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3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放下手机,楚天齐的眉头皱了起来,虽然刚才周子凯话不多,跳跃性很强,但楚天齐却听出了好几层意思。
  首先自己被停职了,只不过是经过了变通,市局并不准备下文什么的。市局这么做,肯定是为了进退有据,也说明意见并不统一,这应该是一个互相妥协的决定。
  其次,周子凯点出“上像”、“河西大学”等字眼。分明是告诉自己,他们也收到了照片,是关于自己和何佼佼的,肯定里面也附有说明,说明自己和何佼佼的关系与交往。
  另外,周子凯也在暗示自己。“反思”一词看似略带贬义,其实是对方在让自己好好想这件事情。对方还说“身体是革命本钱”,尤其“革命”两字语气很重,显然是在告诉自己“要斗争,更要善于斗争”。
  短短几天,县公丨安丨局、县政府、市公丨安丨局,都收到了与自己有关的信或是照片,矛头直指自己和何佼佼的关系,直指假药案。由此可见,出手之人绝不仅仅只是让自己暂时回避,拿何氏假药案说事,只不过是一个导火索、切入点。对方的最终目的应该是把自己扳倒或弄走,抢夺局长位置。从这点来看,曲刚的嫌疑最大,赵伯祥也有一定嫌疑。
  但是,如果仅仅为了一把手位置,完全不必这么重重设计,也不必这么大费周折。尤其对于曲刚来说,如果这么做的话,会弊大于利。这明显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而且采取这么多措施,也容易让人诟病,引火烧身。

  另外,曲刚可以采取更稳妥、更温和的办法:熬。只要是熬走自己,那么以他曲刚具备的条件,上*位一把手很有希望,尤其要是和自己合作愉快,再得到自己推荐,那么胜算更大。曲刚和自己都清楚,借调不会太长,估计也就两、三年,楚天齐也曾对曲刚暗示过这个事情。而且假如用这种办法把自己弄掉,他曲刚也未必就能顺利补位。
  以上这些道理,曲刚不应该不明白,更不应该采取这么激烈的办法。从现在情形来看,本来嫌疑最大的曲刚,反而可能性很小了。
  那又会有谁呢?赵伯祥?他可马上就该退休了,至于这么折腾吗?
  张天彪?别看他折腾的最厉害,无论如何局长位置也轮不到他,他可能只是被人利用,或是有其他利益吧。
  班子成员中的另外两个人,那就更没可能性了。
  那么,对方这么对付自己,最大的目的就是阻止自己插手假药案,看来这假药案可不简单,得从这方面多思考了。
  楚天齐头往后仰,靠在椅背上,闭目想着这些事情。
  由于靠在椅背上时间过长,又闭着眼睛,而且还没人打扰,楚天齐想着想着都迷糊了。就在他半睡半醒之际,手机却“叮咚叮咚”响了两声。
  急忙睁开眼睛,坐直身体,楚天齐拿过手机,看到屏幕上跳出了两个字:相信我。
  发信息号码是高强的。楚天齐明白,高强是想告诉自己,他能让事情水落石出。
  高强自从到县局以后,就一直和楚天齐互相装作不熟悉,彼此之间看似也不接触,但他们会用信息交流。只是近几天,楚天齐和对方主动交流的少了一些,有些事情他吃不准,不知该不该和这个学生沟通。

  岳江河被抓后,供出了何氏药业造假。由于楚天齐不相信何氏会制售假药,遂对岳江河等人的口供产生了怀疑,怀疑那几人是被别人做了手脚,是受人挟迫做的假证。为此楚天齐怀疑过张天彪、柯晓明,包括曲刚、赵伯祥等人,但岳江河在被抓到被审讯前,和这些人没有接触的机会。于是,警犬技术中队参与抓捕岳江河的人,反而嫌疑更大,高强也在被怀疑之列。
  七号,局班子成员会上,张天彪出示了举报自己和何佼佼关系的举报信,还称有两人十月七日共进晚餐的照片。八号,县政府党组成员开会时,关键时刻出现了所谓的“公丨安丨局退信数目”统计,逼着自己二次回避。另据楚晓娅讲,就在她为自己辩解时,又适时出现了两人在十月十六日晚吃饭的照片,当然自己也收到了这些照片。而今天,周子凯就打来电话,虽然说的比较隐晦,但楚天齐听出来了,黑手也把东西寄给了市局,才逼着自己被变相停职。。

  从这一系列的连贯手法看,显然不可能是临时为之,而是一个有计划的系统行动。因此,岳江河等人口供即使与事实不符的话,也是早就看到了假象,而不是临时被人告之。那么,高强等警犬中队成员就不存在任何嫌疑了。而且,自己和何佼佼以及楚晓娅分别吃饭,可是发生在高强来县局之前的。
  看着学生的短消息,楚天齐不禁自惭形秽,为对学生的不信任而惭愧。他想了一下,回了四个字:非常相信。
  放下手机,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想着这几天门可罗雀的情形,楚天齐不禁感慨道:“哎,变相停职。”
  新的一周开始了,局里好多人都去找局长签字。
  平时,大多数人都尽量躲着领导,谁愿意在领导面前晃悠,让领导挑毛病呢?尤其近两天,人们更是没有特殊事不去局长办公室。当然,签字报票除外,这要是不找领导的话,解决不了问题。现在只要没有局长签的“同意”两字,财务科长贺敏是坚决不给报销的,就是曲副局长已经签过的,也不行。
  今天之所以这么多人要找局长签字,固然有好多人是为了报销费用,但大多数人都是为了印证一件事:局长在不在?印证的结果是,局长确实不在,不但屋门锁的紧紧的,屋里响个不停的固定电话也没人接。
  好多人今天来的较早,没见局长出去,没看到局长吃早餐,也没听说去参加什么会议。人们不禁自问:难道是真的?于是,人们三、两人一组,纷纷钻进屋子,关闭房门,悄悄议论起来。
  在这些议论小团体中,有三名女警说的最邪乎,就跟亲眼所见一样:
  “一把真进去啦?是纪委还是反贪?”
  “净瞎说,是市局纪检,昨晚来的人。”

  “市局不是让他停职吗?我表哥的二舅妈的叔叔是市局一个科长,他说市局让常务周副局长口头通知一把,要一把休息几天,其实就是变相停职。”
  “我也听说是这么回事。然后一把就写了请假条,市局也批准了,不过市局同时要求他不得离开许源县境。当然理由给的很委婉,说是担心县局万一有事,担心不能及时找到他。”
  “请假?那我问你们,一把请假的话,是不是得和二把安排一下?要是时间长的话,还得跟班子成员都打招呼吧?”
  “按说是这样。”
  “那你们听说一把和谁安排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