早几年小姑娘的爷爷已经去世了,小姑娘就将这老人家当成了自家亲爷爷一样。

  梁健看着广豫元,问他:“你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
  广豫元尴尬一笑,道:“当然不是。我是想跟你说说,城东征迁的事情。这两天,通过摸底,我发现似乎有人刻意在干扰我们征迁的工作。前段时间有几个已经同意的住户,今天去走访的时候,都不同意了。问理由,都支支吾吾地不肯说。我觉得,这其中有问题,背后有人搞鬼。”
  梁健因为陈青案子的事情,心烦意乱,广豫元的话,梁健也没多想,随口就答道:“拆迁一直以来就是个难题,要是这么容易就办成了,那就不叫难题了。”
  广豫元被梁健话这么一说,原本准备说出口的话只好又吞了回去。心中郁闷的他,也没了再跟梁健探讨征迁这件事的心情,坐了一会,话锋一转,问起了陈青那个案子:“听说陈青那个案子结案了?”
  梁健回过神,点了点头。广豫元又道:“听说是陈青的父母主动放弃的?”
  “是的。”提及这一点,梁健就想到今天早上陈青弟弟站在房间里跟他说他们准备放弃的样子,梁健的心里复杂至极。

  广豫元看出梁健的情绪不对,好奇地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道:“其实,关于这个案子,我有个地方想不明白?”
  “什么地方想不明白?”梁健顺着问。
  “这个案子一开始是区分局的人负责的。当时那个场面,定为自杀,我相信没有人会怀疑。何况,陈青只是太和宾馆的一个服务员。如果没有后面的那些事情,这个案子很快就被遗忘,根本不会像现在这样,弄得家喻户晓。我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那些人当初会把案子当成他杀来查?”广豫元说道。
  广豫元说的这一点,梁健倒是没想过。如今被广豫元一提,梁健也觉得有些奇怪。区分局是最先接触这个案子的,当时所有的证据线索都在他们手里,如果他们想让这个案子以自杀结案很容易。可他们没有,反而是当成了他杀来查。可查到最后,又有人费尽心思想把这件案子以自杀的结果结案。梁健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唯一得出的结论是,可能在区分局刚开始接手陈青的案子时,发现了沈连清在陈青死前的那天晚上转了四千块钱,于是有些人的心思就动了,想趁着梁健不在,将这个案子办成铁案,最好能将火烧到梁健身上,要是不行,能弄掉一个沈连清,对梁健来说也是一种打击。可没想到沈连清口严始终没松口,加上梁健及时回来,雷霆手段将沈连清从他们手里给弄了回来,还把案子从区分局转到了总局。这些人失去了主动权,就开始怕了。陈青到底是他杀还是自杀,现在还不好说。但从昨天晚上那些事情来看,陈青的死肯定是有问题的。就算陈青真的是自杀,她肚子里的孩子恐怕来历也不简单。

  日期:2016-06-23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