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4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宋星理事估计也觉得事情有些荒诞,走过去跟几个人协商了一下,看样子似乎是准备偃旗息鼓,夺位赛就此取消,一切排名按往年的规矩办。
  但就在宋星理事准备宣布的时候,台下忽然又站起来了一个人,模样看起来矮矮瘦瘦的,用尖利的声音开口说道,“云南分会魁首白启文,挑战广东分会。”
  听到他的话,所有人都是一愣,我也错愕的转身回去一看,这个黑瘦的白启文,看模样是坐在最后一排的癸字区。
  实际上云南这个地方,玄学力量很强,甚至不比玄学会几个超级分会的力量弱,但云南那边的玄学力量,更多都是不与中原沟通的巫蛊之道。真正参与到玄学会的人却极少,所以在玄学会各大分会中,只能排在最后的位置。
  主席台上宋星理事听到他的话,眉头皱了一下,但旋即就开口说道,“夺位赛期间,位置靠后的分会,随时可以挑战前面的分会。广东分会和云南分会出战之人,你们都到主席台上来吧。”
  他这话一说完,广东分会的所有人包括我在内,都是脸色一变。
  根据夺位赛的规则,每个分会确定下来参赛人员之后。就不能更改了!这就意味着,不管其他什么分会挑战我们,就只能让受重伤的张文非出战!
  这也是这么多年,夺位赛一直没什么分会愿意参加的原因之一,一旦挑战上面的席位没有成功,还受了重伤的话,非但更高的席位夺不来,甚至自身的席位也都保不住了。
  只是一般来说,也没人会这么不要脸,硬抢这种名额,这种事情,一旦做了。那可就是结了死仇,排在下面的分会,不是得了失心疯,肯定不敢这样得罪上面的分会。

  但这个云南分会的白启文,这次是发什么疯?只是为了抢夺考前的名额吗?
  事情肯定不是这么简单,我皱着眉头,往韩稳男和陆振阳那里看了一眼。
  此时两个人都已经醒了过来,而韩稳男坐在那里,闭着眼睛似乎在调理身体,而陆振阳则是一脸阴笑,正往我这边看着。
  一瞬间我就明白了过来,这个云南分会的白启文。之所以有这么大的胆子,肯定是陆振阳授意的!

  有京城分会作保,有陆振阳这样的人授意,白启文自然不用害怕我们广东分会。
  虽然我击败了陆振阳,但陆振阳可是京城陆家的人,如果非要选择一个人得罪。任谁也只会选择形单影只的我,而不是家族势力无比庞大的陆振阳。
  白启文得意洋洋的走上了主席台,而我们这边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由我站起来,宣布放弃这次夺位赛。
  他们的手段很不要脸,但却相当的有效。于是,广东分会的顺位从原本的第八,顺延到了第九名。而云南分会获得了第八个观摹真龙脉的资格。
  原以为陆振阳的手段就此结束了,但没想到,我远远低估了他的无耻,紧接着,坐在我们后面的数十个玄学会魁首,一个又一个的站了起来,宣布挑战广东分会。
  就这样,我们的顺位一路顺延,直到最后一名才算结束。

  虽然我心里不在乎这个顺位,也不在乎观摹真龙脉,但广东分会的其他人在乎,这个顺位,甚至可能影响到他们一生的发展。
  我回头看了看白启文等人,又抬头看了下依然用阴狠目光看着我的陆振阳,把他们的名字都记在了心里。
  原本我还犹豫着是不是要把那个黄白色的印章法器还给陆振阳,现在看来。他根本就不配接纳别人的善意。
  魁首夺位赛到此时,终于算是结束了,等宋星理事宣布之后,所有人开始有秩序的退场。

  经此一役,最大的赢家是云南分会,他们从最末一位,直接获得了第八名,而最大的输家,自然是我们广东分会,从第八名,来到最末一名。
  而其他的分会,后面几乎是按照原本名次排着顺序来挑战我们的。到最后,名次跟最初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区别。
  等所有人都离开之后,礼堂里只剩下了我们广东分会的人,每个人脸上都带着阴郁之色,坐在那里,不动也不说话。
  尤其是张文非,他受伤之后,本就脸色苍白,此时更是满脸的愧疚,坐在那里,死死的咬着嘴唇,脸色差到了极点。
  最后还是我站起来,招呼着众人,一起离开了礼堂,回到了各自的房间里面。
  晚上回去之后,张文非还是郁郁寡欢的坐在房间里面,一句话也不说,甚至连晚饭送过来他也没动筷子。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只是过去问了问他的伤势情况,得知他大约需要十几天才能恢复伤情,我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身体受伤,肯定对观摹真龙脉有影响,要是按照之前的名次,观摹真龙脉之时。张文非肯定无法把身体状态调到最佳,现在排到最后一名,对他说不定反而是好消息。

  倒是韩稳男和陆振阳的伤情也跟他差不多,他们俩可是最早进去的分会之一,要是他们俩因为伤情,观摹真龙脉之事,出点什么问题,那乐子可就大了。
  不过这俩人都出身名门,天赋又都极强,不管他们家里,还是玄学会这边,想来都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这种情况出现,一定会想办法帮他们解决的。
  我又安慰了张文非几句,但他满脸的自责根本没有消散多少,我叹了口气,知道劝不住他,只好自己先回床上躺着了。
  张文非对分会的其他人很愧疚,实际上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今天虽然是他主动申请出战,但最终做出让他出战决定的却是我。而且陆振阳之所以用这种方法对付我们广东玄学会,原因也是我当众击败了他。
  要论责任,显然我的责任比张文非更大一些,只是张文非主动把责任全包揽了,广东分会的其他人反倒是没人谴责我。
  沉闷的一夜过去,第二天一早,我和张文非才刚起床,就听说排在第一的陕西分会把名额让给了第二的河南分会,此时河南分会的人已经被玄学会派来的车接走了,应该是已经去了真龙脉那里。
  估计是韩稳男的伤势不轻,暂时还未完全调理过来,倒是让张昆仑平白捡到了第一的机会。
  经过一夜的思索,张文非似乎对之前的事情看开了一些,上午的时候,他忽然主动跟我开口说话了,说要去给广东分会其他几个人逐一道歉,然后再利用这些天时间。跟大家一起交流一下修行上的问题,如果能帮大伙稍微提升一些境界,也算是一点小小的补偿。

  说完,他第一个先给我道了歉,说那天自己不该一时冲动。
  他这话倒是说的我有些汗颜了,苦笑着跟他说。“这事儿咱俩都有责任,你跟我道哪门子歉?咱俩还是去找别人吧。”
  接下来,我俩去把广东分会其他八个人都叫了过来,然后公开给他们道了歉。
  日期:2016-06-22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