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4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却说这天晚上的时候,张文非重新回到了房间里,这次他却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而是跟广东玄学会的其他人一起。
  他们一行人脸上都带着愤怒。步子也十分匆忙,进来之后,我才发现,他们居然还抬着一个人,我低头一看,是许书刑,他脸色发黑,双眼紧闭,显然已经昏迷了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
  还不等我问,张文非便用颤抖的声音开口道,“云南分会,实在是欺人太甚!”

  云南分会干的?
  我也来不及询问,连忙让他们把许书刑放到床上,然后我过去小心查看他身上的情况。
  许书刑满脸发黑,刚一看我就觉得像是中毒了,仔细查看之后,发现他果真是中毒了,不过却不是单纯的中毒,而是被带毒素的道炁击伤,进而呈现了中毒症状。
  以前我听说过有些风水师,没有法器可以使用,单独靠道炁或者符箓威力又太小,所以另辟蹊径,在修炼道炁的时候,不断的服食毒药,将毒性逼到道炁之中,与道炁融合,便能让道炁之中带伤毒性,提升威力。
  当时听到的时候。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因为道炁一旦不够纯净,对接下来的进境影响很大,而且操纵法器也会变得艰难许多。没想到现实中还真有人这么干。
  找明原因之后,我便调动自己体内的道炁,将其度到许书刑的体内。
  道炁本就是一种非常强的能量。只要有道炁护身,一般的毒素根本就伤害不到修行之人,许书刑之所以中毒,还是因为被人打散了体内道炁的缘故。

  等我将体内道炁度到他体内之后,许书刑很快就幽幽的行转过来,也来不及说话,而是艰难的盘膝坐好,调动着体内的道炁,慢慢驱除毒素。
  我松了口气,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询问许书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文非依然还是满脸的愤恨,恨声说道,“住宿区旁边不远有一个公共活动区,今天我们在房间里觉得无聊,就出去那边坐了一会儿,结果正好遇到云南分会的人了。我们本来没搭理他们,他们却坐在我们旁边不远的地方,故意大声说着他们过几天就要去观摹真龙脉了。还阴阳怪气的说,有些分会排到了最后一名,不知道最后能不能有一个人成功到达点穴境界……”
  “听他这么一说,许书刑就忍不住了,站起来跟他们理论,到最后,两边人都吵了起来,差点动手。但因为当时有总部的人在,最终也没有真打起来。后来云南分会的人就先离开了,我们还以为事情结束了呢,没想到,等我们往宿舍区这边回来的路上,却又被那个白景琦带人拦住了。”

  “这一次没有总部的人在了,白景琦直接动手了,他的实力不算太强,可我受伤未愈,根本无法出手,其他人又不是他的对手,最后,许书刑被打的重伤,其他人也或多或少有点伤势。”
  云南分会,白景琦!
  我对这个人还有些印相,当时就觉得这人瘦瘦小小的看起来很猥琐,果然是相由心生,手段也是如此的无耻。
  “你们没有找总部的人汇报这件事?”我皱着眉头问道。
  张文非摇了摇头,“总部有明文规定,在这里闹事的人,不管什么原因,一旦发现就会直接驱逐。这件事要是让总部知道了,我们所有人都会被驱逐出去。所以我们也不敢汇报,只能吃了这个闷亏。”
  这时候许书刑也驱除了身上的毒素,从床上艰难的下来,有气无力的说道,“白景琦就是利用了这种规则,故意暗地里偷袭我们。如果我所料不差,接下来这几天他们肯定会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出来,让我们找不到报复的机会。”
  “是啊。”张文非点点头,拳头猛的在桌子上一咋,愤恨的又说,“要不是我受伤了。当时就让这帮杂碎付出代价!现在却晚了,恐怕根本找不到机会报这仇了。”
  其他人也全都是一副愤恨的模样,有几个人还提议我们干脆直接杀到云南分会的房间里,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算了,反正我们观摹真龙脉的名额排到了最后,索性大家一起死。
  我还未说话。这时候许书刑却抢先摇了摇头,开口说道,“这样做不知当,云南分会那帮人本来就没多少天赋,来这里一趟也是陪太子读书的角色,咱们跟他们这么同归于尽,吃亏的是咱们。”
  我一愣,许书刑这家伙可是个火爆脾气,我之前见识过不止一次,怎么这回如此的冷静?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是啊,我们广东分会本来排名是第八,在全国所有的分会中也算名列前茅,跟云南这种最后一名同归于尽,实在是太吃亏了。
  可不这样,又能怎么样,难道老老实实的认怂?

  这时候许书刑却忽然咧嘴笑了,开口说,“我的天赋不算高,跟周易、张文非你们俩都没法比,而且我现在也受了伤,恐怕还要影响到随后观摹真龙脉,要不这样吧,我干脆放弃这次机会。去找总部的人,跟他们汇报这件事。反正这次受重伤的是我,你们虽然在场,但却没怎么动手,到时候用我一个人,换掉云南那几个杂种,这样也不算不亏。”
  “这怎么行?”张文非连忙拒绝,其他人也都不愿意,可许书刑这时候却铁了心一般,怎么说都不行,当即就要忍着伤痛去找总部的人。
  最后还是我拉住了他,笑着说,“你别这么冲动,对付他们的法子多的是,何必要用这种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的法子?夺位赛上他们做了那种事,我没去找他们,他们倒是先来找咱们了,还真是不知死活。”
  我刚说完,张文非最先明白过来我的意思,回过头来,皱眉看着我,开口问道,“周易你什么意思?你要去找他们?”
  我点点头,“当然。”
  “可他们这几天肯定呆在房间里不出来啊。你要去找他们的话,他们可是十个人都在的,你一个人去的话……”张文非声音里有些犹豫。
  我张口一笑,开玩笑说,“你这可就是有些瞧不起我了,前几天韩稳男都是我的手下败将。你觉得云南分会这十个人,能打的过我?”
  这次许书刑抢先说道,“可你要用阴阳阎罗笔的话,制造的动静就太大了,很有可能会被玄学会注意到。”
  我摇摇头,“对付他们,用不上阎罗笔。”
  “不用阎罗笔?”张文非严肃的看着我说,“周易,我知道你实力强,可这个白景琦也非同小可,论道炁,白景琦比你差得远。可他的道炁里面含有毒素,应付起来很是棘手。而且他们有十个人,十个人道炁加起来,肯定也比你多。别说不用阎罗笔,就算用阎罗笔,想对付他们十个人也有些麻烦。要我说。还是等许书刑和我把伤养好一些之后,趁着过几天他们去观摹真龙脉的前夕,咱们一起过去,只要小心一点,还是有可能避免被总部的人发现的。”

  日期:2016-06-23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