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4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消彼长之下,我终于看到了取胜的契机,心里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再次调动墨绿色珠子内的力量,往阎罗笔上送了过去。
  跟上次一样。我拼尽全力,依然只能调动极少的一部分能量,化成一道绿线,通过阎罗笔,再次送到阴阳鱼之中。
  这一次,阴阳鱼图案之中的绿色愈发的浓郁,而且那些绿色能量不再均匀分布在整个阴阳鱼图案之中,而是往四周边缘汇聚而去。
  随着往四周汇聚的过程,韩稳男的树叶法器缩小的速度愈发快了起来,等这些绿色能量到达阴阳鱼图案边缘之后,那个树叶法器已经恢复成了开始时的模样,几乎跟阴阳鱼一般大小。
  而那墨绿色的能量。到达阴阳鱼边缘之后,也不再变化,而是在阴阳鱼图案的边沿染上了一圈绿色。
  阴阳鱼本就是太极两仪之相,对风水师来说,这个图案意味着完美,此前我看着阴阳鱼之时。就觉得这个图案完美到了极点。但不知为什么,此时看着边沿染上一圈绿色的阴阳鱼图案,我却忽然觉得之前的阴阳鱼似乎并不是那么完美,而眼前这个图案才能称得上完美。

  这个想法只是一晃神时间,就被我抛到了脑后,开什么玩笑。太极两仪,乃是玄学基础所在,要是觉得阴阳鱼图案不完美,那岂不是将玄学基础都抛弃了吗?
  我稳定心神之后,再往韩稳男身上看去,此时他脸色已经变得青黑,额头上青筋暴露,很显然已经到达了极限。
  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再度引出墨绿珠子上的能量时,韩稳男终于猛地吐出一口血,身体一软,直接往地上瘫倒下去。
  与此同时,空中正与阴阳鱼图案做最后抗衡的树叶法器,因为失去了力量支撑,也颤颤巍巍的恢复成了原状,直接往下面跌落下去。
  不过毕竟是天师法器,自有一番灵性,没有直接跌落到地上,而是朝着韩稳男的身上飞了回去。
  尽管我对天师法器十分觊觎。但毕竟这是天师法器,对方又是秦岭韩家,我犹豫的一下,还是没敢冲上去把这天师法器抢过来。
  更何况玄学会也没有给我这个机会,就在韩稳男倒下的时候,就有救治人员跑了上来,等树叶法器回到他身上的时候,玄学会的人已经把韩稳男抬了下去。
  紧接着,宋星理事也重新回到了主席台上,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开口宣布了最后的结果。
  “广东分会周易获胜!”
  直到宋星理事宣布结果之后,我心里都还有些恍惚。
  韩稳男,这个公认的年轻一辈第一人,寻龙境界第一高手,就这么被我击败了?
  之前我虽然自信有能力跟韩稳男抗衡,但我绝对没想到能获得最终的胜利,之所以挑战他,也不过是为张文非,以及为我自己争一口气罢了。
  没想到,最终的结果,居然是我美梦成真。
  此时此刻,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包括甲字区、乙字区所有的年轻天才。

  我往下面扫了一眼,正好看到甲字区河南玄学会,邙山张家的张昆仑,他脸上依然挂着憨厚的笑容,不过眼神灼灼的看着我,似乎要牢牢把我记住的样子。
  我嘴角轻挑,微微一笑,然后又回头看了一眼刚被抬下去的韩稳男。
  虽然我击败了他,但也不得不承认,他绝对有年轻一辈第一人的实力。
  我体内的道炁已经到达了引炁如柱的境界,可他居然比我还强!只依靠自身实力的情况下,我全力使用阎罗笔,他只凭自身的道炁就能与我抗衡!
  等到后来,即便我用上瞳瞳的力量,他拿出一件天师法器,也几乎将我彻底镇压,要不是瞳瞳提醒我那个神奇的珠子里面蕴藏着一股恐怖的力量,到最后,输的人一定是我。
  虽然很厌恶他们高高在上的样子,但这样的对手,却值得我尊重。
  在宋星理事提供的文件中签了字,然后我抬脚往主席台下走去。此时全场的目光依然全都注视在我身上,所有人都目送着我回到了广东分会席位之后,这才转开目光。
  而广东分会的人也全都聚集到我身边。甚至包括之前跟我有过矛盾冲突的许书刑,他再也维持不住脸上的骄傲,臊眉耷眼的凑到我身边,跟其他人一样恭贺我的胜利,最后才尴尬的对我开口说,“周兄。之前多有误会,还请周兄不要介意。”
  我微微一笑,从一开始我就没把他防在心上,自然也没什么在意的。
  彼此寒暄两句之后,我把阴阳阎罗笔还给了张文非,笑着对他说,“说起来是我拿着你的法器帮你报仇,可实际上,要没有你的法器,我可打不赢他们俩。张哥,你这个法器着实不凡,等你将来龙气洗礼之后,到达点穴境界,光是凭着这个法器,恐怕我就不是你的对手了。”
  张文非一听,脸上却挂着苦笑,神色有些挣扎的说,“这虽然是我师门传下来的法器,可我怎么觉得,在你手里才能发挥出更大的作用呢?”
  说完之后,他沉默了一下,才叹了口气说,“其实我应该把这支阴阳阎罗笔送给你的,只是,这是我师门一脉传承的法器,我实在是……”
  看着他一脸羞愧的表情,我赶紧打断了他,“你说这是什么话,你要是送给了我,回去赵老爷子还不得打断你的腿啊?”
  一边说着。我一边把阴阳阎罗笔塞到他手里,安慰他说,“你别看现在这件法器在我手里发挥的作用大,那只是你修为不够而已,毕竟这是你们师门法器,等将来咱们都到了点穴境界之后。说不定你用起来就比我更加强大了。”

  嘴里这么说着,但实际上,我心里还是有几分难舍的,一直以来,我唯一接触过的法器就是法器罗盘,而那只是一件辅助类法器。用来寻龙点穴,或者辅助修行,都有奇效,但根本无法拿来战斗。
  张文非的这件阴阳阎罗笔,是我第一次接触到能用来战斗的法器,而且在我看来,这件法器无比的奇异,甚至不比韩稳男那件天师法器差。
  当然,这或许是因为韩稳男无法发挥出天师法器的真正威力,但就之前的表现来说,我真觉得这件阴阳阎罗笔更强。
  寓意太极两仪的阴阳鱼,几乎包含着玄学至理。又怎是那个只知道变大的树叶法器可比?
  而且看着这件阴阳阎罗笔,我总觉得里面还有更加强大的威能,只是我也没办法将其发挥出来而已。
  说实话,我真动过将这件发起据为己有的心思,但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无论什么事情。都要取之有道。所以,最终我还是咬牙将它还给了张文非。
  张文非张张嘴,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最终只是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再说。
  到此时为止,我连续两场生死决斗终于结束了。而今天玄学会真正的活动,也就是魁首夺位赛,终于可以再次开始了。
  宋星理事将之前生死决斗的文件送走之后,隔了大约十几分钟,重新回到了主席台上,宣布魁首夺位赛再次开始。让之前参与的人再次回到主席台上。
  只可惜的是,此时张文非、陆振阳,甚至韩稳男都身受重创,无法再次参与夺位赛,只剩下其他几个人,面面相觑的站在主席台上。不知道该怎么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