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4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雷鹏笑着道:“你小子,不就是执行任务吗,弄的神神叨叨的。行了,不问了,祝你马到成功。”
  “好,马到成功。”说完,楚天齐挂断电话,长嘘了一口气,心中暗道:你是有所不知呀,哥们现在是绯闻不断,谣言缠身。
  许源县公丨安丨局政委办公室。
  赵伯祥正坐在办公桌后看着报纸,常亮来了。
  坐到对面椅子上,常亮直接问道:“政委,现在整个许源县都传遍了,说楚天齐是何氏药业的大股东,说他早在里面就有股份。当初何氏药业在沃原市玉赤县搞项目的时候,他就和何佼佼搅到一起,就分上了干股,现在的许源分公司就是他一手促成的,目的是置于治下便于照顾。还说他因为包庇、纵容何氏药业造假,已经被组织带走了。我们该怎么办?”
  “常亮,你怎么也传谣信谣?你对局长的称呼非常不礼貌,怎么能直呼其名呢?我这么大岁数了,都没有直接叫过一次他的名字,即使我们背后称他为小年轻,那也是为了说话方便。”赵伯祥严肃的说,“你不只是副局长,还是副政委,是政工干部,你可不能把自己等同于那些钻营升迁的粗鲁人。”
  常亮脸一红:“政委,他都那样了,我们如果还称呼他官职的话,是不是不妥呀?”

  “哪样?你不称呼他官职还想称呼什么?你怎么对谣言就深信不疑呢?你是收到组织通知了,还是开会宣布了?”赵伯祥很是不悦,“现在本已是谣言漫天,对县局工作已经有了影响,越是这种时候,我们更应该多做有益于消除谣言影响的事情,而不应该推波助澜。你就是来说这些的?”
  赵伯祥最后一句话意思很明显:如果你要是来散布谣言的,那就至此为止,请回吧。
  常亮当然明白对方所指,他尴尬一笑:“不,我不只是来说这些。今天已经是十九号了,从十一号那天就没见楚……局长,现在好多工作没法向他汇报,就一直拖着。尤其人们手里压了好多票,因为没有他的签字,财务那里报不了,想支款也不能支,好多工作都没法开展。”
  “可以电话向局长请示呀,别人不方便打,你完全可以的,又没人拦着你。”赵伯祥斥道。

  常亮很疑惑:“这时候打电话,能打通吗?他不是已经……”
  “你什么意思?”赵伯祥打断对方,“我可是每天都能和他联系上,你没打就不要瞎猜疑。”
  “真的?”常亮语气透着不相信。
  “白天局长办事,手机可能打不通,晚上我一打就通,还能骗你不成?”赵伯祥语气很冲。
  “政委,都这时候了,你可不能立场含糊呀,保护同志和包庇嫌疑人有时仅是一念之差。”常亮显然不相信赵伯祥的话,认为赵伯祥在替楚天齐打掩护。
  “常亮,我发现你最近疑神疑鬼的,你不会连我也怀疑吧?”赵伯祥语气很冷。
  常亮连连摇头:“不,不,政委说笑了。您就是我的导师,就是指引我前进的明灯,到什么时候我也不敢怀疑你,也不会背叛你。”稍微停顿一下,他又继续说,“您在我心里就是英明的化身,我不敢怀疑您的判断,但他那个人真的很鬼,我担心他蒙蔽您。有些事确实很反常,不得不防,证据显示有四十八封群众来信被退,可他竟然说是没见到,这个解释您信吗?”
  “你不信吗?”赵伯祥反问。
  “政委,您这个人特别善良,但那得看对什么人,有些人知人知面不知心。”常亮说的很认真,“他这么做,其实很明显,分明就是他想把假药的事压下去,分明是包庇何氏药业。”
  赵伯祥摇摇头:“你这未免太武断了。他可是坚决要查办假药案的。”
  常亮一笑:“他这是捂不住了,就想通过插手此事,直接掐断相关线索,让此案侦破停滞,最终不了了之。只是他机关算尽,却毕竟手大捂不过天,还是没能如他之意。可我就不明白了,怎么现在组织上就没什么说法呢?”

  “行了,回去好好工作吧,该干什么干什么。”赵伯祥语气和缓下来,有些不耐的挥了挥手。
  “好。”常亮迟疑一下,向门口走去。
  屋门关上,常亮身影消失在门外。
  赵伯祥长嘘一口气,身体后仰,靠在椅背上,心中也不禁纳闷:他的电话怎么还通着?他到底去哪了?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张天彪兴冲冲进了常务副局长办公室,见曲刚根本没有抬头看自己,顿时兴趣索然,便缓步走了过去。
  坐到对面椅子上,见曲刚仍不搭理自己,张天彪开口说了话:“曲哥,现在该向上级汇报了吧,这人心惶惶的,不是个事呀。”

  “人心惶惶?我没看出来。你这危言耸听的本事真是见长啊,不知你是什么时候学的这个本事。”曲刚头也不抬,话中不无讥诮。
  “曲哥,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但我张天彪这是为局里好,也是为你好,你可不能被他带沟里去。”说着,张天彪的声音神秘起来,“你知道吗?他们也准备行动了。”
  “他们?你和老白毛商量了?”曲刚面色一寒,“你这交际能力也不简单呀,真是长袖善舞、八面玲珑。”
  张天彪显得很是无奈:“曲哥,你听我把话说完,不是你想的那样。早上,常亮找到我,他说一把手这么长时间未归,该向组织反映了,否则大家都脱不了干系。他还说他刚从老白毛办公室出来,已经向老白毛做了汇报。我当时着急出去办事,没来得及向你汇报,这一办完,就马上回来了。”
  “张天彪,你这做法很危险,你知道你这是干什么吗?自己折腾还不算,还联合起来了。要是古代的话,这就是造反,是要被杀头的。”曲刚声音很冷,“你现在胡闹,我拦不住你,请你不要把我也拖进去。”
  张天彪显得很无奈:“曲哥你怎么就这么固执?我……”
  “不必说了,人各有志,不强求。”曲刚打断了对方。
  “笃笃”,敲门声响起,张天彪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随着曲刚一声“进来”,屋门推开,财务科科长贺敏走进了屋子。
  看到是贺敏,张天彪在一旁说道:“曲哥,怎么样?都来找你了吧?现在所有票据全压着,人们根本没法干活了。”
  曲刚没有理张天彪,而是对着贺敏道:“什么事?”
  “局长回来了。”说着,贺敏走到近前,把一个票据夹放到桌上,“这是他报的票。”
  “等等,什么时候的事?”张天彪很是不解,“他怎么能回来?”
  贺敏回答:“就刚才。我从他办公室出来,就直接到这了。”
  曲刚没有理会两人的对话,而是翻着桌上那个票据夹,然后自语着:“*,公丨安丨部会务费,日期也对。”
  “我看看。”说着,张天彪凑到近前,翻动着那些票据,“是哦,十一月十一日到十八日,这是住宿餐饮票,这是会务票。他去*了?我怎么不知道?”

  曲刚不客气的说:“局长出差需要跟你汇报吗?”
  “我……他怎么能回来?”张天彪再次嘟囔了一句,然后摇着头,走了出去。
  日期:2017-05-20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