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3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外,他的话听起来似乎是在赞扬我,但我心里并不在意,他斯却是要使用法器了。但这并非是他说的那样,我配得上他使用法器,而是因为,我把他打的不得不使用法器。
  我此时还有余力,而他,再不使用法器,马上就要落败!
  我嘴角挑起一丝冷笑,重新捏紧了阎罗笔。
  此时,韩稳男手里也突兀多了一个小小的树叶状东西,不过他并未着急向我出手,而是低头看着手里拿出来的那个东西,口中似乎有些感慨的说道,“本以为我温养多年的天师法器,第一次出手一定是面对张昆仑,却不想,今天提早拿了出来……”
  我嘴角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他说什么?天师法器?
  天师法器!
  我脑子里嗡的一声响,甚至都没有听清楚他后面的话,脑子里只剩下了这四个字不断盘旋。
  天师境界,对任何一个修行之人来说,都是神祇一般的存在,迄今为止,我进过的杨仕龙、叶翩翩等人,无一不是俱备莫大威能之辈,但即便是他们,也仅仅只是地师的巅峰而已,距离天师还有缈若鸿沟的一线之隔。

  真正的天师,究竟会有怎样的威力?而天师使用的天师法器。又会有怎样得威力?
  这些问题我没有答案,但我知道,这绝对是我此生将要面对最危险的情况。
  不光我被这四个字吓住了,台下所有观众,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也全都突兀的一静,进而一个个全都面色涨红的站了起来,探着头往韩稳男身上看,试图看到他手中的天师法器究竟长什么样。
  另外还有不止一个人在同时感慨。

  “秦岭韩家,真不愧是名满天下的风水世家,寻龙境界的韩稳男,居然都能手持天师法器!”
  就在此时,韩稳男重又抬起头来,再度开口说道,“天师法器,我使用还不纯熟,一旦使用,绝无收手可能,周兄还望小心。”
  说完,他再不废话,将手中的树叶轻轻一扬,然后我就看见这树叶见风而涨,一瞬间变的如同澡盆大小,颜色青翠欲滴。上面每一缕脉络都显得十分清晰,带着一股寒风,迅捷无比的朝我飞了过来。
  一瞬间,我就想起了当初杨仕龙手中那把九枚铜钱组成的法剑,他第一次拿出来的时候,那把原本极其微小的铜钱剑。也是突兀变大,当时方兴还问了一句,说着是不是孕剑入微。

  我不知道孕剑入微是什么意思,但从此时韩稳男的天师法器来看,杨仕龙应该也是摸到了天师境界的门槛。
  眼见那个变得无比硕大的树叶法器朝我飞来,我不敢怠慢,体内的道炁重新往阎罗笔上注入,不过这一次我没有将道炁分成两部分,分别注入阎罗笔内,而是将体内的道炁全部接引阳气,导入阎罗笔内。与此同时,我在心中默念瞳瞳的名字。
  几乎是一瞬间,瞳瞳就回应了我的呼唤。
  这种场合上,我当然不会让瞳瞳出现,而是让她把自己的阴气,注入阎罗笔内。
  从我上大一那年开始,瞳瞳就跟在我身边,呆在玉环之中,不断的修行着《通神法》,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的修行境界一点都不比我差,而且因为阴魂的修行前期没有难关,她此时的实力甚至比我还要强出一些。
  瞳瞳二话没说,立刻就将自己的阴气通过我的手臂,注入阎罗笔之中。
  几乎是一瞬间,阎罗笔内的阴气就达到了阳气的量,我连忙把瞳瞳叫停,然后把自己体内最后一丝道炁也送入阎罗笔内之后,阴阳二气正好达到了平衡。
  虽然这一次我体内道炁不足,总量还不如上一次多。但有了瞳瞳的加入,阴阳二气的总量,几乎比上次多了一半,形成阴阳鱼的速度极快,而且形成之后,整个阴阳鱼图案。连边角都十分清晰,看起来就像一个栩栩如生的实物,而不是道炁虚构出来的东西。
  等那巨大的树叶法器飞到我跟前之后,同样不比树叶法器小的阴阳鱼正好形成,挡在树叶跟前,与之碰撞在一起。

  阴阳鱼中。阴阳二气飞速流转,带着强大的吸力,将这树叶法器牢牢的吸附在自身,而那树叶法器却诡异的在继续变大,边缘处的叶片看起来十分柔软,看起来就像布片一遍,不断的增大,并往阴阳鱼上包裹而去,看起来似乎要将阴阳鱼完全包裹起来。
  虽然看不出这法器的功用,但任谁看到这一幕也知道,一旦阴阳鱼被树叶法器包裹之后,肯定会凶多吉少。
  我体内的道炁已经完全送到了阎罗笔中。瞳瞳此时虽有余力,但孤阴不长,单靠瞳瞳的阴气注入,并不能起到太大的作用。
  树叶法器还在不断增大,眼看已经将阴阳鱼的边缘部分包裹了进去,而且继续往阴阳鱼的下方延伸发展。
  怎么办?难道跟之前一样。索性打破阴阳鱼的平衡,将其再次引爆?

  我看了眼树叶法器,刚才韩稳男都能在阴阳鱼的爆炸中平安的活下来,现在阴阳鱼的力量虽然增强了一些,但这可是天师法器啊,又怎么可能扛不住阴阳鱼的爆炸?
  这种方法绝对不可行。一旦引爆阴阳鱼,我将再无战斗力,而那个树叶法器只要不被完全摧毁,韩稳男就能继续对我出手,到时候,我将毫无抵抗之力。
  慌乱之中。我抓住胸口的玉环,试图再从中获得一些道炁补充,但上面的龙脉之气早就消失殆尽,又怎能补充我的道炁?
  就在我六神无主的时候,玉环内的瞳瞳忽然对我说道,“哥哥。你可以使用那个珠子里面的力量。”
  珠子?什么珠子?

  我下意识的往身上一摸,还真摸到了一个惨绿色的珠子,楞了一下之后,我才回忆起来,这是当初黄泉河内,那个金色头颅送给我的东西。
  当时我并没搞明白这是个什么东西,一直到现在也不明白。
  我焦急的问瞳瞳,“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感受不到上面的力量?”
  “我也不知道,但我能感受到上面非常恐怖的力量,哥哥你尝试一下,引导珠子的力量送到法器之中。”
  情况万分危急,我也只好死马当成活马医,手里捏着这个惨绿色的珠子,尝试着引导上面的力量。
  原本我从这个珠子上什么也感应不到,但这一尝试,却真的有一股墨绿色的能量,通过我的引导,往阎罗笔上涌了过去。
  这股墨绿色的能量十分微小。跟我之前的道炁,还有瞳瞳的阴气根本没法比,但就是这么一股微小的墨绿色能量,通过阎罗笔,到达那个阴阳鱼图案之后,却将整个阴阳鱼都染成了墨绿色,只是在那个翠绿色的树叶法器映衬下,显得并不那么显眼。

  与此同时,那个不断增大的树叶法器,此时像是忽然断掉了养分一样,几乎一瞬间就停住了增长,边缘部分变得有些颤抖。甚至缓缓的往回缩了回去。
  我大吃一惊,怎么也想不到,只是那么微小的一股能量,居然真能应付这个恐怖的天师法器。
  我抬头再往韩稳男那边看了一眼,此时他面色苍白,身体也在不停的抖动,明显能看出来,他维持这个天师法器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