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3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个笑眯眯的理事宋星又开口确认了一下没有其他人愿意出战之后,就笑着宣布了夺位赛的开始。

  第一个站出来的是那个看起来老实木讷的韩稳男,他只说了一句话,“陕西分会排第一。有异议的尽管来找额。”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甚至还带着一点朴拙的陕西腔,却透露出唯我独尊的霸气,让所有人的气势都是一滞。
  不过还是有没吓住的人,比如那个陆振阳,似乎早就在等这个机会了,抬脚就要站出来。
  但在他站出来之前,张文非抢先一步开口道,“广东玄学会,想跟你争一下。”
  他的话一出口。全场哗然,本来大家都是眼巴巴看甲字区、乙字区的人争第一的,压根儿就没考虑其他人,就算站到主席台上的几个人,在所有人看来。也都是争夺后面的名次而已,谁承想,半道上杀出个张文非,居然要抢第一。

  韩稳男还未开口,陆振阳先站了出来,一脸不信的冲张文非说道,“你是嘴巴说错事儿了还是脑子转错圈儿了?老实呆一边去,别瞎搀和你不该搀和的事。”
  张文非不卑不亢的说,“我先开口挑战的,总得有个先来后到。”
  陆振阳一撇嘴。“拉倒吧,我们京城分会排名高,论先来后到也轮不到你。”
  两人争执不下,这时候韩稳男不耐烦了,皱眉说道,“你们俩先比过,胜者再来找额。”
  陆振阳显然也支持这个意见,不耐烦的一招手,“那成,快点来吧。”

  只有张文非脸色阴沉了下来,我知道他之所以执意出战,就是想跟韩稳男打一场,不管输赢,他也算是为自己拼命了一吧,但谁知道被陆振阳半道拦了下来。
  他的心思,只有我俩知道,所以,这个看似合理的提议,立刻得到了主持夺位赛的宋星理事的认可,让其他人到下面稍后。把主席台留给了他们陆振阳和张文非。
  很快张文非就调整好了思绪,脸上阴沉之色收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严肃和执着,再次拿出那根粗大的阎罗笔法器。
  这时候陆振阳似乎也从其他地方打听到了广东分会的消息,饶有兴趣的开口问道,“你就是广东分会的魁首?听说你跟我一样,这届夺龙赛上,都夺得了各自分会的双魁首?”
  我一愣,之前倒是没听说过,这家伙居然跟我一样,也拿了双魁首。
  张文非也是一愣,不过马上就摇摇头说,“你说的是周易,他放弃了这次出战的机会,我代替他出战。”
  “切……”陆振阳口中发出一声不屑的声音,声音有些不耐烦了,“原本以为你跟我一样拿了双魁首,还想放你一马,那就算了,你快点出手吧。”
  陆振阳的话语和举动都非常轻挑,但张文非却认真严肃到了极致,不再开口说话,只是拿起手中的阎罗笔法器,道炁灌注其中,一瞬间。笔杆上涌现出森森的寒气,而下面笔尖上却涌出阵阵爆裂阳气,阴阳交割之下,看起来还真像阎罗王手中的阴阳笔。
  阴气和阳气在同一根毛笔上涌现出来,但却诡异的没有互相中和,而是碰撞在一起,发出阵阵爆鸣声,看起来威势很是不凡。
  张文非没有任何的留手,刚引出道炁之后,便伸手一挥,笔尖和笔杆上的阴阳二气,同时往陆振阳的方向涌了过去。
  与此同时,陆振阳也从身上拿出来一个印章模样的东西,也不见引炁的动作,随手就抛到了空中。
  这一方巨大的印章,往上抛飞的时候还看不出什么,但往下落的时候,看起来还是原来的模样,但气势却暴涨,感觉像是一座小山从空中碾压下来一般。周身道炁缭绕,带着无比的威势。

  我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张文非那根阎罗笔法器非常的奇异,阴阳二气碰撞之后,发挥出来的威势远比本身的道炁猛烈的多。甚至可以算是超水平发挥了自己的实力。
  可他体内的道炁,跟陆振阳实在相差太多了。
  陆振阳虽然还未像韩稳男和张昆仑那样,完全到达引炁如柱的境界,但也相差不远了。而张文非,体内道炁充其量也只是比引炁如指略强一些罢了,两者之间根本没法比较。
  道炁的多寡,成了决定性的力量,陆振阳那方巨大的印章落下来之后,直接将阎罗笔上的道炁打散,然后余势不竭,朝着张文非的身上砸了下来。

  张文非脸色一变,急忙从怀里又拿出来一张符箓,但以他此时的境界,要不是那个阎罗笔法器他从小温养,根本就难以操纵,更何况此时还想分心再用符箓?
  他根本就没引发拿出来的符箓,直接被那方大印砸到了胸前,整个人往后飞出去,跌落到地上,吐了一大口血,直接昏倒了过去。
  陆振阳在最后已经确定获胜的情况下,居然完全没有留手!
  没有经过龙气洗礼的风水师,身体不比一般人强太多,仅靠肉体,怎么可能承受住那澎湃的道炁?
  我咬咬牙,也不管什么规则了,赶紧冲上去查看张文非的伤势。
  张文非躺在地上,面如金纸气若游丝,已经完全昏死了过去,我拿起他的胳膊,摸了下脉搏,几乎已经察觉不到跳动。
  我一着急,就将自己体内的道炁往他身上送过去,这时候,站在一旁主持夺位赛的宋星理事走过来拉住了我,开口说,“玄学会安排有人专门负责治疗受伤的风水师,这位小友无须着急。”
  随着他的话音。果然有一个中年风水师,带着两个年轻人走上来,俯身给张文非身上施了一张符,然后指挥着身后两个年轻人把张文非抬了下去。

  我这才松了口气,看着张文非被抬下去,心里一片黯然。
  就像他说的那样,这或许是他唯一一次跟这些天之骄子交手的机会,等雏凤会之后,这些天之骄子,几乎是注定要名扬天下的,到时候,其他人只能仰望他们的背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他们甩开距离,直到连他们的背影都看不见为止。
  可惜的是,即便这唯一的机会,张文非收获的,也仅仅只是耻辱。
  我叹了口气,转身看着依然站在旁边不以为意的陆振阳。
  魁首夺位赛虽然重要,但说到底也只是玄学会内部的切磋而已,更何况,最后时刻,胜负已分,他完全可以留手的。

  可他却没有。
  我看着陆振阳,冷声说道。“方才胜负已分,陆道友却不留手,未免有些太过分了。”
  陆振阳又是一声嗤笑,问道,“你又是谁?你们这些南蛮子,既然要挑战我,输了就得承担后果,连这个道理都不懂么?”
  我冷冷的笑了,陆振阳说的没错,输了就要承担后果,赢家永远不会错。
  可这是赤裸裸的丛林法则,人之所以称之为人,就是因为跟动物不同,人要有怜悯,有敬畏。
  陆振阳显然不是一个有怜悯的人,我很想知道,他是不是一个有敬畏的人。
  于是,我摇摇头说,“你说错了,我是北方人,只是加入了深圳玄学分会而已。不过另一句话你没有说错,输了就要承担后果,可我想告诉你,打伤了人,也要承担后果。”
  “什么?”陆振阳先是一愣,转而不屑的张口笑了起来,“承担什么后果?谁又能让我承担后果?你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