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42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经过这番磨难,我们分会的十个人倒是空前的团结了起来,其他人虽然郁闷。但也没有刻意跟我们过不去,大伙儿都是叹气,然后愤怒的辱骂几声云南分会和京城分会的陆振阳。
  没人是傻子,昨天的事情,明眼人很容易就能看出来是谁在捣鬼。
  接下来,张文非表达了想要一起交流修行问题的时候。所有人都表示了浓郁的兴趣,不过没人看张文非,反倒都眼光灼灼的看着我,显然是看到我昨天击败韩稳男的实力,想从我这里学到些东西。
  我自然也不会藏私,很快就跟大家交流了起来。

  身处我们这个阶段,最关心的当然是提升道炁,如何快速而充分的吸收龙脉之气,等等之类的问题。
  等其他人都把自己想知道的东西问出来之后,我有些傻眼了,我是早早达到了引炁如柱的境界没错,可提升道炁、吸收龙脉之气这些问题,我根本就没有答案,因为我都是通过玉环的转换,进而吸收龙脉之气,提升道炁的,根本不具备什么参考性。
  反倒是张文非把自己的经验分享了出来,讲解了一下吸收龙脉之气时候的注意事项,如何才能最快速的吸收,事后又该如何充分吸收等等。
  他这一讲,我才知道,原来这些最细节的东西里面,也蕴藏着很深的学问。换做是我,根本就不可能注意这些,也就是张文非这种,出生于名门的人,才会有前人一点一点总结出来这些东西,进而形成一套理论,让后人学习。
  张文非的师父赵丁午老爷子虽然只是普通风水师,但他的几个师兄。以及师门里面的师叔师伯等,俱都是实力不凡的风水师,他们这一脉虽然比不上秦岭韩家、邙山涨价等,但称之为名门也绝不为过。
  只可惜的是,张文非讲的这些东西,对我也没什么大作用,毕竟我已经到了引炁如柱的境界,接下来根本吸收不了多少龙脉之气。

  所以跟他们讨论了一天之后,第二天的聚会我就没再去,而是留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把那颗神秘的墨绿色珠子拿出来,放在手里仔细端详着。
  就跟之前一样。从这个珠子上,我什么东西都察觉不到,看起来它就是一颗再普通不过的塑料珠子,跟街上一两块钱卖的小孩子玩具差不了多少。但经过那天的事情之后,我肯定不可能再这么看了,当初那种墨绿色的能量虽然很少。但威力却极其惊人,要是能掌握到那种力量,即便我手里没有张文非的阴阳阎罗笔,估计也对韩稳男有一战之力。
  只可惜的是,我研究了许久,依然没有什么头绪。最后没办法了,我只能把瞳瞳叫出来,问她说,“这个珠子里面的能量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完全感觉不到?而且似乎跟道炁完全不同?”
  结果瞳瞳也是满脸迷茫的看着我,一问三不知,怯生生的说她只是能感觉到上面的力量,但究竟这种力量是什么,她也完全不知道,更不知道我说的跟道炁不同是什么意思。
  瞳瞳是阴魂,自己本身修行的力量就跟道炁不同,根本就不知道道炁是什么。
  无奈之下,我也只好放弃对这种力量的研究,只要能用,管他是什么力量。
  我双手拿着珠子,闭上双眼,开始慢慢调动上面的力量。跟昨天不同的是,昨天我调动上面力量是往阴阳阎罗笔上送过去。而今天,我调动上面的力量,则是直接往我自己体内吸收。
  一切都很顺利,那种墨绿色的能量虽然我能调动的只有一小股,但却很轻松就被我接引出来,吸收到我体内。汇聚到道炁柱上。
  就跟昨天那个被染上一层绿边的阴阳鱼图案一样,这股墨绿色的能量,汇聚到道炁柱上之后,很快就化成一圈绿色的薄膜,将道炁柱完全的包裹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暂时将墨绿珠子放到了一边。拿出一张普通的烈阳符,然后接引包裹着绿色薄膜的道炁于烈阳符上,很快,烈阳符就爆裂开来,上面突兀烧起一团浅绿色的火焰。

  我吓了一跳,以前烈阳符都是燃烧明黄色的火焰。现在加上那墨绿色能量之后,火焰居然变成了这种诡异的颜色。
  但更让我吃惊的是,面前燃烧着一大团火焰,但我却感觉不到空气中温度的上升。
  难道加上这种绿色能量,烈阳符引发的火焰没有温度了吗?要是这样的话,那这种烈阳符还有什么用?
  我想了想。然后拿起床头的玻璃烟灰缸,准备伸过去烤一下,试试火焰的温度。结果我才刚把烟灰缸递过去接触到那浅绿色的火焰,玻璃材质的烟灰缸,直接嘭的一下爆裂了!

  这是什么情况?
  玻璃在极高的温差之下,很容易爆裂,但现在四周是正常的室温,一般的火焰都不会产生这样的效果啊,难道浅绿色的火焰,温度高到了如此恐怖的程度吗?
  我暂时也不能确定,于是又四下里寻找一番,从桌子上找来一个铁质的小盘子,小心拿着凑到火焰上烤了一下。
  结果这一次更加恐怖,小铁盘的底部,接触浅绿色火焰的部位,几乎一瞬间就变红了,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软,进而出现了一个小洞,四周甚至铁水缓慢的流了下来。
  铁的熔点具体是多少我也记不太清楚了,但至少也得上千度,而普通的火焰温度不过是几百度而已。
  这墨绿色的能量,威力竟然恐怖如斯!
  而且我这还是仅仅吸收了一小股能量而已,要是再多吸收一些,又会怎么样的效果?
  这么一想,我彻底激动了起来,把手里发烫的小铁盘丢到一边,回到床上坐好,手里拿着墨绿色珠子,继续吸收起来。
  这种墨绿色能量每次只能吸收一小股,数量很少,但积少总能成多,我也不气馁,一点一点的慢慢吸收着。
  一直到晚上张文非回来的时候,我才终于停手,奇怪的是。张文非一见到我,眉头就微微皱了起来,寻思了一会儿,才疑惑的对我开口问道,“周易,你的境界比我高,之前我虽然不能感觉到你的境界,但总能察觉到你体内澎湃的道炁,但为什么今天我一点都察觉不到你身上的道炁波动了?”
  我一愣,此时我体内的道炁柱还被墨绿色的能量包裹着,难道是这种能量,还隔绝了我体内的道炁波动,让其他人看不出来我的境界?
  仔细一想,还真有这个可能。就像那个墨绿色的珠子,里面分明蕴含着那么强大的力量,但要不是瞳瞳的提醒,我之前根本就一无所觉。
  先前那股力量已经让我无比震惊,现在居然又发现了一个隐匿气息的功效。这个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珠子,还隐藏着什么东西?
  我微微笑了笑,对张文非说道,“这是我刚才将体内道炁散开的原因,你现在再感受一下试试?”
  一边说着,我调动那种墨绿色的能量。将其隐匿在道炁柱的旁边,一瞬间,澎湃的道炁波动重新从我身上奔涌出来。
  张文非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也没再多问,自顾的回到自己床铺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