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3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回答他的话,转头对站在一旁的宋星理事拱了拱手,出声问道,“宋理事,广东分会已经败下阵来,我们不再争夺位赛的排名,但我想以个人身份,挑战京城分会的陆道友,不知可否允许?”
  宋星理事沉默了一下,然后严肃的摇摇头说。“夺位赛不是儿戏,更不是让你们结怨寻仇的地方,私人比斗,绝对不允许。”
  不许?我一愣,还没来得及说话,陆振阳这时候倒是开口了。他依然还是鄙夷不屑的语气,开口道,“没想到你还有几分机智,你是明知道夺位赛上不允许私斗,才这么说找回场子的吧?”
  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既然玄学会不允许私斗,那我只有以后再找机会给张文非报仇了。
  但就在我准备走下主席台的时候,陆振阳却又说话了,“你别走啊,夺位赛上不允许私斗没错,但玄学会允许成员之间打生死擂台,你不是要让我承担后果吗?怎么样,敢不敢打生死擂台?”
  我一愣,生死擂台,之前好像听张文非跟我说过这个词,不过当时我并没有在意,事后也没记住。所以刚才一时之间并没有想起来。
  陆振阳看我不开口,鄙夷的一笑,“怎么,不敢了?看来我还真没冤枉你,你们这些南蛮子,就会鼓捣些邪门歪道。真拼起命来,第一个就怂了。”
  我没回答他,而是转头对宋星理事再次说道,“宋理事,我加入玄学会的时间不长,有些规则不太懂。请问生死擂台怎么打?”
  宋星看了我一眼,又抬头看了看陆振阳,这才回答道,“玄学会内部的人,不允许私斗,若是真有不共戴天的仇怨,可以向对方提出生死决斗,若是双方都同意,玄学会非但不会阻拦,而且会给双方提供擂台,并做仲裁。”
  我又问道,“那如果我们双方都同意,是否现在就可以进行这个生死决斗?”
  宋星点了点头,“生死决斗由双方协定日期,一般来说,在某些玄学会的擂台比赛之时,提出生死比斗,都可直接跟这些比赛同时进行,玄学会并不会过问。”

  “广东玄学分会周易,申请与京城分会陆振阳,进行生死决斗。”
  等他说完之后,我直接便开口申请。
  不等宋星回答,陆振阳那边冷冷对我笑了一下,然后大声开口道。“京城分会陆振阳,同意进行生死决斗!”
  他这么说完,台下一众年轻的风水师们,瞬间就开始起哄,大声的叫好。
  宋星理事伸手制止了下面人的起哄,然后开口对我俩说道。“你们先回各自分会坐席上稍作等待,稍后生死决斗的文书拿过来,你们两个签字之后,方可进行。”
  说完,他直接转身离开了,似乎是去拿他说的什么文书。
  我起身离开了主席台,不过也没回广东分会那边,而是过去张文非那里,查看他的伤势。
  此时在玄学会的救治下,张文非已经清醒了过来,看到我过去,他一脸的苦笑。虚弱的问我,“我本来上去就是为了发泄一下,就算被人打死了也是咎由自取,你又何必为我强出头呢?”
  我摇摇头说,“不只是为了你,我也是为了自己。你先好好养伤,别耽误了此行正事。”

  张文非却是一脸的自责,沉默了一下之后,又说道,“可你怎么这么糊涂呢,生死擂台,那可是生死不论的啊。陆振阳不是善茬,肯定不会留手……”
  一边说着,张文非情绪激动起来,挣扎着似乎想要坐起来。
  我赶紧上前按住他,他却一下拉住了我的手,急促的说道,“周易,你听我说,命是自己的,不管什么事,都比不上身家性命重要啊,你听我的,等会宋理事回来的时候,你不要签字,申请取消这次比斗。”
  我沉默了一下,然后对着他笑了,“张哥,我一直以来。都是个很低调的人,就像当初夺龙赛,你们肯定事先没听过我的名字吧,但最后还不是被我拿了魁首?所以,你要对我有信心。”
  张文非一愣,重新在几个座椅拼成的简易床上躺了下去,沉默了一会儿,他忽然把自己先前用过的那个法器阴阳阎罗笔拿了出来,自己抬头看了一眼之后,伸手递给了我。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相信你。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法器,但这根阴阳阎罗笔。是我师父一脉传下来的,以前我大师兄用过,之后一直由我保管,威力很是不凡。我能力不行,发挥不出来这支笔的真正威力,你拿去,能用到的话,也能多几分胜算。”
  既然是张文非的师门法器,我本来是准备拒绝的,但他却执意塞给我,还说让我用他的法器获胜,也算是帮他完成了一半的心愿。
  我转念想了想。之前老蛊婆那件事,我的法器罗盘不见了,现在身上除了夺龙赛获胜之后拿到的魁首印章之外,根本没有可用的法器。更何况张文非都这么说了,我也就没再拒绝,伸手接过了这支阴阳阎罗笔。
  刚拿住这支笔,我就感觉到了上面阴阳二气的流动。
  我心里大惊,这支笔甚至不需要道炁注入,居然就可以自行引发阴阳二气,端的神奇。而且阴阳流转,乃是混沌太极的本意,这支笔不愧是张文非师门一脉相传之物,着实不凡。

  时间紧急,很快宋星理事就重新回到了礼堂,我也来不及继续研究,拿着这件法器,在张文非担忧的目光中,重新回到了主席台上。
  重新回到主席台上之后,宋星理事手里拿着两份文件,分别交给了我和陆振阳一人一份,让我们看完之后无意义的话就各自签字。
  说完之后,他还特意看了我一眼,然后补充了一句说,签字之前,生死决斗就不算开始,还可以提议终止决斗。
  听他这么说,陆振阳马上一脸挑衅的回来看着我。不过我没跟他开口的机会,直接对着宋星理事摇摇头说,“宋理事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这次决斗我已经做好的决定,宋理事无需再劝。”
  宋星脸上的神色倒是也没变,只是又分别给我俩递过来两支笔。

  我低头简单的翻阅了一下手里的文件,上面只是写着一些详细的免责声明。
  事实上,这种免责生命的文件是没有法律效应的,最起码,不符合通用法律的规定。但既然玄学会特意提供了这么一份文件,那就肯定具有法律效应,应该是因为玄学会的特殊性,国家对其执行有特殊的法律条款。
  粗略浏览一遍,我就毫不犹豫的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而另一边的陆振阳。干脆连看都没看,此时早就签好了名字。
  宋星理事又让我们交换了文件之后,再次签署名字,这才将文件收走,把主席台留给了我们。
  台下一众年轻风水师此时彻底兴奋了起来。不停的起哄。不过从他们的模样来看,几乎全都是支持陆振阳的,就连我们广东分会那边,也没人开口支持我,八个人坐在那里沉默不动。而那个许书刑,甚至还冲着我冷笑。
  日期:2016-06-21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