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3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他们的行为我倒也没什么生气的,毕竟我跟他们也不熟,不能苛求他们一定得跟我团结。
  我手里拿着阴阳阎罗笔,并没有着急动手,而站在我对面的陆振阳似乎也不着急,而是饶有兴趣的对我说道,“我刚才问了一下,原来你就是周易,夺龙赛上的双魁首,今年只有你我二人。我很好奇,那道龟蛇变的阴宅风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一愣,龟蛇变?难道夺龙赛上,每个分会的题目都是一样的?
  以前我还真不知道这个,不过看陆振阳的样子,应该多半就是如此了,这样倒是还蛮公平。
  “无非是寻常积累加上妙手偶得而已。看宅相坟跟地师修行一样,除此这两样之外,别无他法。”我冷冷敷衍过去,不愿跟他说太多话,暗中调动着体内的道炁,为即将到来的恶战做准备。

  陆振阳却对着我一拍手,笑着说,“你说的没错。寻常积累加上妙手偶得,看宅相坟之法,我们陆家乃是天下翘楚,年轻一辈之中,我也从未遇到过敌手。不想今年你忽然冒了出来。”
  他这口气可不小,一下子小看了天下英雄。我往台下韩稳男和张昆仑那里看了看,俩人却都面色平淡坐在那里,对陆振阳的话并没有什么反应。
  我这才明白,估计这个陆振阳没有胡说。他们陆家在风水堪舆上,应该有独特的造诣。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陆家是新生的风水世家,之所以扎根在京城,就是因为陆振阳爷爷,乃是跟着当初共和国领袖一起打过江山的!甚至后来京城的建设,都是他爷爷指挥的。
  毫不客气的说,陆家老爷子的身份,几乎可以算是本朝国师!
  我此时并不知道这些。所以对陆振阳并无什么畏惧,只是一边调动着道炁,一边沉默的听他说话。

  陆振阳脸上似乎带着些怜悯,又说道,“只是我没想到。你这人居然如此的狂妄,本来我是要取你性命的,但我欣赏你在风水堪舆上的造诣,也罢,我还是留你一命吧。”
  说这话的时候。他还是带着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似乎在布施自己的仁慈。
  看着他的模样,我忽然觉得,张文非明知道自己实力不足,却还非要挑战韩稳男他们这些人,恐怕不光只是因为叶翩翩,也是因为韩稳男、陆振阳他们这些人那种高高在上的样子吧。
  这个样子,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看,但在我看来,真的很讨厌。
  我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很认真的对他说道,“既然你有这种想法,就证明你并非我原本认为的十恶不赦,我也决定了。等下会留你一条性命。”
  路正阳先是一愣,然后面色肉眼可见的迅速变得涨红,从牙缝里挤出来了几个字。

  “不识抬举!”
  说完,他右手一翻,先前我见过的那个印章状的法器,再次被他拿了出来。
  “既然你如此不知死活,我就让你亲自体验一下,不知死活的人,最后的结局会是什么!”
  随着他的话音,那硕大的黄白色印章上,倏尔之间,道炁暴涨,随之被抛飞在空中,带着巨大的威势朝我飞了过来。
  就跟之前一样,这印章往上抛飞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等它升到最高点,往下开始降落的时候,气势完全就不一样了。
  上面黄白色的光芒一瞬间变得极为刺眼,看起来体型并未增大,但感觉中,这印章却变成了一座小山,带着极其恐怖的威势,直接往我头上压了下来。
  是的,印章是压下来,而非砸下来的,速度并不算快,反而显得有些慢悠悠的,但距离我很远的时候,就让我感觉到了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
  我忽然想起了以前见过的赵永坤那个镇纸法器,当初那镇纸法器镇住那只力大无穷的黑僵时候。我从镇纸上感觉到的,也是这种沛然莫御的力量。

  这印章,估计也是一件镇压法器,十分的罕见。
  刚才看着张文非跟他比斗的时候,我只是感觉上面蕴含的道炁不算太强。也没放到心里去,直到自己亲身体会之后,才知道个中滋味。好在我接受了张文非的阴阳阎罗笔,要不然此时没有法器在手,我还真有些不好应付。
  我面色不变,只是将调动许久的道炁,一股脑儿注进了阴阳阎罗笔之中。
  几乎是一瞬间,笔杆和笔尖上,阴阳二气喷薄而出,甚至在我周身形成了一道小型的旋风。
  等陆振阳那黄白色印章压到我面前的时候,阴阳阎罗笔上,阴阳二气甚至形成了两条肉眼可见的阴阳鱼!
  紧接着,我将阎罗笔往空中一挥,那道阴阳鱼图案随之到达了我的头顶,而就在此时。陆振阳的印章法器带着无比庞大的气势,直接砸到了这个阴阳鱼上。
  然后,那股庞大的气势,在下一秒钟,直接消失在阴阳鱼之中,甚至,连那个印章都跌落进去,半天都没再动弹。

  陆振阳体内的道炁本就不及我,这样的结果我并没有意外,但我没想到的是。张文非这件传承法器竟如此的神异,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击败了陆振阳的法器。
  一瞬间,陆振阳面色大变,双手不停的接引道炁。试图唤回自己的法器。但那黄白色的硕大印章争扎一番之后,最终还是没有摆脱阴阳鱼的束缚。
  我伸手一抓,把那个黄白色的印章拿到了自己的手里面,也来不及查看,直接收了起来。
  张文非之前跟我说过生死决斗的规则,死生皆由命,更别说这些身外之物了,参与双方身上携带的东西被拿走,那也必须得愿赌服输,归另一方所有。
  取走印章之后,我冷冷一笑,手中阎罗笔再次一挥,头顶处的阴阳鱼图案倏尔消失,重新转化为两道阴阳气,再次朝着陆振阳涌了过去。
  前后只用了十几秒,攻守之势已然转换。这时候陆振阳大概应该明白了,我说要留他一条命的话,绝不是跟他开玩笑。
  法器不在身上,陆振阳更没有跟我抗衡的实力了,只是勉强拿出来两道符箓,虽然被他引发出来,但在阴阳阎罗笔的两道阴阳气的威力中,根本连半秒钟都没有支撑住,直接就被击散开来。
  紧接着,两道阴阳气再次转化为阴阳鱼图案,直接印到了陆振阳的胸口上。就像先前的张文非一样,陆振阳再无抵抗之力。直接倒飞了出去,口中吐出一口鲜血,然后昏死过去。

  辱人者,人恒辱之。想必经此一难之后,陆振阳应该会明白这个道理吧。
  按照生死决斗的规则,我此时甚至有权利过去杀了陆振阳,但就跟我先前想的一样,人非禽兽,有怜悯,有敬畏,才能称之为人。
  只要他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就行了,我没有赶尽杀绝的心思。
  随着陆振阳的落败,整个礼堂都安静了下去,许久之后,才有人发出了热烈的掌声。并且再次起哄起来。
  台下众人跟之前一样,不论对错,只给胜利者鼓掌。
  这时候先前救治张文非的那个风水师,又带着两个人匆匆进来给陆振阳疗伤,而宋星理事也满脸严肃的快速走过去。简单检查了陆振阳的伤势之后,才又朝着我走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