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33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礼堂里忽然进来了一个鹤发玄袍的老头,然后整个会场一下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规规矩矩的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一开始我不知道这人是谁,等他笑呵呵的做了自我介绍之后,我才知道,这个人居然就是玄学总会的现任会长,谷利来。
  谷会长身上没有压迫人的气势,但却有一种莫名的威严,这也是他刚一走进会场。许多人虽然不认识他,但所有人第一时间就安静下来的原因。
  杨仕龙、叶翩翩他们都是副会长,已经到达了地师的最顶峰,那谷会长呢,是不是天师?

  我看着他,拼命想从他身上看出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但一直到最后也没能如愿。
  接下来,谷会长简单宣布了一下接下来的流程。
  真龙脉明天开启,到时候会按照一定的顺序,让不同的玄学分会依次进入。而决定这个顺序,则需要一场魁首夺位赛,这就是今天要做的事情。
  真龙脉每隔三年才能开启一次,经过三年的积累,真龙脉的龙气浓郁到了极点,第一批进入的人,肯定占据巨大优势。而随着观摹的风水师越来越多,龙脉之气逐渐就会变淡一些,虽然变淡的幅度不会太大,但对于此时位于关键时期的风水师来说,一点微小的区别。可能就会造成结果的完全不同,谁都不愿意冒这个险。
  所以就有了这个魁首夺位赛,就是让每个分会夺龙赛上出来的魁首,站到一起,比拼实力,来决定最后的顺序。
  昨天张文非实际上也已经对我说过这件事了,不过我心里没在意,一方面是因为我对进入的顺序实在没什么需求,最后一个进去也无妨。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这个魁首夺位赛,实际上没什么意义,前几名肯定是被甲字区、乙字区那几个分会包揽了,而最后几名的实力也差很多,根本没有什么向上争夺的机会,所以,最后一般都是按照玄学会排位时候的顺序来草草决定。
  之前九届魁首夺位赛,真正动手的只有五次,勉强超过一半,而且还大多集中在最初的几届,最近三届之中,两届夺位赛都被所有人直接放弃了。
  不过这一届,按照张文非之前的预计,估计是要打起来的,跟后面谁得最后一名都没关系,只跟韩稳男和张昆仑、陆振阳等人有关。他们都是一代天骄,势必要争一下第一顺位。

  虽然之前我一直没有在意,但就在此刻,我忽然心里有了一丝意动。
  论实力,所有人都还处于引龙境界,而我处于引龙巅峰,我不信我会比任何人差。韩稳男他们从未拿正眼往后面看过,但要是我击败了他们,带着广东分会第一个走进真龙脉之中呢?
  他们到时候会不会站在我身后,在那一瞬间抬头仰望我的背影?
  这么一想,我心里猛烈跳动几下,作出了决定。
  很快,谷会长简单的交代完了所有事情,就离开了主席台,换上了另外一个中年风水师,笑眯眯的走上来,开口说道,“夺位赛现在就可以开始了,各个分会的魁首们,愿意争一下高顺位的。等下一起到主席台上来。此外,不想参与争夺的分会,我也说一下规则。各个分会按照你们的坐席,现在就有一个排名,不参与的分会。坐席位就是现在的临时排名,后面愿意出战的分会可以点名挑战前面名次的分会,只要战胜,就占据失败者的名次,其他分会的名次往后顺延。大家明白了吗?”

  所有人都点头,表示明白规则。
  然后就是愿意出战的魁首上台了,我最后犹豫了一下,然后咬牙准备站起来。
  可就在这时候,坐在我身旁的张文非却一下拉住了我。
  “周易,我知道你对这个顺位不在意,所以,我想代替你出战,你看行不行?”

  我一愣,魁首战是可以让别人代替出战的,毕竟很多时候,战力最强的人不一定能获得夺龙赛的魁首,而夺位赛上想争夺一个好顺位,势必要拍出最强之人才行,所以夺位赛虽然名义上是魁首出战,但实际上却是各分会战力最强者出战。
  我还没有回答,张文非又开口道,“韩稳男那些人,这一届肯定要比一下的,我知道我自己的天赋,错过今天之后,恐怕我连跟他们站在一个舞台上的机会都没有了,这是我最后的机会。我知道我肯定争不到叶翩翩,但无论如何,我还是想跟他们比一下,要不然,我永远也不甘心。”
  张文非的表情是我从未见过的真挚,一瞬间,我心里有些动摇了。
  许多人都会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但有些人的幻想是梦想,另一些人的幻想,则只是幻想。这中间唯一的区别,就在于你愿意为自己的幻想付出多少。
  张文非向我索求此次出战的机会,实际上是不顾大局的表现,很自私,但不得不说,他愿意为自己的幻想付出一切。这对别人不公平,但能让他自己不留遗憾。

  我转头问他。“如果我不同意,你会不会选择挑战我?”
  张文非一愣,想了一下之后,点点头说,“当然。”
  得,他愿意上就上吧,韩稳男,张昆仑那些人,我等雏凤会上再跟他们一较高下算了。
  他们是天之骄子没错,但我能一个人半路出家,到现在,到达跟他们一样的寻龙巅峰境界,我这个人不算狂妄,但也绝不会认为自己比他们差到哪里去。
  我开口对张文非说,“你只要搞定其他人。我退出。”
  张文非咧嘴一乐,点点头说,“这份人情我记下了。”
  说完,他直接就转头对我们同行的另外八个人开口说道,“周易决定退出魁首争夺赛,我想代替他出战,你们谁有意见的,可以先跟我过招。”
  他的话刚一说话,之前早就蠢蠢欲动的许书刑立刻就要站出来。但就在这个时候,张文非从怀中取出一根粗大的毛笔,放在了桌子上。
  一瞬间,我们几个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仔细一看,毛笔上面光华流转,散发着浓郁的道炁。
  许书刑失声开口道,“法器!这是张坎文的阎罗笔,怎么在你手里?”
  之前我听张文非说过,张坎文,就是他那个在玄学总会做理事的大师兄的名字,在整个广东玄学界里都很出名。

  张文非淡淡一笑,“八岁那年,大师兄就把这件法器交给了我,从此我贴身温养,到现在,已经足足十八年,这中间我从未动用过这件法器,今天还是第一次拿出来,你们谁想做我试器之人,尽可出手。”
  他的声音很平淡,但平淡之中,蕴含这一种绝对的自信。等他说完之后,其他人都毫无表情,只有许书刑眼皮剧烈跳动了几下,但最后还是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既然都无异议,那此次夺位赛。咱们分会就让张兄出战了。”我在一旁开口说了一句,然后转头又对张文非说道,“保重。”
  张文非咧着嘴点点头,抬脚走上了主席台。
  此时其他愿意出战的魁首,也都已经站在了台上。除了前三的分会魁首和张文非之外,其他的只有四个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