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07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石头人,一如屈胖三当初在长城擂台决战七曜摩夷天剑主之时,使用出来那《太一拔罪斩妖护身咒》,最终召唤出来的黄巾力士一般,个个都是大个头,力量恐怖。
  这些,估计就是法阵之中,将任何闯入者给碾成碎肉的杀招吧?
  屈胖三如此头疼,估计还有更多的杀招存在,只不过我的地煞陷阵,却是一切法阵的克星,周遭的土地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倒塌的树木,连架着树屋的那一棵树木,此刻也是轰然倒塌了去。
  就在硝烟散尽的那一刻,那些满是岩石、石块组合而成的石头人冲着我冲了过来,我没有任何犹豫,长剑一挥,引雷轰去。
  轰隆隆……

  粗壮的雷电光芒倏然飞去,落在了那些石头人的身上去。
  电芒四溢之间,里面蕴含着最为刚烈的雷意才是真正杀招,这些石头顿时就失去了将其结合的根本,一下子就崩溃了去。
  我提剑向前,一剑一个,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在我的面前。
  如此狂冲一阵,周遭一片寂静,这时候,我方才来到了倒在了树枝之中的那屋子前,从一堆废墟中,找到了陷入昏迷的兔六。
  而周遭,再无任何动静。

  瞧见这场景,我心中知晓,那个在此处布置法阵的家伙,肯定是掳走了屈胖三的神魂,至于这儿,瞧见我势头凶猛,就直接放弃了去。
  想到这里,我顿时就是怒火重重,不过却也无可奈何。
  将兔六拖出了废墟,我身上的电芒消去,大部分消散于空气之中,而一部分则融入了我的身体里。
  这些雷电之力,将会不断地温养我的身体,总有一日,我能够不用持咒,也能够在雷雨天,掌控雷电,成为让人惧怕的存在。
  这就是大雷泽强身术的真正奥义。
  我抓着那兔六的脖子,拉到了刚才的地方,洛小北跑了过来,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大声喊道:“我靠、我靠,陆言,刚才大发神威的那个人,真的是你?太棒啦,天啊,简直就不像是我认识的你啊……”
  她表现得十分夸张,脏话都出来了,而我的心情却并不好。
  我将兔六扔在了地上,然后半跪在了地上,上去就是十几个大耳刮子,雨点一般地落在了对方的脸上去。
  啪、啪、啪……
  先前说过,荒域这边的人,长期在原始丛林之中与各种恐怖野兽搏杀,个个都是皮糙肉厚之辈,再加上兔六又是华族其中的精英修行者,挨打的能力还是有的,不过我这般一通大耳刮子抽下去,本来已经陷入了昏迷的他顿时就给痛醒了。
  瞧见这家伙醒来之后,我并没有停下,而是接着又是一顿猛抽。

  这个时候的我,已经将胸口郁积的所有闷气,全部都撒在了那家伙的身上去——倘若不是这个家伙突然出手,杀死了龙五,事情就不会这般复杂,而我们也用不着出城来这儿找寻他,屈胖三也不会中计,陷入迷阵之中,最终神魂给人拘走了去。
  我毫不留情地一顿抽,将那人给扇得有点儿懵逼了,而与此同时,我还检查了一下那家伙的嘴里,发现并没有什么药物存在。
  那家伙给我抽得脸上浮肿,口喷鲜血,眼冒金星,旁边的洛小北都看不下去了,慌忙过来拦我。
  我打了一阵,胸口的恶气也是出了一些,深吸了一口气,方才稳住了情绪。
  我问洛小北,说胖三怎么样?
  洛小北摇头,说不,不太好,他依旧昏迷,就像植物人一样。

  我知道此时此刻,最主要的事情已经不再是华族的纷争,而是屈胖三神魂的下落,如果这家伙要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别说陆左、朵朵他们绕不过我,就连我自己,都不能够原谅自己。
  我低下了头来,揪住了兔六的脖子,死死扼着,让他快要透不过气来,又稍微有一点儿呼吸。
  我红着双眼,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只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你背后的那帮家伙到底是谁,现在告诉我,否则我会让你受尽最为痛苦的折磨,让你永生永世,都不会忘记今天的情形……”
  那兔六也是个疯狂之人,抬起头来,朝着我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
  我不闪不避,让那唾沫喷在了脸上,然后也不去擦拭,而是狞笑了起来,说好,很好,我很欣赏你的决断,做人就应该狠一点,这样子才好玩嘛……
  我笑了,顾不得脸上的血沫子,而是拔出了止戈剑来。
  我看也不看,开始挥剑。

  我的剑很快,快得我自己都不知道,然而兔六在这个时候,却剧烈哀嚎了起来,然后奋力挣扎。
  我伸出了脚,踩住了对方的右手,继续挥剑。
  十秒钟之后,我收了手。
  止戈剑上,鲜血滴落,而兔六的右手,自手腕起,每一根指骨都在,但手掌部分的肌肉,却给我剔得干干净净,一点儿筋肉都没有,就仿佛它原本就只是骷髅骨头一般。
  我收了剑,松开了脚,然后又问道:“是谁?”
  兔六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右手不断抽搐,口鼻之中,鼻涕、口水和鲜血不断涌现而出。
  十指连心,他的痛苦是能够预测的,被我一逼问,顿时就惊声大叫道:“杀了我,杀了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哈、哈、哈、哈……
  我疯狂地大笑着,脸上的肌肉显得无比狰狞,直勾勾地盯着他,然后咧嘴笑道:“是么?杀了你?你觉得我会如此简单?告诉我,那个布阵的人,到底是谁?”
  兔六仿佛崩溃了一般,大声吼道:“我不知道啊……”
  唰!
  我又开始挥剑了,这一回,剑尖开始在他的右臂之上蔓延,随着剑尖的挥动,一条又一条的肌肉飞出去,他的整个右臂开始以肉眼的方式变薄,随后变成了雪白的骨头。
  大概是因为太快的缘故,即便是成了骨头,但对方的右手还可以挥动,一直到连接的筋给挑断。
  右臂弄完之后,我蹲下身来,用左手去抓那地上的碎肉,直接塞进了那人的嘴里去。
  我疯狂大笑道:“你不肯说是吧?是不是没有力气?来,吃点肉,吃了肉,就有力气说话了——后面的时间还长,我有一整晚的时间陪你……”
  啊……
  自己手臂上面的肉给不断塞进嘴里,兔六终于崩溃了,一边大声叫着,一边用舌头顶住那些肉,不让它们进来。
  而我却使劲儿往里面塞……
  十几秒钟之后,兔六终于崩溃了,大声哭喊着说道:“我说,我说,是河佛长老指使我做的,我只知道这些!”
  我继续塞碎人肉,说不,我要听的不是这个,我想知道,到底是谁在这儿布的阵?
  兔六使劲儿摇头,说不,我不知道,是河佛长老派来的人,我不知道……
  河佛?
  听到这话儿,我停止了继续塞肉的举动,而是一把揪住了那家伙的脖子,说你的意思,是河佛知道那人是谁?
  兔六瘫倒在了地下,哭着说道:“是、呜呜,是……”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站了起来。
  我看向了洛小北,大概是我刚才的表现太过于疯狂的缘故,她抱着屈胖三,下意识地往后面退了一步去。
  日期:2016-10-27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