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4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明德点点头,有些沉重地说道:“我会尽力!”
  梁健点头。
  他走的时候,时间已经八点多了。梁健刚才还未觉得,现在静下来之后,忽然觉得饥肠辘辘。正好这时,门铃响了。小五一开门,那个之前赵经理介绍了一堆的吕萍推着一辆餐车站在外面。
  她像是很害怕,都不敢抬头看房间里面的情况,就站在门口,说道:“梁书记,这是赵经理让我送上来的晚餐。您看看,您喜不喜欢,不喜欢的话可以让厨房换。”

  梁健没看就让吕萍推了进来。吕萍将菜都摆放到桌上后,站在离梁健比较远的地方,小声地问:“梁书记,那您先用,我先不打扰您了。”
  梁健看向她,她站在那里,浑身上下都透露着害怕。梁健皱了下眉头,基本上能猜出她为什么害怕,心中不喜。但也不想和她多费唇舌去解释些什么,有些事,时机到了自会真相大白。
  他挥挥手让她出去。吕萍走后,梁健一边让小五叫沈连清上来吃饭,一边自己坐到桌边,去掀盖子。掀第三个的时候忽然发现里面的盘子上放着的不是菜,而是一张纸条。
  梁健拿过纸条,打开看了一眼,就立即僵在了座位上。
  纸条上写着:你想知道倪秀云是怎么死的吗?这一行字的下面,还有一个电话号码。梁健立即去找手机,可一时慌乱之下,竟找不到手机。梁健心烦意乱,急得大吼:“手机,我的手机呢!”

  仿佛只要慢一秒,他就会永远都不知道倪秀云真正死的原因。
  倪秀云的死对于梁健来说,是心中的一块疤。虽然倪秀云不能和项瑾胡小英比,但倪秀云确实是梁健到太和之后第一个朋友。她和广豫元陈杰他们不同。甚至,在她身上,梁健曾感受到一种温暖,是一种孤身奋战在异地他乡内心感到孤独无助忽然有人出现,告诉他他并不孤独的温暖。可她死了,而他虽然怀疑她不是自杀,也接受不了这个结果,但却无力去推翻这个结果,给她一个公道。
  可现在,忽然有这么一丝机会放在面前,梁健那颗原本已经绝望的心再次燃起希望。
  小五惊讶于他忽然的失态,忙找到手机给他递了过去。梁健从他手里一把夺过,忙照着纸条上的手机号码打了过去。
  他拿着纸条的手一直在抖,抖得他都看不清纸条上的数字。
  电话终于拨通,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嘟嘟地声音,梁健感觉自己的心仿佛放在火上在烤……
  就在他等得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电话终于接通了。不等对面说话,梁健就迫不及待地追问道:“你知道倪秀云是怎么死的?”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冷静,像是笃定了梁健一定会打电话来一样,道:“我知道,不过你别急,我是有条件的!”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梁健不意外。许是他的冷静影响了他,让他意识到了自己状态的不对,梁健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克制住心底的激动,尽量让自己平静地问:“什么条件,你说!”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道:“很简单。陈青是自杀的。”
  陈青就是小青的全名。梁健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当即就沉下了脸色,这个人说不定就是之前来找陈青父母的那个人,同时也肯定和陈青的死有着直接关系,甚至,很可能陈青就是他杀的!梁健想着这些,心里怒火中烧,咬着牙,问:“你是谁?”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一点:想知道倪秀云怎么死的,陈青就必须是自杀的。否则,你一辈子都别想知道倪秀云是怎么死的!”电话那头冷冷说道,口吻笃定。
  梁健不服气不甘心,质问:“你凭什么就这么肯定我不能自己查出来!”
  那头笑了笑,道:“我想你应该已经找你的岳父帮过忙了吧?他跟你说了什么?”
  梁健的心沉了下去。
  “如果你想查清楚倪秀云死亡的真相,除了我,没人能帮你。我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如果你答应,明天我希望看到陈青自杀的结案消息。”那人说完就挂了电话。
  梁健拿着电话呆愣地坐在那里,不知如何进退。

  倪秀云死亡的真相,和陈青的公道,他该如何选!
  “发生什么事了?”小五在一旁见梁健神情不对,担忧地问道。
  梁健回过神,看了看他,苦笑了一下,道:“没事。”他不想将这件事告诉小五,可能是因为他心里的天平已经开始在倾向于前者,可他自己还没意识到这一点。
  他不是什么圣人,他只是个凡人,有私欲,有缺陷!
  夜里,一个人站在窗前,看着窗外楼下的那片黑黝黝的花园,心里沉甸甸得难受。他忽然很想念项瑾。
  想起她最后发来的那三个字,胸口又不可抑制地疼了起来。
  梁健扭头看着桌上的手机,犹豫了一下,将手机拿了过来,找到项瑾的电话号码拨了出去。电话响了两下被摁掉了。
  梁健愣愣地看着通话结束的手机画面,疼得难受。缓了好久,发了一条短信过去:“还好吗?我还要一点时间,才能把事情处理完。等处理完就来陪你,等我好吗?”
  短信过去,犹如石沉大海,没有丝毫回应。
  梁健拿着手机等了许久,终究还是只能将手机放下。夜里,熟睡中,忽然惊醒。梦里,他听到有人在耳边说:“梁书记,你是个好人!”可这声音刚落地,忽然又变成尖利的大喊:“梁健,你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梁健,你不得好死!”

  醒来后,梁健一身冷汗。靠坐在床上,再也难以入眠。就这么坐到了天亮。
  七点左右,沈连清上楼来,和他一同出现的还有陈青的弟弟。梁健看着站在沈连清后面的陈青弟弟,不由诧异,问:“有什么事吗?”
  陈青弟弟有些犹豫,年轻的脸上露出些难以启齿的尴尬和愧疚。
  “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没关系。”梁健看出了他的迟疑,便开口鼓励。陈青弟弟低着头,不敢看梁健的眼睛,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我爸妈说,我姐的案子他们……他们不打算追究了!”
  梁健震了一下,皱眉问他:“为什么?”
  陈青弟弟摇了摇头,回答:“我也不是很清楚。早上起来的时候,我爸妈突然说准备回老家,还说不打算再追究下去了,我觉得我应该上来跟您说一声!”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而后又补了一句:“我猜测,可能跟昨天那个来找我爸妈的人有关系。”说着,他又犹豫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我昨天半夜迷迷糊糊看到我爸在打电话。可能就是给那个人打的!”
  梁健心中蔓延着无法言喻的复杂。陈青父母忽然放弃追究的决定,替梁健做出了一个选择。原本的犹豫,难以抉择,此刻变得顺理成章,心安理得。可,真的心安理得吗?
  梁健不愿意去深想,藏起心底的那些复杂情绪,问陈青弟弟:“那你怎么想?”
  陈青弟弟迟疑了一下,回答:“其实昨天那位明局长来我们谈话的时候,我问过他,他说,就目前掌握的证据来看,我姐姐……我姐姐她自杀的可能性比较大。”
  日期:2016-06-23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