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4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知道了。”曲刚冲着贺敏摆摆手。
  贺敏拿起票据夹,走出屋子,随手关上屋门。
  曲刚长嘘一口气,脸上出现了笑容,他暗暗庆幸,庆幸还好没听张天彪鼓动。他心中一个疑问也随之解开,怪不得楚天齐的电话只能晚上打通呢,原来人家白天在开会。紧接着,他也不禁奇怪,奇怪县局怎么没接到相关的会议通知。他还是在十一号的时候,接到过楚天齐的一个电话,楚天齐当时也只说是要出趟门。后来有事汇报的时候,也只能选在晚上再通话。
  楚天齐回到单位的时候,已经快上午十一点了。他回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贺敏打电话,让贺敏来拿自己的票据,进行报销。他之所以这么做,并不是着急报票回款,而是要通过这些票据,让人们知道他回来了,让人们知道他这些天在首都开会。
  其实楚天齐这次并不是参加什么公丨安丨部会议,而是去首都特训,和去年那三个月的特训性质一样,是保密的,但时间却仅有一周。他是十一月十日下午接到的特训电话,要他十一日下午报到,十二日正式特训。于是他给周子凯去了电话,只说自己要请假十天。周子凯没有细问,但嘱咐他必须二十四小时内至少开机一次。他简单收拾一下,坐上了十日晚上的火车,十一日早晨就到了*。到了*后,他才给曲刚、赵伯祥分别去了电话,只说自己出门一周多。

  这一周时间,楚天齐参加了非常紧张的特训。在特训之余,他会按规定允许时间打开手机,接听电话,以便了解自己想知道的事情,同时也处理一些公务。
  在这次*培训期间,他还遇到了一件事。那是昨天下午,培训结束后,楚天齐和一个教官去喝咖啡。在中途去洗手间,经过另一间屋子的时候,他无意中透过门缝看到了里面的两个男人。那两个人一个是宁俊琦的爸爸,沃原市委书记李卫民。
  另一个人他也见过,还是在去年特训期间见的,当时那人是被教官领到宿舍的。教官出去后,那人问了他的一些情况,对他很亲切。那人没有介绍自己,但楚天齐看对方气质觉得应该是官场中人,他还觉得那人似曾相似,却又想不起来在何时何地见过。
  没想到,昨天又见到了这个人,而且是和李卫民在一起。楚天齐已经能够断定,自己首都培训之事肯定是李卫民促成,可能也跟那个男人有关,但那个男人是谁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失踪”一周多的局长,又重新露面了。楚天齐被有关部门控制的说法弱了一些,但关于被调查的传言并没有停止。有说他被有关部门要求“随叫随到”,还有说让他等候处理,也有说他被要求尽快回到原交流地。可以说,百分之八十的人都认为他和何氏药业有牵连,都知道他两次被要求公务回避的事。
  单位的人们发现,楚天齐“失踪”后再次回到单位,和以前确实有很大不同。最明显的是,在办公室的时候很短,有时一、两天才能见到他一次,而且在单位停留时间很少。人们往往可以利用这难得的机会,去找他签上一些需要报销的票据,也顺便观察一下他怎么了,当然并没有实质性发现。不过有些人注意到,他确实回避假药案了,就没见他主持过相关会议,也没听说他了解过相关情况。
  单位人们的猜测与怀疑,楚天齐发现了。实际从十一月七日被张天彪在会上要求公务回避的时候,人们在看自己的时候,眼神就满是异样。十一月十九日首都归来,又加了一个“更”字。
  既然市局、县政府、县局都要求自己公务回避,楚天齐也就没有自讨无趣,便不再过问假药案侦破的事,即使曲刚要汇报此案,他也马上要求对方打住。至于雷鹏打电话,想要了解相关破案情况,楚天齐也让他打电话给曲刚。雷鹏不知道楚天齐被要求回避的事,还调侃对方太官僚,等级意识太强。
  虽然楚天齐回避了假药案,但相关进展和侦破中遇到的一些问题,他知道的清清楚楚。随着对案情的了解,他的心中反而更笃定,更加认定自己的判断。
  整个十一月份,只剩不到一周时间了。这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楚天齐刚签完几张票据,打发走对方,手机便发出“叮咚”的响动。
  拿过手机一看,几个字出现在手机屏幕上:见一面,方便吗?
  楚天齐想了一下,回了两个字:好的。
  一处僻静的所在。
  灯光柔和,音乐舒缓,方桌两端坐着一男一女。
  男孩脸上棱角分明、剑眉朗目,身穿米灰色V领毛衫、蓝色长裤。女孩眉目清秀、长发披肩,上身着粉色低领蝙蝠毛衫,下*身是黑色短裙配黑色打底裤,脚蹬黑色小皮靴。

  女孩脸颊红扑扑的,鼻尖微微沁出汗珠,她用纸巾在脸上轻轻擦拭了一下,低语道:“有点热。”
  男孩“嗯”了一声:“没想到今天会供暖。”
  简单对答后,屋子里静了下来。显得二人喝茶的声音,反而愈发响亮。
  女孩再次打破了沉默:“师兄,是我连累了你。”
  男孩摇摇头:“佼佼,别这么说,好多事情的发生不在意料之中,防不胜防。”
  对话的一男一女不是别人,正是许源县公丨安丨局长楚天齐,和何氏药业许源分公司法人代表何佼佼,楚天齐是应何佼佼之邀来的。
  “师兄,这些天我一直很内疚。本来你这公丨安丨局长当的好好的,就因为我们公司的事,现在不但被要求回避案件,社会上的谣言也扑天盖地的,把你黑的够呛。”何佼佼的语气很是沉重。

  楚天齐一笑:“黑就黑呗,反正我也不白,要是黑成宋朝老包更好,那我直接就是新时代大清官形象了。”
  “你还有闲心调侃,人家都愁死了。”何佼佼嗔道,“都是因为我。”
  楚天齐摆摆手:“佼佼,不要再这么说了,有些事真不是你能左右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弄清一些关键问题,要找到一些关键人员,才能洗刷你们的清白,我也才能脱开干系。”
  “师兄,你相信我们公司是清白的?”何佼佼既欣喜又惊讶。
  “要是不相信你们,我今天能见你吗?”楚天齐反问,然后又说,“你说说这几天的调查情况吧。”
  “好。”何佼佼长嘘一口气,说道,“警方和工商部门出示了一些物证,主要是药盒、药瓶,这些药盒里面有说明书,上面还有防伪标识。我仔细看过,这些说明书以及盒上的防伪标识和何氏药业的一模一样,药瓶和药盒应该也是这样,我分辨不出真伪。只是有一种药的生产日期和批号对不上,那个批号已经三年不用了,但生产日期印的却是今年六月。因此我断定,这批药肯定不是我们生产的,而且我们公司正式上市的药从来没有发生过把人吃坏的事,尤其像这么大规模的,更不可能。”

  听到这里,楚天齐插话:“你和调查人员说了吗?”
  “说了。不过调查人员表示,现在不能采信我的说法,还需要进一步调查,需要到相关部门进一步核实。而且他们还说了,即使真是这种情况,那也不能证明这事和我们无关。”何佼佼不由得又叹了口气,“人家说的也有道理,毕竟药盒、药瓶、说明书、防伪标识摆在那里。”
  日期:2017-05-21 10: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