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75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博翰答应一声,点起一根烟,当时是,月黑风高,蒙铃身上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张柔软的网,把所有的东西包括人的**都笼罩在里面。萧博翰像一只昼伏夜游的动物,分外精神,总觉得自己要干点啥,才不至辜负了这沉沉遥夜。
  不料萧博翰一颗烟未燃尽,蒙铃已呼呼睡去,这也怪不得蒙铃,她每天也太辛苦了,要早早起来带孩子出操,上课,还要照顾萧博翰的饮食,陪他出去散步,下午还要批改作业。不过萧博翰还是有点失望,这个蒙铃啊,她在一个陌生的男人身边,在一双绿幽幽的狼眼注视下,她竟然可以酣然入睡。
  也许同样的情形对蒙铃来说并不陌生,也许蒙铃本性大胆无所顾忌,也许是她那时已经信任萧博翰,或看穿萧博翰,若换了过去的萧博翰,定然是不会随蒙铃摆布,不过面对一个全新的,傻不拉唧的人,如果是蒙铃不能控制局面的,也许一开始就不会给萧博翰这个机会。
  望着身边如此胆大妄为的猎物,萧博翰睡不着,只想把她的衣服脱光,又怕她翻脸,传统上女人会认为上床后,就要跟定这个男人。正是基于女人的这种想法,有时候男人缠功了得,不光是想着下面那点事,也是想把她占为己有。

  不过现在的萧博翰还是有点纯真,脑袋不会转弯,呆板的只想着按部就班,勾手搭肩,拥抱接吻,然后才是摸索,一步一步的推进,还不会跳过资本主义,一步跨进大同社会。
  于是萧博翰悄悄的吻蒙铃,蒙铃迷迷糊糊中挣脱说:“别闹。”
  萧博翰再吻,蒙铃再挣开他说:“我生气了。”
  就像是一道魔咒,立马萧博翰被点了穴道,老实的倒下,躺了一会,**再一次冲破了穴道,又去亲。
  就这样反反复复的倒腾了一夜,蒙铃一夜都没得安生,断断续续的眯了会。
  萧博翰则没合眼,他完全是陷入了进不能攻,退不能持的窘境:做好人吧,摆酷佯傲为时已晚,流氓未遂好几轮了,图谋不轨的贼心已经昭然若揭。
  做坏人吧,又没有那么壮的贼胆。萧博翰完全丧失了女人们所津津乐道的男人的魅力,霸道匪气全没有,开始也有一点,想装来着没装出来。沉着冷静稳重成熟,修养素质气度品位,潇洒果敢没有没有都没有,就像一死缠烂打的街头毛贼,真是让萧博翰的光辉形象一败涂地。

  值得欣慰的是,虽然萧博翰一夜没有进展,蒙铃也没有表现出生气和埋怨。
  蒙铃懂得、理解男人,知道这毫无男性魅力可言的嘴脸才是男人的真实面目,女人们应该明白,男人只有装B时才没有丑态流露,他能装得下去,那是因为他爱的不多,因为面对的诱惑不够。
  这好比,自己在马路边不捡一分钱,人要脸树要皮,路不拾遗,自己可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要是一块钱,只要旁边没有人,自己可以是那种人。
  要是十块钱,不管旁边有多少人。
  一百块?自己管你把不把我当人,你们也都是那种人。

  所以蒙铃体谅宽容萧博翰,萧博翰从蒙铃脸上看不出一丝不满和嘲笑。
  性格决定命运,态度决定地位,女人对待男人的态度和手腕,远比国色天香要来的有杀伤力的多。
  萧博翰一方面暗恨自己的无能,一方面又惴惴不安,是否蒙铃昨晚,不生气是迫于无奈,应付局面的?他在心里担心,揣测着蒙铃往后会不会不搭理自己了?萧博翰知道人一旦上了心,就会少了理性推断,胡乱猜疑。
  天快亮了,萧博翰下定决心要做点什么,他先是偷偷的掀起蒙铃的衣服,慢慢把手伸进去,蒙铃醒了,推开他的手,继续睡,反复几次,萧博翰满腔磅礴,全无用武之地,后来突然袭击,猛的把手伸到胸罩下面,抓住,也再不敢多动了,也表示自己只到此为止,你蒙铃就接受了吧。
  蒙铃迷迷糊糊的挣扎不开,困地不行,便默认了,萧博翰乘蒙铃恍惚之中,又挺进一步。
  不过他已把蒙铃放在心里很重要的位置,有所顾忌,不敢造次。

  其实啊,男人征服女人的能力,和爱到几分密切相关,最能见血封喉的,是不多不少,爱的正好。
  萧博翰对蒙铃是如履薄冰,唯恐蒙铃心生反感,所以整个的好长时间里,他也就是摸着蒙铃的咪咪,不敢再有进一步的动作了。
  天空终于象一只咽了气的鱼翻起了白肚皮。
  6点钟,蒙铃醒来挣脱了萧博翰的纠缠,早早收拾好要出去了,走到门口,蒙铃见萧博翰躺在床上可怜巴巴的目送她,恨恨然又无限留恋,遂停住脚步,反转回来,萧博翰暗自想蒙铃还有点良心,要蜻蜓点水,做吻别吧。
  蒙铃来到床边,俯下了身,整个人趴在萧博翰身上,眼珠子扑闪扑闪的盯着他,审视了好一阵,好像要把萧博翰完全透视一般,然后结结实实的在他嘴上啄了一口,打了个响啵,款步轻移,姗姗而去。

  萧博翰心中暗喜,自己是不是也算成功了一点,他就也起来,不过心尤不甘,心想,小样儿跑啥啊,有能耐你别跑啊。
  这一天,萧博翰犹在无聊中度过了,他从日出到日落,几乎都很少说话,蒙铃和鬼手都在帮着带孩子,唯独萧博翰一个人在学校周围的山野间沉思着,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整个脑袋里晕晕乎乎的,很多事情,很多人物都像是放电影一样在脑海中不断闪现,重叠又模糊着,这让萧博翰很焦躁不安,他老是问自己一个问题,自己从那里来,到那里去?
  又一个夜色缓缓的降临了,一天一天,又一天的,一个白天将要过去,山里的冬天来的特别早,萧博翰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已经度过多少个混混沌沌的日子,不过天却越来越凉,雷刚也来了好几次,每次都带给萧博翰很多必须的生活用品,也带来了柳林市一些最新的消息,但这些消息对萧博翰几乎四没有太多的实际意义,包括雷刚说现在恒道集团和永鼎公司因为两家都缺少了真正的掌舵人,所以生意虽然还在维持,势力却日渐式微。

  永鼎公司的苏老大也从医院回到了家里,可是半身不遂的他已经无法出席很多社交场合,每天的打针,吃药,还有伤痛,让他无法再对永鼎公司形成收放自如的控制和管理,而苏曼倩毕竟太过年轻,也不够心狠手辣,再加上颜永也被公丨安丨局定为内部的凶手嫌疑,所以对他的监视这好多个月一直还在延续,让永鼎公司无法在有什么出格的行动,他们的地盘和生意也在逐渐的萎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