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975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子裤子都脱了,就给我看这个,这半天算是白忙活了,”
  老白当时就恶狠狠的咒骂了起来,指着百米石画中的一段,咬牙切齿的说道:“这是啥,画着一个人在给自己修脚,妈的,抠脚大汉啊,”
  我也苦笑,
  事实上,确实有些失望,
  这百米石画上面,记录的大都是一些生活瞬间的画面,
  其中的主角,是一个穿着长袍的男人,那男人应该就是酆都大帝了,他只画出了自己的大体形象,譬如身材,以及他的头发是随意洒落在肩膀上的,唯独面部一片空白,没有眼睛,没有鼻子,也没有嘴巴,面部没有五官,

  我知道,他怕是不敢画出来的,
  三清道人曾经说过,他们那个时代的人是根本不敢露出自己的真容的,露出自己的真容,就会遭遇到不详,所以对自己的容貌十分的在乎,基本上不会让人看到,就像三清道人,干脆直接将自己的面容都给封印了,就是不想让别人看到,
  平心而论,酆都大帝的画工其实是特别好的,画出来的画栩栩如生,画中人虽然无脸,但是那股子气质仿佛会透过石壁直接散发出来一样,是一种宁静祥和,但却睥睨一切的气质,是一种很难说明白的高高在上的神韵,仿佛就像是一尊神灵,它就站在那里,不喜不悲,根本不需要用狰狞和暴怒来吓唬人,就是很平静的往那里一站,就是一座丰碑,得全天下都来膜拜,
  这画,记录的就是酆都大帝在这里生活时候的点点滴滴,或坐、或卧,或者是对着星空图发呆,全都完整的记录了出来,
  只可惜,这些对我们几乎是没什么价值的,百米石画,至少有七八十米在记录这些,我们越往后面看,心里头就越失望,直到走到石画中后段,差不多在七八十米左右的位置的时候,画风才终于有了一些变化,
  画中的酆都大帝正坐在?泉?水的河流旁边泡脚,但是手臂挥洒,似乎在往?泉?水里面扔一些东西什么的,
  “好奇怪,”
  曹沅看着这幅画,轻声说道:“你们有没有感觉画中的酆都大帝似乎是在喂食什么东西一样,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些贵族在喂鱼一样,”
  “别说,还真是,”
  白无敌在一边接茬,蹙眉说道:“只不过?泉?水里面能有鱼儿,”

  说这些的时候,白无敌是看着的鬼府散人说的,其实也是在问鬼府散人,毕竟,鬼府散人被关在?泉水牢里面那么久,对这里还是比较了解的,
  “别看我,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没听说过,”
  鬼府散人撇了撇嘴,说道:“?泉?水里充斥着世间最狂暴、也是最阴毒的阴煞之气,除了像硕鼠这样比较喜欢阴暗的肮脏东西,什么东西在这里能活下去,我是不太相信的,”
  “继续往前看,”
  我说了一句,快步朝前走去,可惜,在后面的石画里面,终究还是没讲酆都大帝到底在喂食什么,我不禁有些失望,好不容易发现一点线索,结果线索很快就断了,结果,就在我基本已经准备放弃的时候,我眼角的余光忽然注意到在百米石画末尾的地方,有一副石画有些不太一样,
  这幅画画的是酆都大帝正在?泉?水中“洗手”的画面,可是仔细一看,又好像不是,画中的酆都大帝是蹲着的,手伸在一片波纹之中,代表着手在?泉?水里面浸泡着,看似的在洗手,可我刚刚眼角的余光发现,在代表?泉?水的波纹里,似乎还有内容,只不过那些“内容”的痕迹很浅,凹槽不明显,甚至看不出是凹槽,所以上面的泥土没有清理掉,我也是从侧面才看出了一些端倪
  当下,我连忙过去用袖子将那幅画彻彻底底擦的那叫一个干净,然后,我轻轻倒吸着了一口气,
  那些被泥土掩盖的“内容”,赫然是一条蛇尾人身的东西,只不过它被代表?泉?水的波纹给挡住了,是在表达这蛇尾人身的东西生活在?泉?水里面,酆都大帝的双手正在它的身上抚摸,只可惜,我最开始没有看到这东西,以为酆都大帝在洗手,
  曹沅他们也震惊了,曹沅几乎是失声说道:“酆都大帝豢养在?泉?水里面的宠物竟然是……太古先民,”
  太古先民中有一支的分支,就是蛇尾人身,我师父就是这个模样,我也有些受不了了:“妈的,酆都大帝未免也太狠了吧,把太古先民当做宠物来养着,”
  “我看不是太古先民,八成是蛇人,”
  鬼府散人忽然说道:“我师父鬼谷子曾说,太古之年,沧桑巨变,太古先民来到陆地,有的活下来了,体型大变,融入了人群,成为了最初的渔民,可是绝大多数还是死去了,还有的再来到陆地以后,因为生存环境恶劣,生命特征退化,智慧低下,与野兽无异,一切的特征都是为了生存,繁殖力非常强,只饮水就能活着,而且力大无穷,人类之中最强大的力士都不可能打赢,力量已经到了逆天的地步,这一部分生物,被称之为蛇人,一些太古年间的圣贤念及是太古先民所化,与人本是同源,所以没有大肆屠杀这些蛇人,而是将之豢养了起来,当做宠物来养着,我师父鬼谷子说他曾经云游天下的时候曾经见过,给出了一个评价蛇人不过万,过万不可敌,”

  “原来是这么回事,”
  曹沅忽然说道:“那咱们还得再仔细看看,这石画有咱们忽略的内容,”
  说完,她竟然冲向了石画的最后一幅,用袖子大肆擦那幅石画上面的一些积土,举止有些诡异……
  曹沅的行为举止实在是有些过于诡异了,甚至带上了一些癫狂的味道,仿佛一些作家半夜忽然有了灵感,然后二话不说一咕噜爬起来就直接去书房里提笔挥毫一个样,反正怪渗人的,我都被她搞的好奇心大起,最后忍不住问她:“到底怎么回事,你要干嘛,”
  “一样,很不合常理,”
  曹沅仍旧在忙活着,一边忙活一边说道:“百米石画的最后一幅图,上面记录也是酆都大帝朝着黄泉黑水中投放东西的画面,可是这个画面之前就已经出现过了,喂食图一脸出现过两次,你难道不觉的很奇怪么,”
  我仔细一看,还真是,

  这百米石画的最后一幅画里面,酆都大帝同样是站在黄泉黑水河畔,挥臂在往黄泉黑水里面抛洒什么,那样子就像是喂鱼一样,
  可是,同样的画面,之前就已经出现过一次,
  这当中果然还是有古怪,百米石画记录的是酆都大帝的在这里的一些生活场景,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酆都大帝喂食图出现两次都是不合理的,画作这东西只能体现一个面,完全犯不上画两次,除非是酆都大帝老糊涂了,忘记之前自己已经画过一副喂食图,所以在最后的时候又一次画了一次,
  然而,这可能吗,
  无论怎么说,都不可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