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639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想说的是,他根本不需要这样的苦修,就可以打赢陆羽那个家伙啊。
  那小子,在他李夸父面前,不是如草芥如蝼蚁一般脆弱么?
  这样的一个垃圾,值得他如临大敌?
  “没有可是。”中年人冷冷一笑,“夸父,陆羽是我自己的儿子,我能不了解他?原随云比起你如何?就那么死在了他手里。半年后的论道灭神,你若不想死在陆羽手里,就尽全力,把你的刀给我练好。”

  “是,义父。”
  李夸父咬着牙,佝偻着身子,又站了起来,迎着漫天的黄沙和风雪,无比艰难又执拗的劈刀。
  一刀,两刀……许多刀。
  中年人冷眼看着这一幕,脸上看不见丝毫表情,任谁,也无法猜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正在此时,他突然皱起了眉头。

  他抬头看天。
  天上除了遮天蔽日的风雪,什么都没有。
  “这……是魏兄‘诸天生死轮’的拳意啊。如此暴虐,这般霸道!我感受到了,整个星球,整个天地,都在为他的拳意颤抖。难道说——”
  中年人脸色顿时一变。
  “义父,怎么了?”李夸父也察觉到了中年人脸色变化,连忙问道。
  他五岁拜到此人门下,二十多年过去,何曾见过这个如天神般强大自信的男人,如此这般时态过?
  中年人沉吟片刻,声音带着金属般的质感,缓缓说道:“夸父,有个人……是义父的老友。二十年前紫禁城的‘论道灭神’,我险胜他半招,赢了个天下第一的虚名。不过若当时他妻子没死,他没有心态失衡,输的,绝对会是我。那时候的他,太强大了,我连一丝一毫战胜他的机会都没有。”
  “义父,输了就是输了,哪有那么多如果呢。”

  李夸父说,“在孩儿眼里,义父就是天下最强。”
  “曾经我也是这么想的。”中年人叹了口气,眼神无比复杂,“毕竟他就此消沉了下去,我们修行武道,如逆水行舟,不是进,就是退。我一直在进步,而他沉溺于儿女情长,原地踏步,甚至还在倒退。我为什么要怕他呢?”
  李夸父点了点头,“义父,换做是我,也会如此去想。”
  “夸父啊。”中年人叹了口气,“但是义父错了。”
  “义父您怎么会错?”李夸父不解道。
  中年人缓缓说道:“我的道,是‘存天理、灭人欲’。我们习武,就是要斩断一切欲望,让道理成为这天地之间的唯一。如此,才能变得越来越强大。而这个的道,跟义父,截然相反。他太重情了,年轻时候如此,老了更是如此。正是因为这样,即便他是我们这一代的天赋最强之人,却还是败在了我的手里,当年胜他,旁人或许觉得我胜之不武,我却觉得我胜的当之无愧。”

  李夸父说道:“义父,本该就是如此。您从小就教我,一个人的实力,境界只是一方面,心性其实更为重要。义父您那个老友,性格有缺陷,比武之时,乱了心神,能怪得了谁?”
  “我确实错了。”
  中年人重复了一遍这句话。
  “我不怀疑自己坚持的道理。但魏兄的道理,远不是我想的那么不堪一击啊。”
  中年人抬头,继续看天,“夸父,魏先生始终是那个魏先生,从开始到现在,他的道理,一直都走在了我的前面。能专于情,故能专于武,能专于道。”

  中年人做了个拱手礼,对着遥不可知的远方,鞠了一躬,行了一礼。
  “魏兄,多谢教诲,野狐受教。没想到,我们这代人,你魏兄会是第一个踏出这一步的人。只是千年玉老,一夜枯荣。魏兄这样的人物,注定不会容于这个俗事,魏兄今天所做之事,犹如昙花盛放,只能留下刹那芳华了。可惜没能亲眼见证,野狐抱憾终生啊。”
  他又是鞠了一躬,然后喟然一叹,无比唏嘘。
  “义父,到底怎么了?”李夸父完全蒙圈。
  “有个人,燃烧了自己所有的生命力,强行踏入了人仙之境。”
  陆野狐眯着眼睛,苦笑一声,“从今而后,无论是我、陈青帝、还是纳兰家那个曾经的护国罗汉,都要尊他为真正的天下第一。可惜,他照亮了这个沉寂的时代,却让我们这些人,彻底陷入了永夜。”
  京城。
  人间四月,桃李芳菲,惠风和煦。

  即便是在京畿之地,人间也是一片暖绿,春意盎然。
  纳兰家是满族,更是前朝皇族,在新朝,自然变得无比低调。
  不过跟叶赫那拉、爱新觉罗等皇族不同,纳兰家并没有在上个世纪的那场十年浩劫中,经受多么大的打击。
  纳兰家最有名气的人,是个文人,号称满清第一词人的纳兰性德。
  但纳兰家,其实是个武道世家。
  凡是纳兰家的人,都很能打。

  基本上,每一代,都能出一个武圣,好几个亚圣。
  一名化劲宗师,就能镇住一个大家族三十年气运了。
  何况是武圣?
  虽说那场浩劫很大很大,但纳兰家从来都极为低调,也就是一直延续了下来。
  到了新世纪,这个国家开放了,言论自由了,纳兰家也开始逐渐的有子弟外出行走,不过大多数时候,纳兰家的人,还是习惯住在老宅子里。
  老宅子就位于紫禁城的龙门不远。
  满清时候,这个家族,世代替爱新觉罗氏看守九龙门,已经成了习惯,轻易改不过来了。

  到了新中国,这一代的家主九王爷年轻时候也替国家看守过国门,给太祖和太宗都当过贴身保镖,太宗甚至还送了他一把刀,上面刻着护国罗汉四个大字,有了这把刀,纳兰家即便不从政不经商,在偌大一个京城,天子脚下,也是衣食无忧,无宵小敢惹。
  不过纳兰家从不张扬,最近二十年,华夏曾经的护国罗汉九王爷就在老宅修身养性,每天不是听京剧就是钓鱼,从不外出,也不接待任何客人。
  唯有今天,纳兰家打开了祖宅大门,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树开。

  一个以青帝为名的男人。
  纳兰家的宅子很大,处在帝都一环之内,离紫禁城的龙门就一墙之隔,里面居然还几进几出有山有树有湖,在这个哪怕靠近后海一带一个破落四合院都要论亿来卖的时代,这是一个匪夷所思的事情。
  若这处宅子所占用的土地,拿来修建一座商业大厦,其商业价值破千亿都有可能。
  但纳兰家,值得这样的匪夷所思。
  每十年一次论道灭神,论出一个天下第一,这个天下第一,若无意外,便要替华夏守十年的国门,九王爷守过,陆野狐守过,现在守国门的人,正是站在湖畔的这个颜白如玉、身姿潇洒如仙的男人,他看起来四十岁左近,正是一个男人春秋鼎盛的光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