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755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恒道集团也好不到哪去,他们同样受到了很多限制,汉江药厂还在研发和实习阶段,无法给总公司带来效益,步行一条街更是毫无利润可言,好在恒道集团的底子还厚,勉强维持并不太难,但地盘和其他的一些偏门收入,却直线下降。
  史正杰和潘飞瑞成了苏老大和萧博翰火拼的最大收益者,他们抓住了这大半年的有利时机,大刀阔斧的开拓了市场和地盘,从趋势上看,已经可以追上恒道,永鼎公司两家公司了,让过去一家独大的势力格局,变成多头并进的复杂局面。
  这一切停在萧博翰的耳朵里都是毫无价值的,他对恒道的一切都是那样的茫然和模糊,他甚至都不知道恒道还有洋河的生态园,也不知道什么步行一条街项目,这让每次带来消息的雷刚都失望而忧愁,每一次离开的时候,他都要和鬼手两人长吁短叹好长时间。
  萧博翰还是依然如故的生活着,外面的一切一点都没有给他带来什么烦恼,这不得不说也是难得的一段休息时间,善于算计和思索的萧博翰在多少年来,第一次又了可以什么都不想,什么都可以放下的心态,不,或者他也在想,但他的注意力还是停留在每天和蒙铃的相处上,他想的大多是蒙铃。
  第二百九十章:一代枭雄
  就像现在一样,当一阵吉它声在他耳边响起,他就抬起头,四处搜寻起来,他看到蒙铃房间的灯光在亮着,他轻轻的走了过去,推开门,一下就看到了蒙铃,她怀中抱着一把吉它,两眼含着泪花望着他,手指轻拨,一串熟悉的旋律飞进他的脑海:

  你象那蓝色的小三和弦
  轻轻的流淌在我的指尖
  温柔如水是你的灵魂让我沉醉迷恋..........。
  这熟悉的歌声像一道清泉流进萧博翰的心里,融开了心底一段尘封的记忆:“这歌我熟悉,我过去经常听到!”萧博翰喊了出声。
  不错,过去蒙铃也是经常给他唱这首歌的。
  蒙铃仿佛没听见他的喊声,依然动情地唱着:
  我曾在菩萨前许下了愿
  让幸福撒满你身边
  只愿今生守护着你
  永远永远永远……。

  歌声在萧博翰脑海里回荡,记忆在歌声中拼接,有火花迸发,点燃了记忆的天空,萧博翰想起了自己在很多个夜晚拥抱着蒙铃的时候,她总是轻声的为自己唱这首歌的情景,想起了也是在这个房间里,自己来看望蒙铃,两人情意绵绵,激情澎湃的那一刻,还想起了第二天一早贝贝想要对自己的扑咬,一连串的记忆像潮水般涌进脑海,最后定格在柳林河大桥上,自己面对几个带着面具,拿着枪的人的那一刻,对了,还有自己腾空而起跌入河中的那个画面!

  萧博翰的眼睛在发亮,呼吸也急促起来,猛地走过来抓住蒙铃的双肩喊道:“我是不是遇到枪击才丧失了记忆?!”
  蒙铃手里的吉它跌落在地,喜极而泣道,“是的是的。博翰,你想起来了!你恢复记忆了!”
  萧博翰喃喃道:“我想起来了。我全想起来了!蒙铃,是你又一次救了我!你从河里打捞的我,我记得那时候你流泪的眼睛。”
  他流着激动的泪水把蒙铃一把抱进怀里。
  蒙铃紧紧拥着萧博翰,幸福的泪水奔涌而出,泣不成声道,“博翰,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你终于醒了,我不是在做梦吧?!”
  “不是的,不是的。我全记起来了,你是蒙铃,是我的秘书,还是为了我才来到这山里躲避的。”萧博翰两手捧起蒙铃沾满泪水的脸,絮絮叨叨地说道,轻轻亲吻着蒙铃脸上的泪水。
  那泪水噙在嘴里,咸咸的,甜甜的....。
  他们两人有太多太多的话要说,有太多太多的情要续,萧博翰拥着她,心总的爱怜潮涨如海,泛滥成灾。他抚摸蒙铃的身体,咬住她柔软和羸弱的唇,那夜的唇失去了往日的倔强和任性,剩下的是温存和等待。

  他们都对彼此有太多的渴望,都想表达出自己醉热烈的激情,他们彼此边吻边卸掉了对方的外衣,内衣,一件一件,那些都曾是看护着主人的东西,它们紧贴着蒙铃,比萧博翰贴的更近,现在,改朝换代,它们的去留,听命与自己。
  衫落一地,散乱成诗,纳入眼帘的,是一丝~不~挂。
  是久寐以求的,充满魅惑的梦中花园,郁郁葱葱的花草锦簇,繁华满目,暗香满顾。下面的通路,幽深未吐,恨怨等度,便是心的去处。
  萧博翰满怀虔诚的信徒吻蒙铃细腻的脸,柔滑的颈,丰腴的乳,温柔展开的,是她安静的身,是那雪白的纸,写下什么,记上什么。留下什么,就是什么。锦绣阑珊,璀璨于次的末端。始于倾心,却没有终点。珍之惜之,甚于生命,思之念之,笔不能言。

  如果可以,还可以选择,萧博翰希望时钟,永远停在那一夜。
  如果世界末日,上帝还许自己最后一个愿望,自己希望末日前的最后一秒,自己能,躺在她怀里。
  当夜,蒙铃异常温柔,尽心尽力,萧博翰喜欢蒙铃的原因,是感觉自己的每次付都能得到蒙铃的回报,蒙铃她会用实际行动来补偿自己。就像现在蒙铃嘴上不说出来,不代表她不会用嘴来表达。
  蒙铃吻萧博翰的嘴,脸,左边,右边,到脖子,死命的吸吮,疼的萧博翰浑身都僵硬起来,不该硬的也跟着凑热闹,抬起头来看稀奇。蒙铃松了口,肌肉才跟着松软了下去,尴尬的是,该软的依然傲然挺立,一枝独秀。
  本是两情纯洁之时,关它鸟事,谁知它桀骜不驯,萧博翰也无可奈何。

  这也被蒙铃发现了,蒙铃的吻便一路下去,下去.....萧博翰的心在等待,萧博翰的身体在颤抖。
  萧博翰被击中了,第一次经历现实版,美妙,实难自以。
  像在心头挠痒痒,每个毛孔都在扩张,还是爽痒参半,不由自主的深深吸气,吐气的时候,很惭愧,当代社会的男人就像囚禁在钢筋水泥中的虎,压抑太久偶尔也会低吼的。仿佛浪在**的田野上,漫在起伏的浪尖上。
  欲登堂入室时,蒙铃哭了,泪流无声,多久了,好像是几个世纪的时间了,自己都没有和萧博翰有如此亲昵过了,差一点点,这一生就永永远远再也不能和萧博翰缠绵悱恻了。
  萧博翰迟疑着问:“可以吗?”

  蒙铃说:“可以,进来吧。”
  接着蒙铃像头温顺小羊,身子被萧博翰微微抓起,让乳燕归巢,萧博翰躺在床上不动,放任蒙铃在自己的身上恣意驰骋,但身体各处筋肉已随着蒙铃旋扭剧摇相应而动,美丽的蒙铃全身汗湿**,浓发飞散,支着雪白的娇躯,像发怒的母豹一般,在萧博翰身上忘情地摇动着,难以自抑地高声吟叫起来,然后身子如反弓一般紧绷着向后仰着……。
  萧博翰的身心全部放开,也在尽情释放着自己。
  日期:2016-06-22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