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638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当然知道二十八个武道亚圣联合布成的四个北斗大阵有多可怕,也不指望一击就能击破,只是试探一下而已。
  未能击破这个大阵,早在他意料之中,自然不会产生丝毫情绪起伏。
  “魏先生,二十八个武道亚圣布置的大阵,即便您是圣人境的存在,也是没有办法击破的。
  现在,我们双方都还没有造成什么大损伤,您现在退走,还来得及。”
  一名老者说道。
  此人正是跟魏文长恩怨最深、新阴流三亚圣之首的柳生永康。
  他倒不是怕魏文长有本事攻破二十八名亚圣布置的北斗大阵,但魏文长毕竟是武圣,天知道将一名武圣逼到绝境,他会爆发出怎样的无上神通,到时候,即便能灭杀魏文长在此,这二十八名亚圣,还能活下一半都算不错了。

  这样的话,日本修行界的整体实力,起码要下降三分之一。
  这个代价太大了。
  他柳生永昭承受不起。新阴流也背不起这个锅。
  最好的结果,还是让魏文长知难而退。
  “柳生永昭,你叫我退走?”魏文长看着柳生永昭,表情似笑非笑。
  “魏先生,这是您目前最优化的选择。”
  柳生永昭眯着眼睛,“虽然有些胜之不武,但魏先生,即便是您,只怕也得承认,我们二十八人联手,是有将您留在这里实力的吧。”

  “我跟陆羽接触其实不算太深。但我真的挺欣赏这个年轻人。比如这个时候,我觉得他惯常说的那句话,就特别应景。”
  魏文长冷冷一笑,“柳生永昭,你就是个棒槌。”
  “你——”
  柳生永昭闻言,脸色顿时一僵。

  无论武圣还是亚圣,毕竟有个圣字。
  圣,就是至高无上。
  这样的人物,说话做事,那可能不自恃身份呢?
  怎么可能,学街头小混混骂街?

  但此刻,堂堂武圣魏文长,真的就骂了他。
  用了一种无比直接的方式。
  “柳生永昭,老子魏文长是什么人?连陆羽这臭小子都知道什么叫杀身成仁舍身取义,什么叫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老子会不知道?”
  他唇角笑容愈发冷冽,“你可以去问问,老子魏文长一生对敌,可曾退过半步?”
  “你居然敢叫我退?老子退*********魏文长爆了一句粗口。
  这大概是他最近二十多年,第一次爆出口吧。
  他觉得很爽。

  他想要让自己更爽,所以他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他要进攻了,布阵,布阵,守护!”
  柳生永昭大叫道。
  其实不用他提醒,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魏文长心中的滔天战意,都感受到了他体内如怒海涛涛如火山喷涌的暴虐力量。

  整座富士山,似乎都已经笼罩在他的拳势和战意之下。
  武道领域!
  魏文长再次放出了自己成就武圣的武道领域。
  这一刻,川静其波,鸟罢其鸣,万物息声,山河沉寂!
  突然就是一声爆鸣。

  魏文长身形一闪,好似瞬移,已经出现在为首之人面前,没有丝毫花巧,就是一拳砸了出来。
  这一拳,比起方才威压赫赫的一拳,算得上希拉平常,可在一众结成北斗大阵的武道亚圣们看来,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在他们眼中,这一拳,可谓惊天动地!
  雷出山中!

  天地变色!
  “过去未来,一念之间,诸法真空,无生无灭!”
  魏文长闷哼低喝,喝声驰骋在天地间,一股庞大的阳刚之意,随着声音横扫而出。
  在二十八个武道亚圣的感官里,一尊巨大的生死轮,从魏文长身上升腾起来。
  好像有无数神祇,在托着这一道生死轮。
  魏文长证道武圣的无上武技——诸天生死轮!

  诸天,就是宇宙。
  生死,就是命运。
  轮,就是轮回。
  诸天生死轮,已经不是武技,而是神通。

  纵横宇宙,改写命运,打破轮回的无上神通!
  “结阵,守住啊!”
  柳生永昭大喝一声,二十八名武道亚圣的内丹田疯狂运转,体内每一丝先天内劲,都被压榨了出来。
  他们每个人,身上都开始蒙上淡淡的微光。
  这一方天地的时间和空间,似乎都开始变得扭曲。
  魏文长一拳可以破碎虚空。
  而二十八名亚圣联手的力量,单论量,等同于三名武圣的总和,就算境界不如,量变引起质变,也能够做到破碎虚空了。
  天上,还有雨滴不停地落下。
  地上,还有樱花瓣被狂舞的罡风不断卷起。
  但雨滴,落到了这一方天地,瞬间就蒸发了,变成了白腾腾的水蒸气。

  樱花瓣,被卷到了这一方天地,也瞬间化作了齑粉。
  四处,都是沸腾的杀气和拳意。
  这一战,恐怕是十八年前论道灭神之后,这个星球爆发的烈度最强的一场战斗。
  漠北苦寒之地。
  已经是四五月光景,若在江南,早就是桃李芳菲季节,但在这里,还是大雪漫天,冰封万里。
  北风凄厉呼啸,黄沙洒在脸上,带着坚冰一样的质感。
  大自然的暴虐,在这里,显露无疑。
  在这样的天气,即便是当地原住民,也只敢呆在帐篷里,在天地威压面前,凡人,只如草芥,只如蝼蚁。
  李夸父在纷扬的大雪和黄沙里练刀。
  他一刀一刀的劈斩,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已经劈了多少刀。
  他只觉着,自己的双臂,已经不属于自己了,如灌铅一般的沉重。
  他握在手中的刀,也变得无比冰冷。
  这是一把奇怪的刀。
  只有刀刃,没有刀柄,取而代之的,是缠在上面的布条。

  这把刀,原本自然不是这个样子的。
  它有极为好看适用的刀鞘,上面镌刻着十六朵菊花。
  故名,菊一文字。
  呼——
  李夸父吐着粗气,吐出一口唾沫,里面带着砂砾一般的质感。
  在他身前五米,一个身材高大不怒而威的中年人冷眼看着他。
  “夸父,你又不行了么。”中年人冷声说道。
  “义父,原谅我吧。”李夸父面色萎顿,“夸父真的做不到。”
  “如何做不到?”
  中年人冷冷一哼,“连陆羽那个逆子,都做得到,你为什么做不到?漠北的天气虽然极端,在长白山的风雪,比这里的黄沙如何?他武脉都废掉的一个废人,都能在长白山的风雪中坚持三年,你连这点苦都吃不了?”
  “可是——”
  李夸父咬了咬已经皲裂的嘴唇。
  欲言又止。
  他不敢说出来。
  日期:2016-10-26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