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980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于是,我就不禁在想,我的妈妈呢,别人爸爸忙,妈妈接;妈妈忙,爸爸接;可是,为什么放在我身上,每一次都是爸爸在忙,没人接,
  后来,看过西游记,我一度怀疑自己就像孙猴子一样,是从石头缝子里面蹦出来的,别人爹生妈养,我天生地养,别人有的,我没有,注定我要独自在?暗和孤独中前行,
  每一次,我愤怒的质问父亲的时候,那个身材略微发福,总是沉?寡言的男人就会变得更加沉?寡言,我害怕那种死一样的安静,所以,我不问了,我疯狂的寻找着我母亲的痕迹,可惜,我找不到,
  再后来,学了生物学,我知道石头不会交配,生不出我,我和别的孩子一样,肯定有妈,我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就一定有妈,只不过,我被抛弃了,仅此而已,
  我学会不再过问她了,也习惯了孤独,
  习惯了孤独……多么悲哀的五个字,
  但,我终究还是无法面对内心的拷问,我清楚的知道,我想念那个我没有见过的女人,
  无数个深夜,我偷偷缩在被窝里独自练习,练习着去喊“妈”这个对我来说陌生又熟悉的字眼,幻想着有一天,如果我能见到她,可以做到脱口而出,
  可能是幻想这一幕幻想的太久太久了,以至于,当这一切真正发生的时候,我都有些分不清到底是现实还是那个我重复做了二十多年的梦,但……那个“妈”字,我喊的理所当然,如我所期盼的一样,真的是脱口而出,仿佛那只是人类从生下来的时候就拥有的本能一样,
  直到,滚烫的泪水从我脸颊落下,烫的我浑身不可抑制的哆嗦的时候,我才终于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这种真实的触觉告诉我这不是梦,
  我抬头,泪眼朦胧了视线,但却始终聚焦在那个背对着我的女人身上,
  当时,我真真切切的看到,那个原本犹如枯寂了的女人的身子竟然在一瞬间剧烈的颤抖了起来,甚至有些左右摇摆,摇摇欲坠……
  然后……她缓缓扭过了头,
  她可能真的是很久很久没有动弹了,以至于在扭头的时候动作很慢,仿佛脖颈的骨骼是用机械打造的一样,正在缓缓的运转,终于她转过了脸,
  隔着一层寒冰之门,我无法清晰的看清楚她的脸,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但是,我仍旧能看得出,她应该是极美的,鹅蛋脸,只可惜五官朦胧,满头刺眼的白发凌乱垂落,挡住了她的半边脸颊,
  唯独那双眸子,明亮的惊人,似乎厚厚的寒冰之门都无法挡住她的眸光一样,
  我看清了那双眸子里蕴含的东西,有悲苦,有疑惑……
  终于,她站了起来,缓缓走到了那寒冰之门前,因为站的近了,我看的更清晰了,她确实很美,五官很精致,只不过面色苍白的很,脸上带着一种我看了觉得心疼的悲苦,那一头刺眼的白发散落在脸颊上的时候,更是让她多出了一种我无法用语言来真切形容的感觉,
  她在看我,最开始的时候,眸子里有不敢置信,也有疑惑,可是,渐渐的,她的眼光温柔了下来,温柔如水,也在滴水,或者应该说是……泪,
  清澈的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簌簌从她的眼眸中落下,她没有像我一样情绪崩溃,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嘴角都微微勾起了,很温柔,仿佛脸上的棱角都一下子柔和了不少,堆积在脸上的绝望和冰冷漠然在一点点的土崩瓦解,从始至终,她都没有眨眼,也没有抬手擦去泪水,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我,仿佛生怕错过每一秒可以看着我的时间,
  时光,在这一刻仿佛凝滞了一样,
  她是个女人,但是却在笑,温婉如水,但却可以容纳一切;我明明是个男人,但却嚎哭的就像是一头野兽,
  我想,这个时候我一定是丑陋而狰狞的,二十年来的泪水和委屈,似乎要在这个时候一下子全部倒出来,从来没有一个女人给过我这样的感觉,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让我觉得如此宽阔,可以尽情的挥洒自己的情绪,
  就算是花木兰……都没有过,面对着花木兰,更多的时候,我很踏实,但却不是这种可以容纳、包裹我的一切的感觉,
  过了很久,我不知道到底是十分钟,还是二十分钟,或者是一个小时,我也不知道人怎么可以有那么多的泪水,让我这么久都无法挥洒出来,反正,就在我喉咙沙哑的时候,她终于开口了,一袭白衣胜雪,一头白发倾城,宁静的站在那里,用一种温柔的仿佛能抚平我内心一切创伤的声音在轻轻的说着:“我知道,你是我的天儿,你的眉眼和你小时候一模一样,像极了你的父亲,却没有像了一丝半点的柳家人,或许,你的骨子里就带着葛家人的倔强,哪怕是呱呱坠地的时候,也不肯让自己的相貌被其他姓氏染指……

  真的就像是做梦一样啊,我想出去,出不去,没想到你能来看我,我忽然觉得再没有什么遗憾了,二十年来的苦难,有你的这一份惦念,值了……”
  说着,她隔着寒冰之门,对着我张开了双臂,轻声说道:“过来,让妈抱一下,妈想你,天天想,夜夜想……”
  一下子,我崩溃了,也疯狂了,
  二十年来,最大的渴望这个时候彻彻底底的控制了我的内心,我眼中再没有周围的人,只剩下了那个对着我张开的怀抱,我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朝着她冲了过去,甚至都忽略了那寒冰之门,以至于最后“啪”一下子撞在了寒冰之门上,撞得我一个趔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没有放弃,谁挡着我,谁就是我的敌人,即便是门,
  于是,我跳起来,龙力爆发,疯狂的锤击着那寒冰之门,血与骨横飞,染红了寒冰之门,但是我感觉不到疼痛,我也看到她在里面焦急的说着什么,脸上挂着心疼,可是我听不到她的声音,我的眼睛里只剩下了这扇门,脑子里也只有一个念头打碎它,无论是什么挡在我面前,都要摧毁,
  “给我醒来,”
  忽然,一声大吼在我心间炸响,震得我脑袋都“嗡”一下,当时整个人瞬间清醒了,然后就听到墨桀在我心里说:“你冷静些,你已经魔怔了,”
  我愣了,不甘的看着寒冰之门,透过寒冰之门,我看到了她让我心疼的笑容,她眼中带着心疼,但是笑容却很满足,轻声和我说:“别打了,你打不碎它的,不用挣扎了,就这样让妈看着,看一会儿,只需要一会儿,妈就满足了,”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有些痛苦的抱着头顺着寒冰之门一点点的坐下,心里充斥着一股子无力感,
  结果,就在这时候,墨桀又忽然说道:“不要放弃,把你的血涂抹到那门上,我好像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
  日期:2017-01-03 18: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